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有关算命的一些事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诗歌
摘要: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 娘领着我算过一次命,那时还是经常鼻涕拉扯多长的小屁孩,四五岁的样子。依稀记得在村子的当街上围着一群农闲的人,有一个算命的白胡子老头正襟危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又矮又瘦。算一次两毛钱,那时候还是大集体挣工分,两毛钱是钱的。大家很恭敬地听着先生逐一指指点点,比生产队长发的话还管用。   轮到我时,先生问了娘一些什么,想必无非是生辰八字之类,他又看了看我的小手,说了些吉祥中听的话。娘高兴起来,我也跟着高兴。后来我也曾抠着脑袋瓜子因为先生的一句话困惑:“金胳膊银手脖——不骑马就骑骡。”我仰着脸向娘说:“娘,我不骑马骑骡,怕!”娘笑着说:“好,好!咱不骑,先生说长大了要坐‘小宝车’哩!”我乐了!   不知不觉我长大了,直到现在还真没骑过马和骡,“小宝车”倒是坐了,远比想象的要高级得多,而且已经成了经常开的交通工具。倘若当下果真能骑马骑骡,倒不失为十分浪漫与雅趣的。“金胳膊银手脖”到底何解?天生富贵之体?还是先生善意的恭维与祝福?天机,不得而知。   说起来“金胳膊”还是个不小的笑话,它曾一度多灾多难、弱不禁风的。   大概,是刚算过命不久的事。深秋的一个上午,我跟着小姑屁股后面去西地窑红薯。小姑那时二十四五岁还没出嫁,性子急,风风火火走得快,我跟不上趟,哼哼叽叽闹着要背,她抓住一只“金胳膊”就把我甩在后背上……我并没有因此停止哭闹,反而哭得更厉害,而且下来以后“金胳膊”软软的抬不起来了,哪儿晃,哪儿去……   小姑说:“是装的,装啥装?”娘哭着说:“这么小的孩子,不会装!”大(父亲)抱着我急急忙忙奔镇上去找孙武子。   孙武子是威振一方的武术大师,且精通医道,他摸摸“金胳膊”说:“娃儿不碍事,关节脱臼了,已经给复好位了……”大让我动一动胳膊试试,一动,果然自如如初了!但也从此留下后遗症,以后一段时期稍不留神磕磕碰碰,“金胳膊”还会脱下来。三番五次,五次三番,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奶奶告诫大家说:“这是条金胳膊哩,娇贵着呢!你们以后谁也碰不得……”   待到十来岁的光景,“金胳膊”才渐渐长牢了,尽管一直不甚强壮有力,总也算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与我彼此惺惺相惜、不离不弃吧!   去年三月十五临涣逢会,我在家里实在憋急了也去凑凑热闹。出了门抬腿几步就卷进滚滚人流,摩肩接踵、寸步难行。   临涣是千年古镇,古时是叫至城县的。当年,陈胜、吴广那两位大英雄揭杆而起曾雄踞此地。每年农历二月二和三月十五逢庙会是传统节日,几十里路的乡人一时间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黑压压一片,颇为壮观,叫卖声此起彼伏……难得一见的民间盛会!   说是庙会,庙却不大,城隍庙。平常冷泠清清,只有特殊日子里才热闹非凡起来。   我在一个书摊上留连了很久,手捧一本厚厚的《金刚经》却头晕目眩,只好选了两本《菜根谭》去了城隍庙。   城隍庙一片古朴的院落,五间不大的房子里供奉着城隍、观世音、送子娘娘……待我逐一虔诚地上了香,才关注起院子里几个卦摊。有“道人”打扮的却看不出道骨仙风,有“僧人”打扮的却又有几分俗气,有“俗人”打扮的更显得俗上加俗了。   “佛心见佛,屎心见屎。”我是以世俗偏激的眼嗔怨了诸菩萨?须要进行深刻自我反醒的!   各个卦摊上几乎人满为患了,有一处却空无一人,一个黑胖的老头正在眯着一只眼打盹儿,另一只眼是睁着的,白眼珠子如蜗牛一样突起外翻,明显已经瞎了。正是这只瞎眼,让我一时冲动来了进一步探究的兴致,传说泄露天机的人会瞎了眼,或许他就是位可遇而不可求的高人哩?!   “千里有缘来相聚,无缘对面不相逢。”   我刚轻轻地坐在卦摊前的长凳上,先生那只闭着的眼就忽地睁开了。“你算命吗?”他悠悠地问。我不加思索地说:“不算,随便坐坐。”先生客气起来,笑着去掏烟,我已经抢先把烟递过去,点了火。他习惯性地上上下下打量着我,并且拿着《菜根谭》翻了翻,然后感慨道:“读书好,书中有学问。”我笑着说:“只是闲时消遣,不深入的。”   我们俩又接上一根烟,感觉距离越拉越近了起来。于是聊些佛啊道啊的,挺是投机。他顺便讲了一些解字的小故事,最后问:“你为什么不算命呢?”我说:“学佛的人,一心向善就行了。”他沉吟了一会儿,还是说:“嗯,你是适合出去求财的。”我笑笑,又敬了一根烟,告辞了。   通过和先生短暂的交流,我居然对解字有了神奇的感应。是他的点拔?还是我的开悟?其实这些小验证都是雕虫小技而已,并算不上什么神通。好些真正得道的人,他们有着十分了得的神通,往往却不露也不用,因为不究竟,不能通经达意、了悟生死。   江湖上一知半解的骗子多如牛毛,他们常常打着算命的幌子借以招摇撞骗。什么东西都是一把双刃剑,看你如何把握与运用,这才是关键;世上也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如何如理如法地应变才是大道的根本。   “命越算越薄”讲的不是命不可算、不能算,而是信命的同时更要相信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只有通过积极向上的进取,才能获得圆满的人生。算命属于易经的范畴,数术是有严密逻辑可寻的,怎么能会是迷信呢?是非功过且不去论,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总是充满朴素的道理和高深的玄机!   “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也许我们不能为之而全力以赴,能够做到尽力而为也不失为智慧之举的。      癫痫病发作时如何治疗哈尔滨的医院哪家能治好癫痫病?昆明看癫痫费用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