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清欢】无法陈列的旧时光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激情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364发表时间:2016-01-25 20:12:57 从这条街步行到那条街,我找不到应有的通道,我记得过去是有的,那条通道其实就是一个曲径的小巷,然后出口到另一条街上,很轻而易举的事。我不过离开数年的光景,小巷丢了,我站在由林立的高楼组合的围墙里停顿了很久。   想起日子来。日历下叠加的每一张都是未来的日子,那些原本丰厚的新日子躺在纸张上,泛着锋利的光。一页页地撕完,那些日子就一律变成旧时光了。所以我也相信,留在我眼睑里不曾在阳光下露面的,同样也都是新的,它被我闭着的肉质的曼帘遮掩着,不愿轻易露出原生的面目,因为一旦在空气中复活,便是旧的模样了,无论它在形式上如何崭新。所以它被眼睛后面的大脑充盈着,哪怕有了二十年三十年,只要它存在于记忆中,就永远簇新。   这很像此时我所看到的这段地域,有高楼,有喷泉,有无数可以瞭望到的阳台上的各色风景。但只要我闭上眼睛,那些缤纷却遥远的记忆便会一下子跳出,取代眼前的景观,低矮的平房转而驱赶了导致继发性癫痫的病因林立的高楼。   是的,这是我少年上学必经的路段,我走了很多年。我用脚步丈量出的这条路,在我毕业之后,依然成为我由此趋向商场或其它地方的涉足之处。在一条不足四米宽的主干道两旁有无数个作为通道存在的小巷,供我们在其中穿行。旁边是低矮的房子住着低矮的人群,那些似乎伸手可及的错综电线小树枝干和延伸的门楼,都阻碍了行者直立的姿态,看上去躬腰的身段像被自动削减。行走的途中,脚边常会飞出猫狗之类的小动物还有孩子的哭声以及犬们的吠声。纵然可以使路过行人的心陡然收紧或吓出一身冷汗,但无碍于继续作为行者出现。毕竟穿越这条道到学校或其它地方会缩短许多时辰。   并不宽阔的路边有菜店,肉店,还有商店,里面盛放着人们的日常所需,旁边住久了的居民和国营商店里的店员们熟识得如同亲眷,闲来无事,站在门店边闲聊几句,打发闲碎时光里明媚或阴霾的钟点。有时在放学的某个段落里,也会和傍晚时分追着孩子喂饭的年轻母亲相遇并以微笑致意。也正是傍晚时分,我能看到家家门前矮方桌上摆放的简单食物,那些被饥饿摧残的体内因缺乏及时的补给而垂涎于眼前的食物,红的萝卜,绿的青菜,白的豆腐,像一幅朴素的水粉画,立体地流动着芬芳。   我离开这里数年了,某年回来时,原有的土路被硬化,泥泞的路面不见了,两边和巷子里的人家也突然消失,不知道他们怎样收拾凌乱的家什,又被集体囤在何处。我踩着残垣断壁试图找到原先的足迹,却一直迷失在那里。   就像眼前。似乎我早已习惯了那种带着浓厚生活气息的喧嚣,对沉寂总觉得是一种缺乏生活真实况味的表现,就像拔地而起高入云端的楼宇,它伸向天空的姿态因为无法触摸和无法接近而看起来十分虚幻。它在这个日益华丽的城市里炫耀着它成长的阶梯,却将荡漾在心里的烟火味消失殆尽。说不上悲或喜,只是觉得少年和青年时的那段岁月藏匿得更深,深入到时光彻底的遂道里,我无法看见。   我的这种感觉并非是对旧日子寄予了多少依恋的成分,而是那些先入为主的图画一旦焊接到记忆深处就很难将它断开,况且那些旧时光里见证了我成长的每个节点,物质的贫乏与精神的充沛都能在其中找到痕迹,一切看起来那么按部就班。突然那年新近呈现出来的景像十分轻易地把过往就掩埋了,像是童话被戳穿,有种被现实拒绝的疼痛和绝望。横亘在我面前的物件阻断了我与故往的交集,我与岁月的重逢。   老实说,我并不认为我青春之前的日子有多么美好,实在是因为这段路上承载了我更多形单影只时的胡思乱想,也因此而在我每每回想时分泌出极多对未来美好的畅想,那些动感的画面刻在我的心板上,任何涂沫的行为都会加重我的疼痛。   我不是贪婪过去的日子,那些能吃饱穿暖但没有美食没有华服的日子和今天比起来总是令人遗憾。我所留恋和怀念的是那样一种恬淡简约且慵懒惬意的生活方式,没有竞争掠夺,没有拥挤凶恶的生态里很容易令人感悟人性的极其美好,便是清贫甚至清苦的日子,也总能在小街上看到认真的笑脸听到亲切的问候。一把明锁昭示的信息在今天看来不可思议,如今钢铁铸就的门窗仍切断不了人们的恐慌就是例证。所以留恋与怀念旧时光其实是对人性光芒和道德回归的再度呼唤,我也常常期待它在我这种形式的呼唤里苏醒。   谁能说那些陈旧的烙印里没有刻上我们祈祷的回声,而当那种被应允的好日子降临时,现实的生活是否真能填充人类欲望的深壑。比如四处找不到出行的通道,比如一走进去就像被困在冰冷的石板结构里。那些高大而沉重且带着鲜亮颜色的外壳下,封闭了多少人的自由心脏,囤积了多少人的精神妄想。   我站在高楼下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一个楼里的主人,也不见一个过客,甚至至也听不到活物的声息。像世界被冰冻起来了,人心的热望也被冰冻起来了,一座座硬质济南治疗原发性癫痫成份浇铸起来的楼宇隔绝了时间的距离,也隔绝了人体的温度。这使我有点悲哀。我能体会到如今生活变得不再贫穷而演变为困苦,精神的困苦较之于物质的贫乏来得更加汹猛和喋喋不休。   我傻掉一样站在原地。   我想我站的这块地方也许正是数十年前我同样站过和走过的地方,那个小巷旁边曾是家不大的钮扣生产厂,门前的路上遍布着彩色的粉尘,我料想那就是产品形成过程中的废弃物。我从它门前走过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摸下衣衫的扣子,像摸到虚幻的现实,它们的诞生大约就出自于这家工厂。有这种认识,就觉得与它关系的亲密,自然也会产生先天的自豪。   还有那座楼的方位也许正是当年追孩子喂饭的母亲的家,我见过她门前的一棵小树上有时会挂着孩子的摇铃,孩子摇那棵树的时候,树就唱起了清脆的歌。那孩子现在或许正在某一幢楼宇里学着当年母亲的样子追着自己的孩子喂饭。   还有这条街上我所见到过的胖子大伯,他在夏天裸露出半身浑圆,躺在陈旧的木制躺椅上轻轻摇曳芭蕉扇的情形跟着那个母亲的镜像后也一并出现。那种安逸至心情飘渺的时光镜头再次把这条街上的人送往我的眼前的时候,我觉得时光带着一双翅膀飞回来了。   我徘徊在那里很久。抬头看天,在高楼的缝隙里我望见蓝的天和白的云,它们挤在窄窄的楼宇间的通道里,像一条缓缓流淌的反向小溪。蓝天是它的河道,白云是氤氲的蒸气。我对自己这一发现感到万分惊喜,这样的景观在数十年前的旧时光里稀疏平常,现在则被雾霾熏坏了衣裳,难得洗涤一新。我想,也许这正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他让我在难以触摸的旧时光里,给了我一点意外的惊喜。   旧时光暂且被搁置起来,或者在欢腾的世人面前隐匿起来,它卑微的行头一旦与今日入云的高楼或华丽街道的嚣张气势对比就失却了彼时的从容,所以它隐匿起来,藏在黑暗之中。在我走不出通道的焦虑中,我用脚丈量着过去的时光,似乎每走一步,那些旧日子所发生的一切都显出隐约的烙印并且在地砖和周围的墙壁上演绎。我不知道过了多久,蓝天的画布加深了,白云的小溪断流了,有太阳的光线从楼的西端远远映射过来,不太浓烈,看上去,却像是一个圆圆的红色的盖子。似乎只要用手一揭,我少年和青年时的旧时光就陈列出来了。 共 2741 字 呼伦贝尔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