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浪花】十九,奋斗的青春万岁(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语录

十九岁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站在人生的分水岭上。岭这边,我还是一名高三学生,待到了岭上,想要再下去时,却发现自己所要面对的竟是人生的抉择。拿了高中毕业证,却没能考上大学,一向以上学为业的我,再也没学可上。所要面对的,便是对于前路的茫然和不知所措。我该何去何从?

打工?我既无一技之长,又从未出过远门,如何在陌生的地方立足?我那还略显稚嫩的脸庞和单薄的身体,又能否在异地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空?守在父母身边,过同祖辈们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可自己分得的半亩责任田连自己的口都糊不住,又如何生活!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农民的孩子要想改变自己的身份和命运,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上大学,二是参军。在第一条路已经被自己堵死的情况下,我便只剩了从军这条路可走。

从军,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所为的便是躲避和逃离。既躲避高考不第后自己内心的苦闷,也想逃离故乡和父母,坐上心中向往已久的火车,去看看小镇之外的另一片天地。

火车的汽笛在“呜……呜……”地粗吼了几声之后,便拖着如绿色巨蟒般长长的身躯缓缓启动,载着我们这群毛头小伙儿一路欢叫着向西而行,将故乡那片苍茫的原野一点点抛向我们身后。我知道,自己正一点点脱离乡土的引力,在火车飞驰所发出的“咣当”声响中,将自己带向一个未知的远方。

夜,渐深。一群才着了绿军衣的小伙子,历了一天的兴奋,加上长途行车的困顿,带着他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大多开始沉入梦乡。车内的喧嚣便随着夜的浓重开始一点点归于沉寂。

而我,却没有丝毫睡意,两眼直直地盯着窗外,寻觅茫茫暗黑中那点点的光。于我来说,那每一星光点,便仿佛是一种指引,在暗夜里给我以希望。而那夜,也终归是有穷尽的,在历了无数隧道里的黑暗和夜晚原野的苍茫深邃后,东方终是透出了微白,得以在朦胧里让我看见树木、河流和远山。

军列西行的终点到站是银川,一个只在我《地理》课本上出现过的地名。从“绿色巨蟒”的肚子里出来,迎接我们的,除了几辆蒙着篷布的运兵卡车,就是塞外凛冽的寒风,以及几个被寒风冻得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的接兵干部。拎着行李背了背包的这一群新兵,从站台上下来,乱哄哄地艰难挪动着步子,像是一群被赶着上架的鸭子,被接兵干部领着在站前广场上列队、点名。

我,一脸懵懂。在不知接下来会被分到哪里的忐忑中,便被人稀里糊涂地领到一辆军车跟前。上了车,始知我们这车兵就留在银川市,我心里的石头这才算是落了地,知了自己的人生便要与这座城结缘。

入了军营,便是一兵。言行举止,一切都从头开始,就连走路,都有人给你立好了规矩,两人成行,三人成列。平日的穿衣,在这里变成了军容风纪。见到老兵或干部,不但要立正,还要问好。这一切活脱脱是要将我们回炉重造一般。在新兵连,班长给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多吃馒头少说话。

经过教导队三个月的锤炼和磨砺,我们完成了从普通百姓到军人的转变。人看着瘦了,却更结实有力;脸黑了,虽稚嫩却更显坚毅;走起路来步子更稳了,再也不弓腰驼背。每天,都是规律的起床、洗脸、整理内务、集合、唱歌、吃饭、操课、打扫卫生。所有时间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容不得你去多想。一切,都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也包括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

新兵连,有个胡姓排长教我们唱《无名小路》,歌词中这样写道:“林中有两条小路都望不到头,我来到岔路口伫立了好久,一个人没法同时踏上两条征途,我选择了这一条却说不出理由;也许另一条小路一点也不差,也埋在没有脚印的落叶下,那就留给别的人们以后去走吧,属于我的这一条我要一直走到天涯;将来从小路的尽头默默地回望,想起曾有过两条不同的方向,而我走的是人迹更少的那条路,因为这样无名小路才不会被遗忘……”

正如歌中所唱的那样,一个人是没法同时踏上两条征途的,我选择了从军这条路,便要坚定地走下去,虽然这只是一条无名小路,路的尽头是什么样子我并不知道,更说不好选择它的理由。但我始终相信,这路的前方,必有与它处不同的风景。

在新兵连的日子,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没有什么目标,只想着能尽快新训结束。毕竟,这里只是个临时性的训练单位,下到连队才是我们真正的归宿。新训是每班一个班长带着九名新兵训练,虽然紧张,也有苦累,但更多是学习一些基础性的东西,队列、勤务、战术、射击外加擒敌拳。这一切都是我们成为合格一兵下到连队的基础。

而真正考验我们的,则是下连之后的日子,所有的学习、训练都围绕本单位的执勤任务展开。很多时候虽同是每班由班长带着练,但却是每个新兵都有一个老兵给你当老师和陪练,由不得你偷上半点懒。打骂体罚虽被明令禁止,可要素质过硬,手上不掉几层皮,每天不流几身汗,那些战术动作和擒敌技术你是学不会的,更不要说一天三趟的五公里越野。你爬不快、打不过、跑不动,后面跟着的不是班长的大脚丫子就是枪托子。你即不能不服,也不能瞪眼,毕竟咱确实打不过也跑不过那些个素质过硬的班长。况且,班长后面还有队长的那张大黑脸,他嗓子一吼,中队院子都是要抖三抖的。他嘴里的口头禅就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四中队的兵,从来就没有一个是孬种,受不了的就给我趁早滚蛋!”

没办法,我们这些新兵蛋子只好每天硬着头皮给那些个小老虎般的老兵当可怜的陪练。好在年轻人精力旺盛,四菜一汤加大米干饭,还有管够的白面馒头可劲儿造完之后,晚上睡上一觉,第二天依旧生龙活虎出现在训练场上接着操练。

训练之余,我们最盼的是周末休息。这时候,从新疆克拉玛依调来的张副队长,年轻富有朝气不说,还略有些文艺气息,特喜欢带着一帮子兵们在中队俱乐部跟着LD大碟唱军旅歌曲,《当兵的历史》几乎成了他每次的必唱曲目:“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红红的领章映着我开花的年岁,虽然没戴上呀大学校徽,我为我的选择高呼万岁。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懊悔。十九岁十九岁,我浑身是兵味,训练场上刺杀格斗考核勇夺魁,新兵面前我是老呀老同志,连长再也不把我叫着小鬼。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会感到快慰。二十岁,二十岁,我就要离部队,我把青春留给了亲爱的连队,连队给了我呀勇敢和智慧,从此再也不怕浪打风吹。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会感到珍贵。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会感到珍贵!”

而我们尤指导员则最爱唱《什么也不说》,他那略带些宁夏“风味”的歌唱发音,也将那“既然是来从军哟,既然是来报国,当兵的吃苦受累算什么,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一颗博大的心啊愿天下都快乐”唱得悲壮而自豪。两者交合涌于心头,不由便让对自己的军人职业有了素然起敬的情感。

就在这样的连队训练氛围和歌声熏陶下,我们这群毛头小伙儿,在连队里一步步茁壮成长起来。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兵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他们通过部队的锤炼,努力挺起了自己那作为男子汉的脊梁,肩负起军装所赋予自己的那份荣光。

那时候,人们常会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也有人说“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而我们这些曾当过兵的人,却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军旅生涯而后悔过,都将这段从军的历史当成是自己人生最引以为傲的事。借用《当兵的历史》最后一段那句“我把青春留给了亲爱的连队,连队给了我呀勇敢和智慧,从此再也不怕浪打风吹。”

这,便是我们当初的无悔选择,也是我们所走的无名小路。正是因了这选择,我们的生命里才有了精彩和可供追忆的从军经历。无论我们将来走到哪里,在哪个岗位工作,别人嘴里那句“一看就是当过兵的人”,就是对我们人生最好的评价。

现在,我已经退伍回到地方工作十多年,期间也成家立业并娶妻生子。回望自己十九岁的选择,我为当初选择从军高呼万岁。

而今,很多年轻人也到了十九岁,同样站在了自己人生抉择的叉路口。在面临自己人生方向的选择上,我想用自己的经历告诉他们:选定一条道路,坚定走下去,哪怕一路上充满荆棘!你只有历了风雨,才能收获我们生命中的彩虹!

人生,没有吃不了的苦。十九岁,努力奋斗吧!

哈尔滨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里癫痫病发病时的急救措施有哪些武汉哪家医院看癫痫病癫痫需要用的药物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