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晓荷】母鸡的出逃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古典诗歌
无破坏:无 阅读:733发表时间:2019-02-17 23:00:29    一   母鸡的脖颈已经深深挨了一刀,此刻扔在铁桶内一动不动,等待着开水烫身、拔毛。看着桶内“偃期息鼓”的母鸡,我不由想起它前段时间的疯狂出逃。   这是一只不足两斤重的快要产蛋的母鸡。母鸡是中秋节前从菜市场购买回来的,放在屋后院落里暂时养着,待中秋节小孩回来就宰了。节日当天,小孩子有事没有回来,母鸡也就没有杀,放在院落内圈养着。   院落是用红砖砌成的一个长方形空间,面积有四十多个平方,进入院落的左门边,设有一个砖墙砌筑的鸡舍,可容二十多只成年鸡居住。母鸡在这里居住的环境与条件可谓不错,理应适应新环境的生活,用脚踏实地的足迹去丈量与抒写新的里程碑。然而,母鸡放在院落寄养不足两个小时就不见了。我猜测它是从院落的中间围墙处出逃的,因为南边隔壁砌墙高度不是很高,飞翔能力较强的母鸡完全可以飞过去。   当我发现母鸡不在院落时,我立即跑去隔壁的院落寻找。隔壁邻居院落的院门朝南,出入院落的是木门,推开木门,母鸡果然呆在对面简易木棚的下面。经过几个回合的追捕,我把它抓了回来,恼怒之下,撑心对着它的头部重重掴了几个耳光。   为防止母鸡再次外逃,放回院落前,我用剪刀剪短了它翅膀上的羽毛。   中午,我从窗户处探头观看,地上的白米还是好多,几乎没吃。我给的米,喂的对象却不是它,食物的周边,有空中飞的,有地上走的,空陆两栖的物种在这里举行宴会。近处,有三只大小不一的老鼠在小心翼翼饱餐;稍远一点,有几只小麻雀在欣喜啄食。   第二天,我放了一些米,母鸡一直在角落躲藏着,蜷缩着,迟迟不见它吃米,到晚上米还在那儿。两天了,也不见它在院落里活动。   第三天,我又放了些剩饭,可它没有立即来,进餐的积极性极差,每次看见它,都是呆在院墙角落一动不动,不象之前养的鸡,白米一丢,借助扑棱的翅膀,“轰”的一声,鸡很快就过来吃食了。可它却好,都过了几天了,一直都是不吭不卑,萎靡不振,好像是一只不食人间烟火的活神仙。   我不了解这只半路出身的母鸡,甚至对它的性格及正常的身体健康产生了质凝。   晚上,我同爱人说,你可能买到了一只病鸡,都不吃东西,也不爱运动,那种快要生蛋的母鸡,如果卖主不是看见它有问题,养到这个时候谁会拿到市场上去兜售,你买的时候也不看仔细点。   爱人说:“那会,买的时候活蹦乱跳,抓它还奋力反抗,差点还从我手上溜了,病鸡那会这样?”   “那可能是关在笼子里养久了的母鸡,局促的环境习惯了不动,或者说是一只不愿动的懒鸡。”   “是你撵了它,它胆小,害怕才这样的。”   过了几天,它开始吃食了,但在院落中间还是鲜有行走。虽不活跃,但我也已排除它是病鸡的质疑,也可能母鸡胆子太小,属于那种鸡姑娘的类型。我只要一开门,她就往角落处躲藏,生怕我的举动会对它的生命会构成威胁。   有一天,我开门进去给它喂水。我进去只因往前多走了几步,它快速跑去南边隔墙的脚下,像狗急跳墙一样勇猛,翅膀扑愣愣的几下就飞上了一米多高的围墙上站着,又急不可待就跳下去了。让我刮目相看,这可是剪了翅膀的哦,也能挑战无法企及的飞行高度。或许,是鸡的求生本能,让它发挥了极限,创造了奇迹。   这已经是母鸡第二次出逃,当即又跑去隔壁院落抓回来。抓它不是那么容易,追着母鸡院落满地跑,几个回合下来,让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逼到一个死角逮住了它。   我找来一根红色的短绳子,把它的双脚近距离束缚着,使它挪步困难,断了它展翅飞翔失去可凭借的脚力,只给它院落碎步缓行的自由。至于围墙的高度,已经没有办法可想,因为找不到加高的材料。   抓它,让它受惊吓;绑它,引发它愤怒。放下后,它飞快跑到棚子角落处隐藏起来,之后一直蹲伏着在角落。我在地上放了水,给了米,许久不见它过来吃食。   我以为它会吸取教训,从此不再外逃,然而,我的想法大错特错。养了二十多天的时候,竟然没有想到,又一次出逃,许久不见踪影。      二   那天,吃过早餐,我将别人送来的红薯削了一些皮,将红薯拿着去后面喂母鸡吃。打开后院那个铁门,随手把红薯皮撤在地面上,我锁好院门出去,回到家里站在后面房间窗户观看动静,就是不见母鸡去吃食。再次开门进去看个究竟,我用目光在狭长的院落睃巡,没发现母鸡躲藏的位置,几番搜索,几次失望。无果面前,我走到砖沏的鸡笼寻找,里面空空的,只有一块垫好的正方形纸板;我来到斜靠在后排房屋墙上的废窗子,看看墙与窗的夹缝中是否藏有,仍然没有;来到右边围墙搭载的棚子下面,所有地方都重复找遍了,母鸡已经不在院子里了。   当发现母鸡不在了,围绕着它可以逃之的地方,我火速寻找,第一时间跑去南边隔壁后面院落找。来到隔壁,到深如膝盖的草丛里搜索,去木板堆放的下面翻找,头和手伸进长长的用砖沏成的鸡窝里拔开纸盒等障碍物寻找,匀不见母鸡的半个影子。   从隔壁院落出来后,我到北边邻居处寻找,听到几声咯咯的鸡叫声,引我过去擦看,我还没有靠近鸡声出没的地方。一个衣着红色衣服的阿姨突然出在我面前,见我左观右擦的一脸茫然的样子,就问我在看啥,我说后院养了一只母鸡,今早发现不在里面了,不知跑哪去了,她说:“走廊她养有三鸡,没见多出一只来,你再去沟里看看,或什么旮旯处找找,鸡善于躲藏。”周边环境,我地毯式搜寻,均没有发现眼前一亮的目标。   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我笃定了母鸡的最后去向,唯一可供逃遁的路线,就是跑去后面那户人家了。我的判定不是空穴来风,那户人家的窗户敞开着,窗下有母鸡向上攀爬的“梯”子(我装修房子时,把两个高度相差一半的旧木窗子丢在了后面院落,旧木窗子成丁字形斜靠在那家人窗户外面的墙壁上),母鸡可以从旧木窗子上去之后,然后进入那家屋的室内。   我跑去后面问那户的主人,一个年约六十多岁的阿姨正在门口洗衣服,我问她:“阿姨,我有一只养在后院的母鸡自已跑了,不知有没有从后面窗户跑进您屋里。”   “室内没有看见有母鸡,我也刚来。”蹲在门口掐去蒜苗根须的阿姨说。   阿姨是那幢房屋的外来租房客,房屋装修简陋,门窗油漆早已严重剥脱,房价租金也相对较便宜。   返回路上,我想,到嘴不要钱的母鸡不要白不要,遇上爱贪小便宜的人,能不觊觎?   我同爱人说,我问了后面那个阿姨,说是没见母鸡,有母鸡也不会说了。爱人说:“那个阿姨为人很好,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卑鄙,后面有三户人家河南最专业的治疗羊癫疯医院,你问的最南边的那家,要问中间那个打开窗的房屋中间那一户,那户的人不在家。”   虽然是我屋的后面,可我长期在外面,对后面一点也不了解,还一直以为后面那幢屋就是两套房子。   我又跑去后面,中间那家的房门紧锁。一天过去几次,都没有人在,中午吃饭又过去,还是不见开门。爱人说,那家的人开了一个麻将馆,不在那个屋里住,那一套房屋是出租,但一直没有租出去,所以一直空着。主人迟迟不过来,进去寻找一时陷入困境。   我一直想着,母鸡跑去那边有两天了,没有人给它吃的食物,自己出不来,就会饿死在里面。   进入陌生环境的母鸡,这时也应该是忍受着饥饿的煎熬。它也知道,饿死在里面是自己造成的,它应该在为自已的行动后悔,可是,已经没有忏悔药了,外面进入容易,从里面再出来恐怕是无能为力了,因为窗户离地面深达一米多高的距离,是母鸡凭借自身的力量难以飞越的高度。   时间过去两天了,我几次去后面看那家人都没有开过门。爱人说,那间房的房东在河西那边办了一个麻将馆,住的地方离我家很远。   爱人吃完早餐还准备去找那家人拿钥匙开门。因为要上班,早上来不及,中午又没有去成,一拖又到了晚上,晚上下雨又没去成。      三   这天晚上,滴滴答答的小雨,沿着淅淅沥沥的小路,丝丝缕缕,密密匝匝,不疾不徐,以四平八稳的步姿,稳妥穿行在小雨悠长的隧道中。渺茫的眼神倾注前方,依然看不到有丝毫衰减的迹象。   走过漫长的一夜雨帘长廊后,又顺利走进了第二天的黎明。这个时候,小雨依然沉醉不醒,仍然精力充沛,没有半点的疲惫。比落雨占据更长的时间是,后院圈养的母鸡从昨天消失到今天已经长达十六个小时。第二天早餐已吃,出逃的母鸡目前还没有现身。从消失那刻起,我的心瞬间很空落,性情一直无法愉悦,像这没完没了的细雨一样阴霾、晦涩、潮湿了心灵整片的天空,极坏的心情似乎也触摸到了崩溃的犄角。就像一副不透气的墙,郁闷至极。   早餐后,我上了一楼的洗手间。起身时,我想看看悄然落下的雨情是细如蚕丝,还是薄如嫩纱,便扭头朝窗外张望了一下,岂料,最先赴入眼帘的画面,不是窗外悄无声息的雨情,而是荒芜院落中间赫然显现一只活生生的黄毛母鸡。瞬间,我为视线内的母鸡所惊奇,怎么会有母鸡,还以为是幻境,眨了一下眼,定晴再审视了一下,确确实实是一只立在雨中的母鸡。细雨已淋湿了它的羽毛,其画面是落汤鸡的真实写生。这回省事了,不用找房东拿钥匙开门了,母鸡竟然自己回来了。   此时,母鸡正在湿湿的布满着绿色苔藓的地面上寻找着可以裹腹的食物。鸡头专注于地面,小脚在地面上一摇一摆移动,小嘴对着地面长有的绿苔不时啄食着。我仔细看了一下鸡的特征,一身淡黄戎装的毛发夹杂着褐色斑点的成年母鸡,不仅模样与我记忆吻合,连双脚绑着的红线也还是老样子。咦,没错,正是我昨天苦苦寻觅的那只母鸡,我不禁一阵欢喜,失踪两天了,母鸡还能原路返回,还能失而复得。   我很清楚,母鸡的肚子早已皮囊空空,两天没进食物,这次回来完全是找吃的,只有这里有充足的裹腹食物。是此处食物的召唤,才让它克服了一切困难原路返回。原想周边寻找世外桃源,未考虑后果便轻率、大胆出行,结果外面的世界并非它想象的那么天真,饿死它的残酷,在不远的路上等着它飞蛾扑火。   母鸡出现的那一刻,我立即到米缸里抓了一把米,从卫生间的窗口处投掷过去,“沙沙沙……”一阵米粒落地声音响在它的前面。雨不停地下着,气温很低,被雨淋湿的母鸡有点瑟瑟发抖,但饥肠辘辘的它还是冒着细雨不停地吃着,填满空腹是它无法顾及其它。   吃饱后,母鸡又走到那个窗口下面,呆在那个“梯”子脚下休息。下午二点多,我出去钓鱼时特意看了一眼,母鸡蜷缩在南面墙角的一隅。      四   五点多我钓鱼回来,我从鱼护内拿出几条小白条鱼丢到后面喂它,却不见了母鸡出来,我以为它那么早它就进那幢屋里寄宿去了,也就没有在意。   第二天早上,我过去观看,丢在碗里的小白条鱼还在。上午十点多了,接着又到了十一点,还是不见母鸡出来吃食,我以为下雨天,气候冷,母鸡怕冷或是不饿,仍然居住在原地不出来。如此一想,我也没去管它,就一直等着它出来,等它原路返回。然而,等来的却是邻居的呼叫声。   中午一点多,我准备午睡,听到隔壁肖阿姨呼叫我爱人的名字,说有一只母鸡跑到外面去了。我来不及下楼,从窗口传话出去,问肖阿姨:“那只鸡是不是一只双脚绑了红线?”肖阿姨说“是,快点去抓回来,在巷道里的路上,要是再跑到外面路上就难抓了。   这时,我急忙跑过去,母鸡站在走廊外面的一堵矮墙上。我摄手摄脚走近它身边,来不及伸手一抓,它又转到别处,几次靠近均没有抓着。母鸡时而展开翅膀飞越,时而发挥摇摆的双腿狂奔,来到一条直段路上时,母鸡就像一位田径短跑的健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仓皇逃跑,前面朱老师房屋的院落门敞开着,母鸡竟然一个长驱直入不见了。我把院门关上,接着是一阵穷追猛围,费了好大力气逮住了。这次抓后我将它放入园铁桶里囚禁,桶上方斜椅着另一个铁桶盖着,不给它再有逃逸的通道。   爱人说,明天宰了它,省得总是那样外逃,让人一点也不省心。   是呵,这鸡早就该杀了,给了它几次机会,却没有一次珍惜,完全视我的宽厚情怀为菩萨心肠。   下午五点,我在桶里放了一些剩饭,供它裹腹,因昨天外逃至今没有吃东西,虽能已决定不养了,但也不能让它继续饿下去,到明天还有十多个小时。千刀万剐的犯人,凌迟前还给其吃饱喝足,况且这母鸡离罪大恶极还离着“几碗汤”的距离。   “咚咚咚”桶内发出鸡啄食的声音。听着母鸡尖嘴点击薄皮铁桶底发出清脆声,可知母鸡确实是饿了,刚刚一阵穷途末路的追捕,惊魂未定的阴影尚在,但此时有什么东西比填饱腹腔内的饥肠辘辘更重要呢?   半小时后,我从桶口的缝隙中观看,局限在桶里的母鸡安静地蹲着,饱餐之后相必是在扪心自问,放着有吃有喝有住的地方不珍惜,非要出逃,非要寻找围城外面的风景。这让我想起人类的某些婚姻围城,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不管城内城外风景是否冲突,依然会有一部份人向着危险地带挺进。如果一时不能悬崖勒马,那么发生在围城中癫痫患者用卡马西平的伤害未免太大了。   母鸡虽是家禽,但也是一个有生命的物种,有头脑,有思维,智商跟人类虽不能同日而语、相提并论,但对生活感悟与生命认知的指数绝不会是零的状态。其实,在这个院落的居住环境与条件已经是很好的了,可它就是欲望多,不知足。对一个知足的物种来说,那怕睡在地上,也如同处在天堂;对一个不知足的物种而言,即使身在天堂,也像处于地狱一般……   第二天上午九点,从桶里拎出来的母鸡,在拗怒的菜刀下一命呜呼了。生命如此黯然谢幕,都是它咎由自取惹的祸,偌大的院子里,放着好吃好喝的不珍惜,总是频频外逃,屡次三番挑战我无法宽容的底线。昨天还跨越两道院墙,出现在没有摭拦的外面而不能逆向返回,要不是中午一点多隔壁肖阿姨叫我去把鸡抓回来,那真成了没有任何音讯的永久决别。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精彩的花朵并不一定能为你所拥有。我不知道,出逃,是懵懂母鸡走出孤独的追求,还是异处有母鸡的世外桃源……总之,母鸡出逃的背后有太多的想法,有诸多的欲望,而欲望之舟又不允许你载着“鱼与熊掌”一同驶向生命的彼岸。母鸡的出逃,最终没能获得成功、新生,而是走向了失败、灭亡。      西安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 共 5361 字 陕西的癫痫医院去哪家好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