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暖】那一片金黄的圣地(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话语

梦中,还是那满沟遍坡的油菜花;梦中,还是那一望无际的金黄灿烂。

这觉睡的特别香甜,好久没有这样的放松了,大概是多情的四月暖人心扉吧!枕着的是金黄、抱着的是金黄、感受着的是金黄,可揉着朦胧的眼睛清醒过来,周围却没有一丁点的金黄。

二十年前的那片金黄呢?金黄的记忆何时散乱,直至消失?

我不是扎着羊角辫,和同龄的娟子,凤子穿着红格子上衣伫立在金黄的中央么?你看,蝴蝶、蜻蜓轻盈地飞舞,蜜蜂嗡嗡歌唱。湛蓝的天空中,亲爱的宝哥哥、军哥哥、建哥哥拽着线团,快活乐颠地放风筝。文姐姐、霞姐姐她们分别挎着竹笼,握着镰刀,弯腰在麦田挖荠菜。

纵横交错的沿边,和蔼的兴荣伯,纪仓叔挥着鞭子吆喝牛儿耕地。成荫的柿园,三娘,兰婶边纳鞋底,边抬起头观望羊群吃草。新婚燕尔的燕子嫂给龙哥送饭了,她眯笑着,是那么的满足。明姐牵着她会走路的儿子,徜徉在纯白的云朵下,任风儿亲吻,任心儿荡漾。

村头那棵没有年干的榆树,挂满了密密麻麻的榆钱,它是被风霜折磨的沧桑不堪,却仍然挺直腰板,偎依着乡亲们钟爱的土墙木屋。蜿蜒曲折的羊肠小路,袅袅升起的幽蓝炊烟,以及那夹杂着泥腥味的热炕,永远是我生命的根。

我的视线,被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沟凹控制;我的生活,被这群厚重的男女老少包裹;我的天地,全部被覆盖在这一片灼灼耀眼的金黄里。金黄下的村落,极其祥和;金黄下的人们,朴素融洽;金黄下的我,单纯,且恬静的无需掩饰。

沉醉在这片金黄,以为时间静止不动,随着个子呼呼乱窜,内心也多了几分骚动。

有天,一个衣着干净的男孩进村了,他直径从西头走到东头,接着翻沟。待他上坡,突然眼前一亮,他被我深澈的明眸,被我沉思的神韵迷住了。他屈尊地乞求村长,父母、包括年幼的弟妹,他都极力讨好。

经见的世面少,又以割草为生,当他柔情蜜意说,愿意陪着我守护这片金黄的圣地时,我想,他非我此生的感情归宿莫属了。于是,他说得给我买嫁衣,我就即刻应允了。他离开后,我无心以油菜花为主。我殷切地期盼着,期盼着生命的七彩光,期盼着那个心仪的男孩和我长相厮守。

油菜花何时绿了,黄了,又败了,我全然不知。文姐姐喊我挑刺角,宝哥哥约我打核桃,娟子说柿子红了,我挣扎着下炕,想回到他们中间,却困乏至极。我数着屋檐下的燕子,数着知了的鸣叫,数着占好婆家的同龄人,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母亲系着围裙,穿梭在低矮黑暗的厨房做饭,我给灶膛塞满柴禾,思绪就不由自主飘远了。父亲喂饱牛,收拾好犁镂耙耱,说我歇息了一年,该帮他撒化肥播种了。弟妹一见媒人进门,便嬉闹着要我这个姐姐买糖。

我忍不住偷跑出去,不辞辛苦地找他,我必须要他给我一个交代。

没有看见他,却碰到了一个公主般的女孩。辗转回家,路过油菜地,我不敢看,我怕金黄的梦破碎。寒冷的冬天,大病痊愈的我,收下了另一个男人的聘礼——两个桔子,一枚两元钱的镀铜戒指。

注定我命的环境,全是楼层,光秃秃,且呈黑灰色。

我的婚姻从选择起,就和色彩断缘了。习惯了坦率自然,一直坚持真实的自我,丝毫没有更改,也不会为谁而破例。好在女儿咿呀学语了,沉寂的心逐渐复活。算起来,三个春秋无暇触摸我的金黄。

这个春天,格外来的早。我的心被那幅美妙绝伦的图画牵绊着,将女儿捎带在后座上,迫不及待动身。村落和以往一样清幽,七爷在墙角下抽着旱烟,八婆则在门口绕线,小媳妇们抱着孩子引逗猫狗。

他们没有爽朗的笑声,我一一问候时,却能领略到他们心头乐开了花。各家门前一尘不染,看,五伯都端着槐花蒸的菜疙瘩蹲在树下吃了。未上坡,油菜的花香争先恐后弥漫。我开始寻觅,并万分虔诚地靠近那片金黄。

全叔用他的四轮车给乡亲们碾场,云嫂在地畔上点播豇豆,芳姐附身侍弄薄膜里的两片棉花叶。扛着锄头的成哥哥,逢人无不喜悦说,深秋正浓,他一定搞个双丰收。大家几乎都停住手,望着他抿嘴笑,连一向矜持的枣花也替他害羞的弯了腰。

忘情地拥着这片金黄,积攒的痛苦顷刻间云消雾散。时常为无能溶入纷繁的群体黯然,一次次被虎豹逼迫的走投无路,唯有来此,享受这份卑微的幸福。我的油菜花,容许我驻足停留,我的圣地,让我的身心休憩会。

屋漏更遭连阴雨,人生果真以寂寞收场吗?

学业、事业以无望落幕了,爱情又到了绝望边缘,亲情,友情,难道老天也要剥夺?油菜花吐芬芳了,悲苦的文姐姐下跪在两个小土堆前,泣不成声。我抚摸着一束紫蓝色的野菊花,轻手放在我那英年早逝的父亲身边。

我流不出泪,尽管告诉自己不要脆弱,可还是麻木的如一具行尸走肉。

这年,油菜花开的极其零散,半坡上,沟凹里,少了成群的牛羊。榆树一夜之间,仿佛老了许多,村庄因大门生锈的锁子显得更加静谧了。我举目远眺,杂草丛生,人们的表情木然。试图逃避,遗忘,而父亲的气息仍在。

不论坠入多深的悬崖,路都得走下去。

远离村庄的日子,我迷失了方向,作别了那片金黄,我变得越来越不认识自己。被污浊的空气侵袭,被披着羊皮的狼勾去魂魄,甚至为了不让悲剧重演,再而三的违背自己的良心和意愿。漆黑无边的夜,将梦狠劲拒之门外,我不想重温过去的人和事。

母亲,流浪的日子不好熬,心疼女儿点,让我枕着你的臂弯酣甜入睡。文姐姐,知心的话倾于谁?青山依旧在,而我们的夕阳几度红呢?星月下,我们并排躺着,诉说并珍藏着彼此的秘密。父亲,减去女儿的负担,你不是说等油菜地成了绿洲,我就轻松了么?

可知我的精神世界有多沉重?

你把我托付给堂兄,不是我不求助,是他自己都蹚不了河,哪有多余的精力背我?

我怀里的男人,从未给我所需的一席之地,不推我前行,可以,只要不拉扯后腿,足矣。

村庄孤立无援,一天天,一年年地老了,我也不再是那个花季少女。

四月的风,凉爽;四月的天,怡人;四月的我,心潮澎湃。

听说建民叔和老瓦叔同时找父亲去了,对门大妈的眼睛浑浊,婶娘的腿摔骨折……她们的生命能有几多光阴?拿起相机,让女儿为亲人留最后的纪念。她说,那里不过是我的前世,我为何一味地追溯呢?

是她们支撑我活到今天,靠着美好的回忆,依着金黄的梦,我才养大了她,而她说的如此轻巧!我的心里,不能不滴血。人生真是匆匆,眨眼青春就一去不复返了,要做的太多,做起来却又毫无头绪。

不愿强加我的想法。她爸爸和我同床这么多年,都背道而驰,何况她?执拗也罢,不知错也好,主要的是,不会抱憾终身。宽敞平坦的水泥路两旁,栽上了不知名的树木,麻雀聚集在电线杆叽喳了,整个村庄沐浴在一片金黄里。

是烂漫炙热的阳光,还是油菜花的妩媚风情?

没有了我所谓的七爷,八婆,临近榆树了,村子还是寂静无声。门上的锁子又增加了几把,热情不再,激昂丢失,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副荒凉的景象。

弟弟的小毛丫奔跑着喊我姑姑了,我这才缓过神。据母亲说,村边的树木直通坟茔,是进宝哥哥从林业局特地申请的,为的是给出外的游子指引方向。我是游子?不要这样冷漠,别对我残酷,我的灵魂永属于这里。

这里有我儿时的梦,走到天涯海角,都携带者那一片思念。

让我停留片刻,让我再梦一场,让我站在油菜花中央,舒心地再品尝一次金黄的味道。

儿童癫痫病病因常见的有哪些山西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沈阳的癫痫病医院那家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