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天涯征文】走进春天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文章
翠花遇到难事了,星期天的烦心事,似乎比星期一到五的烦心更烦心。   都说女子三十貌如花,刚过三十的翠花,发髻幽幽,声音甜柔,尤其是作为农信社主任夫人的她,可说是在县、乡两级以貌美、人柔、性格开朗而知名乡里。   可今天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却让翠花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为难。   翠花愁容莫展地静静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这篮子雪白的土鸡蛋,心里不停的犯愁。鸡蛋泛着玉白光芒,似玉如翠,翠花心里甚是喜欢,她爱不释手的轻轻抚摸着白净净的鸡蛋,就像抚摸着一个个精致圆滑的玉盘。这时,她突然想到:这算不算是收受贿赂呀,要是被丈夫知道了,肯定会大发雷霆,多年来,丈夫对外面的贿赂向来是分毫不沾,今天,自己收了这些鸡蛋,可是犯错了,最不能忍受的错误是:居然连送礼人的姓名都不知道。此刻,翠花心里不免有些忐忑难安。   一直以来,翠花对自己的丈夫是了如指掌,丈夫担当农信社主任十几年了,他的品行与脾气她心里最清楚,他最反感的就是行贿受贿这套歪把戏。记得有一次,一个客户上门找他贷款,送来一条烟、一瓶酒,意思是要他抓紧研究研究,可丈夫硬是拒收,毫不留情怒目圆睁道:“赶快拿走!否则,我不会为你批贷!”可眼下这件事儿,却这样莫名其妙而又滑稽地给让自己搞砸了,看着眼前这篮洁如玉、美似银的鸡蛋儿,想着丈夫刚正不阿的秉性,翠花心里犹如巨浪滔天。   翠花一阵阵前思后想,想着丈夫为正义发怒的样子,心里打了一个寒噤。她不由得把惹眼的鸡蛋一个一个从篮子里捡出来,然后整齐摆放在沙发上,又一个一个的数着数,不多不少刚好40个。四十枚鸡蛋就像四十颗炸弹,她小心翼翼的拿出来,又小心翼翼地一个一个放回到篮子里,她反反复复数了两遍才算罢休。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倦鸟归巢,整整一天忐忑不安的翠花,看着疲惫不堪的丈夫懒懒地坐在沙发上,忙殷勤的端茶、倒水,嘘寒问暖。   卢主任接过妻子手里的茶水,慢慢饮了一小口,感觉妻子今天不同寻常,心里不免有点纳闷。他抬眼看见茶几上闪着白玉般光芒的鸡蛋,忍不住赞叹道:“好漂亮的鸡蛋呀,哪买的?”   闻听此言,翠花心里一阵紧张,懦懦了半晌,才小声说道:“别人送的。”   “别人送的,谁啊?咱姐来了?”卢主任抹着头上浓密的发丝,又喝了口茶水轻声问道。   “不,不是的。”翠花心里更紧张了,有些结巴的回答道:“是,是个老人,我也不认识。”   “不认识?不认识就随便收别人的东西!”卢主任的话音很重,已经带上了火药味:“你没吃过鸡蛋咋的?他叫什么名字?”   “他没说,我也忘记了问。”翠花有点泛怯。   “张翠花呀张翠花,我平时是怎么对你说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别人的东西再好也是别人的,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这几年有多少人因为贪污腐化锒铛入狱,今天你收一篮鸡蛋,明天你敢收一箱钱,后天呢,我就会被送进检察院,到那个时候,你嚎哭都等于零!”   卢主任背着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一些手,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着、愤怒着,像一头发性的公牛,怒发冲冠的脸上是一双锐利溜园的眼睛。   “老卢,你千万别生气,你心脏不好,情况嘛,是这样的……”翠花见丈夫真急了,红着脸,不由得更加紧张,有些别扭地把收受鸡蛋的经过讲了一遍。   原来情况是这样的——   凌晨八时许,卢主任刚离开家不久,他家的门铃,突然清脆的响了起来。“啪啪啪,有人吗?啪啪啪,有人吗?……”一位身着蓝色衣裤的大爷直直伫立在卢主任家的门前,他一边轻轻扣着房门,一边对着房门的猫眼大声喊话。黑褐色的房门打开了。卢主任的妻子(翠花),半掩着门探出头来:“请问,你是…你找谁呀?”翠花闪动着一双美丽的凤眼,水灵灵的,温温地打量着他。“哦,嫂子好!我找卢主任,他,他在吗?我是大河湾村的。”大爷带皱的脸上聚满了笑容,一口浓郁而凝重的乡音,吐得个筋扎鼓响。“他呀,他不在家,今个儿一早就到县上开会去了。”翠花理着幽幽的发髻,声音脆脆的,微笑着,看着他。“哦,对了,今天不是星期天吗?卢主任啷个还是这么忙?”大爷搔了搔后脑勺,白花花的头发抖动着。他一边问话,一边从背筐里取出一个竹篮。瞬间,竹篮上一块半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治疗好新半旧的紫色的盖布一不小心滑落在地上,框里露出了满篮子洁白的鸡蛋,刹那间跳跃在翠花的眼里。翠花正想开口说什么,却听大爷道:“哦,嫂子,自家养的,全是土的,不是洋的,多亏了卢主任的帮助与支持啊,今天就拿上几个叫他尝尝鲜。”翠花好像听得有些道明不白,瞅了瞅大爷干脆利索的一举一动,赶紧摇头摆手,这分明是在向大爷示意——不收!不收!一个要送,一个却不收,两个人推来推去,凝固在僵持中……突然,大爷把鸡蛋蓝子蹭地放在地上,随即转身,快速跑下楼去,消失在小区的大门口……翠花也慌忙地关上房门,提了蛋篮子去追,下得楼来,四面八方寻找着,那大爷的身影早已隐匿得无影无踪。翠花叹了一口气,呆在小区门口一阵子,最后也便无奈地提着蛋篮子折回到了家中。   ……   听了翠花的讲述,卢主任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好像是对翠花的奖赏。   听着丈夫爽朗的笑声,翠花也开心的笑了,问道:“老卢啊,你笑什么呢?”   老卢强忍住笑看着妻子温柔说道:“那老人是不是高高的,瘦瘦的,头发花白,大河湾的?”   翠花仿若打开了记忆的闸门,立马回答道:“对,对,就是这样子,他说是什么什么湾的。”说完大有一种立功赎罪之感。   卢主任魁梧地身形耸立在客厅中央,他点燃一根烟,吧嗒了两口,浓浓的烟雾飘荡在雪白鸡蛋的上空,慢漫地弥漫着……   卢主任掐灭烟头,斜靠在沙发上,微闭起双眼,老秦的样子,总在他脑海里不停地回旋,思绪跟随记忆宛然而飘,相伴着老秦的影子走进了大河湾村——   大河湾村是镇上一个很偏远的山村,也是全镇经济最滞后、最贫困的村,由于村里沟河密集,山高土地稀少,地理位置的缺陷对村民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一年到头靠种庄稼,收入十分的微薄,多数的农家不足以养口,因此,村寨里大部分年轻人不得不离家外出打工挣钱维持家人生计。   村子东头的秦老栓,一家三口,儿子天生是个傻子,不会劳动,三十好几了还是个傻乎乎的光棍;妻子长得精像,常年病痛,弱不经风,但偶尔也帮助干些小小的家务;老秦一家就全靠老秦这把硬骨头顶起来,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一年四季不停地忙乎,反反复复修补地球,也无法从单一的农业上获得较大的收成,几十年来,仍摆脱不了经济的拮据与贫穷。   去年初春,卢主任亲驻该村,认真抓“三农”扶贫,曾多次下乡到该村调查摸底,竭尽全力为村民们规划经济转向型发展。那天,他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老秦。   “大爷,你好!我是农信社的,想找你谈一谈。”   在村边的地头里,卢主任第一个找到了他。他没有抬头,也没有吭声。卢主任心想,这老头是聋子还是哑子呀?如冰的冷漠好像让卢主任碰了一鼻子的灰。可卢主任没有心灰意冷,他走近了他,笑嘻嘻地递过一根烟。   “大爷,忙什么呢?来来来,抽烟!抽烟!”   烟,一向是和气草,卢主任心想准能打开他的话闸。果然,他听到一个烟字,停下了锄头,抬起头来。村里人谁都知道,他是最贪这一口的。   “唉,不像你们城里当干部的,我们没法就修地球,修好了才有饭吃,有衣穿。”他乡音很重,又深吸两口烟,包在嘴里,吞下,再慢慢地吐出烟雾,一双深邃的眼睛温和地看着卢主任。   卢主任打量着他,亲切地问道:“免贵多大啦?”   “五十有三!”   卢主任心想:是假的吧,咋看他也像六十好几的人啦,头顶花白的,两鬓全白,满脸的皱纹像刀刻似的。或许,卢主任已知道了村里人的劳累、焦心与忧愁,更加剧了他肩负的使命与信心——扶贫!一定要扶贫!   “哎,免贵姓啥呢?”卢主任再次递过一根烟,亲和地问道。   “秦老栓!咋啦,就叫我老秦吧!村里所有人都这么叫。”   “好好好!老秦,老秦!”   ……   就这样,卢主任与老秦一时间的闲聊,却将情意越拉越近,越聊越亲切,最后成了最熟悉的人。   后来,卢主任邀老秦一起察看就近的地容地貌,他很乐意地带路。   来到一湾,无意间,卢主任发现这里分明就是一个天然的养殖场。你看,沟河两段若用胶网子圈起来,可以养殖水鸭,沟坝上可以放养土鸡,坡地上可以养羊、牛,若把鸡鸭羊牛连体饲养,可以互补安家,形成一个畜牧大家族,既爱人又热闹。还有蛋蛋都卖钱,又可以销售鲜鸡鲜鸭鲜羊鲜牛肉,现时代的城里人最喜爱绿色食品,一旦有人提及到什么土货之类,总是好酒不怕巷子深,出个高价,下手很重的,但必须保证鸡鸭羊牛带土的正宗味,准能卖个好价钱,取得优异的回报,走出一条脱贫致富的路来。   老秦与卢主任坐在土埂上,吐着一圈圈毛烟,像兄弟一般切语。卢主任能说会道的表情,卓有建树的推理与分析,令老秦不停地点头称是。   突然,卢主任伏在老秦的耳边说:“老秦,干吗?保你脱贫致富哦。”   老秦回过头来,诧异地看了看暖心的卢主任,又低下头去,他处于犹豫中,不是为别,而是在为那桩子本钱的事儿焦头烂额,一脸的愁容。   “哈哈,我早已看出来了!”卢主任拍打着老秦的肩膀,又笑了笑,说:“有什么好愁的,农信社就是农民发家致富的银行啊,只要你愿意干,我就全力支持你!”   老秦一听,抬起头来,愁容顿消,一脸的轻松,乐道:“好!好!好!我干定了!”   在那个秀美的春天里,卢主任熬更受夜,精心规划,帮助老秦完成了一幅利用地形特点由单一的传统农业转型为规模养殖业的发展蓝图。   这天,老秦兴致来到农信社,卢主任亲自为他办理养殖业贷款3万元,按政策给予了利率优惠。老秦第一次手握这么多钱,心儿像暴黄豆,不停地跳,也不知何时已热泪盈眶。   卢主任见状,递给老秦一支烟,笑了起来:“呵呵,老秦啊,哭什么?别小看它们,它们可是要给你下崽的,是你致富的希望啊!”   老秦一边抹泪,一边又好笑:“人家这是高兴嘛!”   在场的人嘘唏着,全都笑了起来。有个职员淘气地说:“老秦,雄起!老秦,雄起!”办公室里很热烈、沸腾,连空气也添了一分香,弥漫出一片希望。   当天,卢主任带上那个幽默的职员,一同陪老秦前往现场,指导设施建设,还帮助老秦采购鸡鸭品种及必要的药品等。   三天后,老秦的天然养殖场热闹起来了,鸡儿歌唱,鸭伴舞,牛儿站岗,羊放哨,凝聚起一湾子欢乐的景象。   以后,卢主任总免不了三五几天去向老秦传授一些养殖知识,讲解预防以及有关的安全、注意事项。   老秦竖起大指拇:“卢主任,你真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从此,老秦专心致力于饲养土鸡土鸭土羊土牛这门道,其实,饲养这帮家伙并不难,搞野放,定时撒料、放草,工作起来即开心轻松,又乐趣无穷。   老秦不是懒人,无时无刻精心照料,当他看到与他打交道的“朋友们”活蹦乱跳地一天天成长起来时,心里那优哉游哉的,像沾了蜜,乐呵呵的。   当他拣起第一个又大又圆的鸡蛋时,他的心里第一个想到了卢主任,当他卖出第一只土鸭时,手捧几十元崭新的钞票,第一个想起了农信社。   老秦逢人便说:“没有卢主任,就没有我老秦的今天,没有农信社的支持,就没有我老秦的发家致富,我要一辈子记住他们!一辈子感恩于他!感谢农信社的扶贫政策啊!”   几个月过去了,大河湾村的农户看到老秦的养殖很顺息,家家户户跟了起来,也热火朝天的走农业与养殖业并举发展的路子,亦曾得到了农信社全力的帮助与支持,村里叩响了富裕之门。   不到一年时间,老秦还清了所有的贷款,他紧紧握住卢主任的手:“有你真好!”   笑颜,徜徉在老秦刻满皱纹的脸上,飞扬出一阵阵年青的笑声。   一个秋高气爽、阳光明媚的日子,老秦来到农信社,第一次存下了5000元定期存款。他捧着崭新的存单,女性癫痫病什么方法治疗好看了又看,感激万千,流下了一行滚烫的热泪。   卢主任说:“好样的,老秦!”   ……   此刻,卢主任思绪万千,当他甜甜地成都癫痫病医院排名怎么样想到这里,睁开了微闭的眼睛,他猛地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影映刻在地板上,随影而移:“翠花!翠花!”   翠花从里屋跑出来,他拉着妻子娇柔的手,笑容可掬:“这老秦啊,真的来感恩了!明天,我也得亲自下乡去看望看望他。”   翠花柔软地拥进老公的怀里,微笑着:“你啊,老公,真好!”她红红的脸胧,白皙的肌肤,显得很腼腆、很娇艳、很妩媚、很嫣然……   次日,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卢主任穿上整洁的工作服,提了那篮子雪白如玉的鸡蛋出门了……   新春,天空泛着蓝,很纯净,春阳,洒落在卢主任匆忙的身上,映射着竹篮里如银的鸡蛋,折射出一道道莹莹的白光。   蜿蜒崎岖的山路,伸向前方,卢主任迎着春风,染着春色,大步流星。   今天,他也要去感恩!   ……   老秦哈哈哈地迎了出来,像一面硕大的风筝,飕,飕,飕。   卢主任嘻嘻哈哈,双手把篮子递到老秦的手中:   ——“老秦啊,我也来感恩啦!”   ——“我也送你40个土鸡蛋!”   老秦问道:“为何要感恩我呀?”   卢主任答:“你曾经向我们贷款,如今又在农信社存款,你就是我们的上帝呀!农信社的辉煌与发展,还得靠你们搂起哦!”   老秦入迷地听着,脸上笑呵呵的,嘴里冒着烟,乐出一腔黄黑黄黑的牙齿……   老朋友见面,一阵寒暄,格外的亲切,握住的手,像沾了胶水,难以分开。   笑声,响彻在院坝里,穿越在春风中,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他们又走向一个崭新的春天……   共 511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