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老布衣服(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文章

秋至寒露,寒意袭人,昨日在衣箱里翻找厚衣时,无意中找到了四十多年前穿的那套棉布衣服。棉布在我们那儿叫老布,说起小时候穿的老布衣服,可真是来之不易,棉花是我娘种的,棉线是我奶奶纺的,棉布是我外婆织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那时没想到,一身普普通通的老布衣服,却经历上辈人诸多的辛劳。

——题记

(一)棉花

每年的早春二月,还是春寒料峭的季节,我娘就要开始准备棉花种子。棉花种子俗称棉籽,棉籽的质量,决定着棉花的产量,所以,选择棉籽是一项非常细心的活儿。棉籽非常小,还没葵花籽粒大,择棉籽时,要用拇指和食指一个一个的或搓或掐,为的是选出籽实饱满硬朗的棉籽,只有这样的棉籽才能培植出壮实的棉花苗。曾经看过我娘择棉籽时认真样子,似乎是想从其身微小、其貌不扬的棉籽种里幻想出儿女们穿着老布衣服的结实样儿。

农历三月,就要开始做营养钵。做营养钵是用茅厕里的水粪与田土一起搅和成稍软的泥土,再做成圆柱状的营养钵。那年,我娘带我去拌土,望着泥土中刚泼上的成团屎粪,我用手捂着鼻子赶忙跑到一边,这时只听娘说:”没有屎臭,就没有饭香,你知道吗?“看着娘一个人费力地拌动着臭味熏熏的泥土,我才走到跟前帮着娘拌着粪土。拌进泥土中的粪味比茅厕中的粪味柔和多了,似乎带着难以言状的香味。可惜我那时还不知道棉籽就是在这种“香味”中生根发芽的。

四月中旬,我帮着娘将营养钵排列在苗床上,排列整齐的营养钵极象队列整齐的微缩版兵马俑。每一个营养钵里放两至三粒棉籽,棉籽播种后,盖上塑料薄膜保温,这才成了棉籽睡觉的地方。薄膜也不能老是盖着,得按照“晴揭雨盖,早揭晚盖,大风降温及时盖,钵不离床,膜不离钵”的要求精心管理,看娘给撒有棉籽的营养钵盖薄膜的样子,比给我盖被子还要细心些。

大约一个月时间,棉苗就长出来了。待棉苗长到一定高度时,得进行搬钵炼苗,这是为了能迅速降低苗床湿度,拉断主根,有效地抑制地上部分过快生长,同时还能缩短移栽后的缓苗期。望着营养钵之间长出白色的牵牵绊绊的嫩根,它很象多胞胎胎儿相互牵扯的脐带,我不忍心将它们分开。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想不到长在营养钵里的棉苗儿却与这句俗语的道理相反,它经过挪动、扯开彼此相连的须根后,反而长得更好。

搬钵炼苗15天后,我帮着娘将长在营养钵里的棉苗移栽到地里。这时的棉苗儿们总算是离开了曾经生长在一起的兄弟姐妹,同时也由原来拥挤的状态,变成间离的状态,它们在充足底肥的培育下,开始可劲地生长。

五月中旬,棉苗长到两尺高时,开出了紫红色的花朵,花型有点象木槿花,满地的棉铃花,就象一块花园,非常好看。花期过后约一个月,就结出了翠绿色的棉铃。在这个季节,有一种专门爱吃棉铃的虫子叫棉铃虫。我见过那虫子,长的象松毛虫一样,只是颜色不一样,松毛虫是灰黑色的,棉铃虫是白色的。望着被棉铃虫钻了洞的棉铃,也让我有种钻心的痛,真是恨死了这些虫子。当我娘往棉铃上喷洒了农药后,这才看到棉铃虫从棉铃上纷纷地落下,接着在地上垂死挣扎地打着滚。

棉铃在成长期间,通过追施花桃肥后,如女人怀孕三个月肚子膨大到七八个月的肚子一样,小巧轻盈的棉铃慢慢长成沉甸甸的棉桃。棉桃的形状与桃子的形状差不多,只是成熟的棉桃外表呈棕红色,质地比较硬朗。到农历八九月间,棉桃在不经意间张开了嘴巴,接着从嘴巴里吐出了白花花的棉花。

(二)棉线

收摘后的棉花经晒干后要去除棉籽才能纺成线。原始的除棉籽的方法是用竹条子鞭笞。我曾经见过娘用竹条子鞭笞棉花的情景,一场棉花鞭笞下来,身上粘满了白花花的棉绒,象是刚从大雪纷飞中走来的人一样。后来有了扎花机,脱籽成效比手工强多了。

去掉棉籽的棉花叫“皮棉”。皮棉要经过“弹棉”工序才能纺成线。过去乡下专门有弹棉花的工匠,叫棉匠。棉匠弹棉时背负长长的弹弓,将弹弓置于皮棉表面,然后用一个圆头木棒敲打着弓弦,发出低沉的嘣嘣的声,比古筝的声音更沉重,也非常好听,弹后的棉花非常松软、柔和。

纺线前先要捻棉条,捻棉条时,先拿一些棉花,放在板上铺成约30厘米长的棉块,在棉块中间压上一根高粱杆,将一侧棉花折过来包裹着高粱杆,再用搓棉板轻轻的顺着一个方向,将棉花搓成松紧有度的棉条。

纺线可是一种手感很强的技术活儿,我看过奶奶纺线,那姿态之优美,纺车声音之动听,简直无法描述和形容了。缝线时右手转动纺车的转轴,带动线锭子转动,左手捏着棉条与线锭相连,随着线锭子的快速转动,棉条自动拉捻成线,这时左手顺势向后拉,纺出的线越来越长,当拉到手臂再不能向后延伸时,反向转动纺车,纺出的线就回绕在线锭子上。

看我奶奶纺的这么轻松自如,我也去学着纺线,当我转动纺车向后拉着棉条时,要么拉慢了,出来的线很粗,要么就是拉快了,线一忽儿又断了。真是看着容易,做起来难啊。

那时候,我很难想象棉绒中那松散的纤维,它会被纺车的机械作用牵捻成紧密、均匀的细线。而那细线经进一步的处理,会变成拉不断的线索,还会变成用手指也截不穿的棉布。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弱不禁风的棉绒一旦聚集起来、一旦紧密起来,其力量就会无比地增大。

纺好的线绽真象一个中间大、两头尖的白萝卜。线绽还要进行互线才能拿去织布。互线时,将线绽上的线头放在互线车上固定好,再转动互线车,将线绽上的棉线全部绕到互线车上,使之成为直径约有50厘米的线框,然后再将一圈圈的棉线绕成一个个巨大麻花型线团。我最喜欢做互线的活儿,每次互线时,当我以极快的速度将互线车摇得呼呼作响时,就会看到奶奶张开小扁嘴,笑骂着:“杂种儿嘞,慢点,慢点!”

(三)棉布

我外婆的织布手艺在老家乡下是远近闻名的,我大概记得一些织布的大致流程。

将棉线织成布,先要浆线。浆线是为了增强线的粘度,提高线的韧性,使其挺括,这样织布时不易断线、不出毛。浆线前,用面和水打成稠糨糊,到入盆中,再加入少量凉水搅匀,用手搅拌将面疙瘩捏碎,把线放入盆中反复揉搓,把糨糊全部揉到色线中去,使浆均匀的把线充分浸透,揉搓时不要把线弄乱。浆好后的线要用力拧干,抖开,挂在通风的地方使其自然风干。如果走到凉线的近前,用鼻子闻一闻,会闻到一股淡淡的面香味。

线凉干后,接着经线。经板的工具是经线板,经板上面固定有75根铁柱,线筒套在这些铁柱上,将所有的线头固定在第一根经柱上,接下来用一截木棍套在线中拉线。拉出的线按照“之”字形依次套在经柱上,从第一根经柱循环依次绕到最后一根经柱。当绕到最后一根经柱时每根经线要在大拇指处完成交叉,这种交叉是织布的关键,且又要一直保持到织布完成。

经线的过程其实就是将600根线排序、和交叉成对儿的过程。依照同样的动作共要来回地牵线、绕线和收线。因为两个舅舅是只会做粗活儿的男子汉,所以外婆每次经线时都要叫我去帮忙,只有我最听她的话,手脚也灵巧,同时也感觉经线时非常好玩。

经线过程中,因为要完成8组、每组75对、共计600对经线,在5米远距离内,我要来回跑600次。每当我举着线绽象举着风筝一样疯跑时,也会惹得外婆高兴地大笑着。跑到最后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时,外婆会将我抱在怀里,一边用手理着头上的乱发,一边说:“好孙子,做完了,奶奶给你煮鸡蛋吃。”听外婆说有煮鸡蛋吃,我又举着线绽又跑了起来。

经线完成后,就要穿扣了。穿扣时先从线团中心将交叉线头掏出,在两根交棍处穿过交叉头,让线始终保持交叉的状态。然后把两根交棍与支架系紧,把经线搭在支架上,把线抖开铺平开始穿扣。钢扣象两把大梳子,是由排列有序的钢片组成的,中间有均匀的缝隙,经线可以从中间穿过。它既是织布过程中重要的部件,也是经线排序的重要工具。第一次穿扣,就是要让经线的排列顺序用钢扣固定下来,用篾片将经线按顺序一根根分离,然后全部插入扣中,使经线各司其位,防止纠缠。完成了穿扣,就是完成了经线第一步定位。

完成了穿扣,接着要完成穿缯,完成了穿缯就完成了经线的最终定位。缯是由一根根缯丝组成的,每根缯丝中都有一个圆孔,穿缯就是让经线一根根从缯丝中的圆孔穿过。穿铮时,先将经线的节解开,理顺。依次穿入相对应的铮孔。上层线要穿入前排铮,而下层线则穿入后排铮。每一根线要对应好每一根铮,直到穿完所有的经线。

要将那细细的棉线穿过钢扣和排缯,共计有两千多道穿线动作,这得付出很大的精心和耐力。那年外婆患了风湿病后,手有些颤抖,做不了穿扣这道工序,外婆将我叫了去,在她老人的示教之下,我花了十几个小时,终于帮外婆完成了这一繁琐的工序。后来,当我每看到自己衣服上每一细小的经纬线交叉点时,就会想到这些交叉点是怎么形成的。

完成了穿缯后就可以织布了。在织布过程中,双手轮流操作,手脚协调行动。右手将带有纬线的梭子,穿过经线,交给左手,右手拉动钢扣,拍打一次纬线,这时脚踩踏板一次。踩踏脚板是为了通过拉动缯排,调换上下排经线位置,然后左手把梭子穿过经线交回给右手,左手再拉动钢扣,拍打一次纬线。每踩踏一下脚板,投一次梭子,拉动一次钢扣,拍打一次纬线,就等于完成一次织布动作。

小时候,我经常看到外婆坐在织布栏机上有节奏的踩着踏板,双手娴熟的穿着梭子,每投一次梭子,就向怀里拉一下钢扣。在踩踏板和拉扣的动作中,栏机都会发出清脆、悠长的“昴……砰……”织布声,那昴声是从踩踏板时发出来的,砰声是从拉扣动作中发出来的。

我后来计算了一下,织布时每用脚拉动一下缯排,用梭子投一次纬线,拍打一次纬线,大约需要两秒钟,两秒钟只能增加零点一厘米的织布长度,其结果是一小时只能完成180厘米的织布长度。至此,我才知道外婆就是这样在连续不断的织布动作中,一点点地延续着织布的长度,一点点地挣点织布手工钱养家糊口。

(四)老布衣服

我翻阅过一份资料,其中介绍了老布衣服的诸多好处,它无污染,透气性好,吸汗,富有弹性,柔软舒适,冬暖夏凉,不倦边、调节新陈代谢、有效防御紫外线,不起静电,抗辐射,与肌肤亲和力强等特点,又因其线粗纹深,整个布面形成无数个按摩点,对人体皮肤起到意想不到的按摩作用。如此看来,传统手工织的老布衣服属纯天然绿色保健棉织品,可我曾经嫌它土气,自从到医专读书时,母亲为我做了一身黑色的棉布衣服后,再没穿过老布衣服了。

记得小时候,每到春节前,我娘就开始忙着为我和妹妹们做新衣服。从外婆家拿来的棉布都是白色的,做冬天穿的外衣,得将白色的棉布染成黑色、蓝色或红色。

那时有色棉布都是自己买染料染的。染布前,先用大锅烧一锅开水,加入染料让其溶解,然后再将白棉布徐徐地放入锅中边煮沸边抖动。我现在很难用文学语言形容棉布在锅中煮沸时散发出来的味道,总之闻着非常舒服,让人身上有种暖暖的感觉。

缝衣服时,是将裁缝师夫请到家里来缝。每次缝衣服时,我和妹妹们高高兴兴地排着队站在裁缝师夫面前,让师夫在为我们量体裁衣。这时,裁缝师夫一边用软尺子丈量着我们的身个,一边笑眯眯地对我娘说:“你们家孩子呀!今年又长高了。”这时娘也笑着答应师夫说:“长高有什么用,光晓得吃饭!”

是啊!那时娘说的话真有道理,从小到大,我都是吃着娘做的饭长实,穿着娘做的衣服长高,直到长成大人样。

癫痫会对患者造成哪些危害郑州小孩癫痫哪个医院看的好哈尔滨治癫痫的医院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