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日志 > 文章内容页

原创论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德国带给今天中国的国家战争启示录下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2-12 分类:QQ日志

[原创]论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德国带给今天中国的国家战争启示录(下)

阐述接(中):德国自1918年一战失败后不久其实也就迎来了国家经济建设的最佳有利时期,德国这个国家经济建设最佳有利时期能够来临毫无疑问就是因为苏联!当然对于德国来说要想看到这点并不是问题,只不过问题这点是不是促使德国最后选择国家战败的政治出口?如果存有这种成因可能性,那么就可以说明德国确实缺少进行全球战略利益竞争应有的要求意识性。试想德国本身就具有主动展开全球战略利益竞争的国家勇气,这也是一般国家所不具备的。就像德国虽然具备了“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的要求意识性一样,但我们知道任何事物同样存在有正效应就必然会有反效应。德国也不例外,具有了主动国家勇气的同时也存在丧失国家勇气的时候。为什么要这样认为?至少这个国家经济建设最佳有利时期来临本身就与德国毫无瓜葛,同样也不仅仅只是针对德国而言、而且还是德国根本无法可以左右的。基于这点要求意识性,德国对于一战中的西线反应在1918年本应该要有势将战争进行到底的国家决心,而恰恰相反的是德国在二战却持有了这种势将战争进行到底的国家决心,不能不说这是德国一个错位的战略意识遗憾。

德国在二战期间虽然在西线取得了辉煌的战果,但是德国西线的国家战争并没有因此而胜利结束。似如德国正在进行一场赌局两场赛事一般,赌局中西线赛事德国虽然大获全胜、但却因为以英国为首的同盟国阵营并没有因此而要求结束战争,所以西线赛事仍然是在继续进行当中、而德国在西线所获得的大获全胜可以说只要是西线赛事不结束就不代表任何战争胜利性。然而一战当中的德国东线,却因为俄国在1918年的主动要求结束战争并为此对德国进行了国家割地赔款,从而使德国的国家主场战争东线迎来了光荣的战争胜利结束。可是德国却没有将这种东线光荣的战争胜利结束折射到西线的针对法、英、美等国家的战争当中去,反而被1918年美国跨洋参战导致丧失了的国家勇气。既然德国在一战可以同时面对沙皇俄国以及英、法等强国,难道美国与沙皇俄国对于德国而言会有什么不同?这就是德国在不该丧失国家勇气的时候丧失了国家勇气,而在二战东、西两线都无法取得战争胜利结束的情况下需要放弃国家勇气的时候却仍然不肯放弃国家勇气。说穿了这都是对国家的犯罪。德国在一战结束后,国家本身并没有因为战争的爆发而遭受到重创,只是面向世界要求的发展国家强大性遭遇了彻底的摧毁,同时也带给了德国全社会的产业整体大萧条的必然来临。

而随着1918年一战的全面结束,欧洲大陆却并没有因此国家力量得到有效的释放,相反更激起了国家力量的再次聚集要求。当然做为英、法、美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联盟阵营在世界竞争意识来临的时刻通过策动第一次世界大战来谋求国家力量整合的秩序意愿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必然需日常生活中羊癫疯会不会遗传要再通过策动一次世界大战来继续谋求达到国家力量整合的秩序意愿要求。特别是沙皇俄国的继承者苏联,虽然在国际政治的公共事务当中,还无法建立和领导起国家联盟阵营组织,但是却通过国家内部划分的加盟共和国结构性质组建了一个朝内要求的国家联盟阵营体,很明显苏联这种国家联盟阵营体构建就是为了夺取未来在国际上自身主导的国家联盟阵营势力一个先期经验准备。这就必然要导致西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权威方资本主义国家联盟阵营出现强烈的反弹效应,因为苏联这种国家联盟阵营体构建本身就已经带有旗帜鲜明的主动面向世界要求的国家竞争意识,而且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挑战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联盟阵营,而不是针对一战战败的德国。

那么一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联盟阵营在世界范围内既然受到了来自苏联强大的国家竞争要求威胁,在亚洲区域通过自然意识来纵容和扶持日本进而挑战苏联也就不为奇怪了。德国在一战结束后要想登上这列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联盟阵营在欧洲区域针对苏联的班车,国家首先就需要能够得到强有力的整合政治效应,如此还不一定就可以保证德国能够取得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联盟阵营的确认需要性。不然别说德国的国家是否可以取得振兴、最起码就要沦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联盟阵营在欧洲区域针对苏联的牺牲品。这就是对于国家来说何谓“不为人主、就为人奴”的世界竞争意识时代来临的国家现状。所谓国家竞争要求意识就“竞争”本身而言就代表着国家面向世界要求发展国家强大性的不确定性,同时“竞争”也表现了需要国家至少具备敢于要求的国家理念,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现实相对的、世界也全然是动态行进中的,因此对于国家战略也就不可能存在着绝对准确性、也不可能存在着完全预期性以及必然要求性。虽然说国家无法要求世界,只有世界左右国家,但是竞争却在于国家,而非世界本身。只有具有竞争世界理念的国家意识,才可能拥有承担癫痫病早期症状有哪些的国家勇气。同样在国家竞争意识的高度认知界面里国家战争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行为组成部分罢了,所以国家战争并不代表国家竞争意识,只代表国家竞争意识其中一个行为组成要求。

德国通过二战前的全社会政治运动建立起了国家强有力的整合政治效应只有是完全对应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联盟阵营的确认需要性,如此才可能迎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联盟阵营给予德国经济建设发展要求的国际资本鼎力支持,这也是德国二战前为什么国家经济建设发展能够取得重大的成就原因之所在。虽然德国在二战前将一战主要社会责任抛给了国内犹太民族,本身德国也必须要给一战的战败责任一个社会交代。但是德国之所以能够在国内掀起大规模的反犹运动而未受到质疑,以至于可以迅速扩散至整个欧洲大陆,必然是得到了来自国际犹太势力的默认支持。同时也说明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已经基本上是控制在了美国犹太势力手里,而美国犹太势力可能急需通过德国在欧洲大陆掀起的大规模反犹运动效应带来的巨大自然移民浪潮来完全巩固犹太势力在美国的最终控制地位要求。不然德国在二战前受益的国际资本绝大部份都是来自国际犹太势力,没有双方同时存在着这种需要互通性德国的纳粹主义势力是绝对不会愚蠢到自断前路。因为没有了来自国际犹太势力的默认支持德国的纳粹主义势力要想取得在国内乃至欧洲范围的有效战略阔步前进,只能说哪就是一场春梦而已。但是德国的战略意识里虽然对应着强大的国际政治主要力量需要要求性,因此基于这个特点要求,德国就存在着如何才能有效把握竞争力度释放的问题关键。要知道看似二战前德国主动战略于世界、可是德国在这个竞争层面高度其实就是完全处于被动要求状态。

所以德国不能被平面带来的主动战略于世界而模糊了国家竞争意识本身还处于完全被动要求状态这个不争事实。所以德国的国家竞争意识本应该要放在全球战略利益的竞争走向上,而不是仅仅围绕在德国的国家战略意识要求上。起码在国家竞争意识要求里,国家战略意识要求只能是完全无条件服务于斯。脱离了国家竞争意识要求界面,就会造成德国二战的国家战略意识要求走向失控状态。也就是说无法再把握和对应国际政治的主要力量需要转换性。那么从国家竞争意识要求的界面来看二战德国从国家经济建设发展要求取得转换成国家战争行为要求就会出现问题,德国也就不能继续将二战前取得的国家经济建设发展成果再通过国家战争的行为要求近一步得到有效延伸。因此不管德国在二战具有多么高度要求的主动战争认知水平,具有多么水准的战略意识河池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要求,失去了国家竞争意识要求的全球战略利益竞争走向认知,那么带给德国的国家战争结果就会是“国家不可能要求世界、只会是世界在左右国家”的现实反应。所以通过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德国带给今天中国的国家战争启示录,就是国家战争只是国家面向世界的竞争意识要求其中一个行为组成部分,包括国家经济建设发展也是其中一个行为组成部分。而国家竞争意识要求对应的是全球战略利益的竞争走向上,但关键就在于正效应“敌人反对的我们赞成、敌人赞成的我们反对”与反效应“敌人反对的我们也反对、敌人赞成的我们也赞成”之间的竞争力度要求把握值上。

当然更重要的是首先中国需要具有国家主动竞争意识要求,中国才可能具有战略世界面对着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来要求承担的国家勇气,有了这种国家勇气的中国也才可能称得上是现代世界性的大国要求,要知道虽然任何国家面向世界要求的竞争意识本身都并存着机遇希望与风险后果,但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有因为国家竞争意识要求带给民族整体消亡的可能出现!只会是民族构建的国家政体为了民族的未来发展而进行的世界性竞争要求意识可以被消灭、不过民族的整体仍然可以再建立起新的国家政体为了民族的未来发展继续进行世界性的竞争要求意识。在这个相对空间的现实世界里何谓是“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国家竞争意识要求。就连商业都是要求先需要去敢于主动投资,何况是一个大国在这个世界上要想得到国家尊重、要想取得国家尊重、要想拥有国家尊重,都需要具有敢于去主动争取尊重的国家勇气。一个不能接受打击和失败的国家、一个不能承受代价和付出的国家、一个不能迎击挑战与需要的国家又如何可能具有竞争世界要求的国家勇气?它的民族又如何能够从世界竞争的大浪之中成长为一个强者民族的时代要求?德国发动两次世界大战虽然都带给了国家政体的消亡、但德国的民族整体依然还是屹立于当今这个世界上,同样又一次次建立起了新的国家政体,并不是因为两次世界大战的彻底失败就带给德国民族的是丧失了应有的国家尊重。面对这个不安的世界中国需不需要具有主动竞争意识的国家勇气?其实就在于民族之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