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老井(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下载

曾经有多少人,怀揣梦想,做梦都想翻过大山,走出去,看看山那边的世界,看看故乡之外的天空有多蓝,水有多绿,月亮有多圆……

时光如梭,岁月匆匆。离开故乡三十多年了,说是离开,也算不上,因为有父母,得空便会回去。那份故乡的情结,也就自然而然融入来来回回的穿梭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潜移默化刻在骨子里。只要不抖落,无风雨,那份情便像故乡的温度一样永恒。

而故乡,便和我一样,在岁月的流逝中成长、改变。对我,这份变化就像春天的细雨,慢慢侵入,渗透。不知何时,村子里多了砖瓦房,土路成了水泥路,河床里砸起了河坝,沿沟地头通往田间的路跑上了三轮车,地里一排排大棚菜,自来水接进了自家的院子里……种种,都日新月异。

唯一不变的是故乡的井。那个养我长大,看我成长的故乡老井,至今依然养育着我的父母,我的乡亲。

故乡的井有好几个,我内心最清晰的只有村子西面,小河边上的那口。那口井养育着村里一二三队的所有人。我不知道她有多少年了,也不知关于她的故事,只知道我的爷爷辈,父亲辈,我这辈子都是喝着她的水长大的。

那是口青石砌成的四方老井,石头上雕刻着不规则的斜纹,有小的坑坑洼洼。不是普通石头,我不知道是啥质地,很硬,井里四周石壁爬满青苔,映衬着清澈不见底的水,约十几米深的样子。

常常记得,天刚蒙蒙亮,父亲就会起床,他的第一件事便是挑水。家里的水瓮,至少得五担水才能放满。我在被窝里,等到父亲挑回三担水,天大亮了,便一骨碌爬起来,脸不洗,头不梳,跟着父亲走。

老井在村外,很远。一条宽阔的河流由西向东拉得很长。此刻,沿河向西的大路上,三三两两都是挑水的叔叔伯伯们。阳光温柔地洒了一地,也洒在水桶里,水随着人影的晃动闪闪地发着亮。偶尔会有井水跳出水桶,扑向地面,打了尘土,空气中便泛起土的香味。

小的时候,我喜欢这样,跟在父亲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踩着他的脚印,一起去挑水。我喜欢看着水桶有节奏的摇摆,发着“个叽个叽”的声响。喜欢看大人们挑着水排成一字型,远望,像极了一幅画,温润,朴实。

跟着父亲,拐进村口西边的那条小道,那是去老井唯一的小道。小道旁有潺潺溪水。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水草的味道。路窄窄的,俩个人,若交错,便有一个人一只脚需要踏进路边的杂草野花里,时不时会惊了青蛙,还有乱飞的蜻蜓。

我更喜欢趴在井边,探出头,一边把手伸向井里,试着去够清凉凉的井水,一边看父亲把(土语,提的意思)水。父亲两腿分开,基本与肩同宽,担掌(扁担)的铁钩上钩着铁皮水桶,随着父亲两只手交替移动,慢慢沉入井里,父亲弓着腰,左右摇摆几下后,向下一使劲儿,用力一提,便是满满的一桶水。此刻,井水里的自己,父亲,或是别的乡亲,随着井水的波纹晃悠着,渐渐散开,没入到井的边缘。就这样,重复着,变化着,消失而复现。

忽然,墙壁草丛里的青蛙扑通就会跳入井里,摆动着它白白的,长长的,有点恶心的腿。我讨厌青蛙,讨厌它的长相,那鼓鼓的眼睛仿佛永远不知疲倦,像是要穿透人的内心。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形,我便不用父亲叫喊,自觉地爬起来,安静地跟随父亲回家。

其实,儿时,不止是跟随父亲去井边玩耍。三三两两的玩伴,玩累了,口渴了,都会去趴在井边,碰碰运气。半上午或是半下午,井水会多一些,两手掬起井水,喝一口,长长地舒口气,那个爽,那种甘甜,真正的沁人心脾。也常常因为此挨骂,大人们是极力反对孩子们去井边玩耍的。说是怕脏了吃的水,怕一不小心掉在井里。

而我,对大人们的告诫训斥,常常置若罔闻。直到夏天某一天,某个清晨,听村里人说,井边发现了蛇,从此,夏天便再也不去。

这或许是我更喜欢秋天老井的原因,老远就能看见老井上面薄薄的一层雾气在缓缓流动,缠绕着挑水的人们,仿佛置身仙境,给人梦幻的感觉,有种朦胧的美。而冬天的井水,也从来都没觉得有多冷,喝上一小口,依然是冬天的一股暖流,让人周身舒爽。

上初一那会儿,因我成天嚷嚷着要挑水。父亲拗不过,终于定制了小铁皮水桶,心上的欢喜无以言表。父母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去井里挑水,去河里,挑回的水可以洗衣服。而我脑子里,完全是大人们提水的模样,哪里还能听得进去话,第一次学着父亲的样子去老井提水,结果桶掉井里了。好在有邻家叔叔帮忙,愣是废了不少周折才给捞上来。以后这样的事发生过好多次,渐渐得,对我倒也不是件难事!

以后的以后,家家有了自来水。而父母却说,自来水熬出的饭不如井水熬的好喝。后来才知,一到冬天,自来水也不怎么畅通,这正好随了父母的愿,还去老井挑水。

这些年,父母上了岁数,常常唠叨着,村子里都是孤寡老人,没几个人去挑水了。我的心忽地发紧,生出几许悲凉,曾经一千多口人的村子现在也就三百多了。偌大的村子,安静得只剩下那不变的清风明月,还有汩汩而流的那口老井。

前些日子回家,忽然来了兴致,一个人走去老井,青苔依旧,满满的井水上面洒落着黄色的叶子和些许荒草,明显的有了尘土,一眼看去显得浑浊。或是秋天的缘故,四周干枯败叶,就连曾经潺潺溪水也了无生机,这使老井显得更加孤独、沧桑。扒拉了几下,水面浮尘散开,露出了清亮的水,心随之又亮了,继续扒拉,直到所有的叶子都被赶去边上,井水里只剩一个自己。儿时所有的记忆瞬间纷沓而至,不断撞击着内心,欢喜,忧伤,甚至有种莫名的兴奋。

慌忙起身,逃离了老井,时光就是这么无情,让人多忧,有些美,已是不舍得触碰,童年往事还是留在光阴深处才会那么唯美。

岁月更迭,白驹过隙,无论村子如何变迁,而故乡的老井,仿佛是个聚宝盆,源源不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风风雨雨中,守护着我的村庄,我的父母,我的乡亲。

而如今又有多少在外的游子,心中满是惆怅,装满故乡,故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故乡贫瘠的土地,故乡爬满青苔的老井,有深深裂缝的老槐树,甚至写满自己童年趣事的,故乡那张沧桑的脸……又有多少人,一别故乡便是永远,又有多少人,一想到故乡,思念便疯长,长到心疼,长到落泪……

老井,终究是游子心头无法割舍的那一抹乡愁。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比较好医院治疗癫痫病黑龙江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癫痫突然发作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