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凉拌菜(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代诗词

童年岁月,最让我难以忘怀的就是喝母亲熬的玉米粥,吃母亲拌的凉拌菜。那些年,本来家里生活条件还算基本可以,不料姐姐得了骨髓炎,为给姐姐治病,家里的粮食能卖的全卖了,因此全家生活极为清贫。姐姐患腿病那年是十七岁,一直到她二十五岁,才将她的骨髓炎病彻底治愈,整个时间跨度为九年。在这九年的时间里,我们全家人不知道喝了多少玉米粥,吃了多少凉拌菜。

母亲拌的凉拌菜有两种,一种是直接将菜用水洗干净生拌,顶多放点盐和醋,其它如酱油、香油之类的调料一概不放;另一种是熟拌凉拌菜,就是煮熟的菜叶子刻意将它放凉再拌,调料不外乎还是盐和醋。

生拌凉拌菜可谓是五花八门,红、白萝卜,青辣子、茄子、黄瓜、西红柿、西瓜皮、红、白萝卜叶,白菜叶、芹菜叶、红薯叶、笋子叶;煮熟凉拌的菜也不少,譬如:芝麻叶、榆钱儿、榆树叶、洋槐花、柳树叶、麦苗;地里的野菜,譬如:蒲公英(我们家乡人都称为“呲牙菜”,但要趁刚长出不久、嫩的时候采,否则叶片上就长满了刺儿,便不能再吃了)、水萝卜棵、面条菜。有的野菜名字我至今都叫不上来,但我们家人都吃过。

玉米粥好喝,凉拌菜也好吃,但也不顶饿。

当时,我总觉得冬天的夜是那样的漫长,往往是吃过晚饭不久,肚子就饿得格外地难受。

一天夜里,我很敏感地听到父亲吃东西的声音,我一咕噜从睡铺上爬了起来。父亲看见我起来了,就走过来,将正吃着的东西递到我手里,这时我才发现是半节削了皮的白萝卜,我咬了一口,当即辣得刺嗓子,这时我才知道了父亲不让我吃的原因。

当时让我难以相信的是,如此辣的生白萝卜,父亲吃起来竟是那样的香甜。有时候,父亲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几块豆饼让我吃,我觉得很好吃,但有一次遇到了麻烦,原因是我吃了这些豆饼后开始呕吐,母亲知道后赶到饲养室,将父亲狠狠地责备了一通。原来,这是生产队当化肥上到地里的豆饼,在上地之前,人家在上面施了农药,幸亏药效小,否则,我当时可就麻烦了。我吃了母亲拿来的泻药,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从此,父亲就再也没有给我胡乱吃过东西了,尤其是拾来的东西。然而,父亲没有因此而不给我做东西吃,而是变着法子让我吃他做的东西。譬如到深夜时,他会在盆子里煮点白菜叶,煮熟后撒点盐一拌,成了“凉拌菜”。我觉得煮熟后的“凉拌白菜”很好吃。

现在,我一年四季都爱吃“凉拌白菜”,却从未感觉到腻味。

阳泉市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武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国内专业治疗癫痫病的权威医院是哪家?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