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年过四十(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德艺

前几日,因为孩子不肯多吃蔬菜该如何教育的问题,在饭桌上和父亲争论了几句。我自主张严加管教甚至是施以相应惩罚。老爷子爱孙心切,以凡事都有一个过程,不可操之过急为由替儿子抵挡。听着父亲渐高的嗓门,我也只好偃旗息鼓,默不作声,低头扒饭。原本饭余,祖孙三代的闲聊,也没了心情,早早拖上妻儿回自个家去了,路上仍心有不甘的对爱人道:怪不得都说隔代亲,小时父亲在教育上对我的严苛,怎么在孙子的身上就变成了温和,甚至是妥协呢?

翌日,送完孩子上学,离上班时间尚早,在单位附近的体育公园里正闲走,裤子口袋里传来微信的提示音,摸出来一看,是母亲发来的消息:儿子,老的老矣,小的又青又涩,你只有耐心、宽心。首先学会保全自己,而后一个一个直面问题。

看罢,心头不禁一暖。知道是母亲的安慰,怕我生闷气。小时候的我几乎从不和父亲顶嘴,不管是不是迫于他的威严而不敢顶嘴,还是温和的性格使然,对于他的要求和意见,即便有不同想法,我也一律遵照执行,在亲朋的眼中是个标准的听话孩子。如今成家立业了,有了教育自己孩子的权利,渐渐也有了点“脾气”,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和父亲意见相左时,偶尔也会据理力争,“稍示反抗”。每逢类似“争端”,母亲便扮演起“特使”的角色,“游走”于一对父子间,劝说老伴不要太固执,劝慰儿子也别太心急。母亲的良苦用心,做儿子的我又岂会不明白?

母亲的柔荑在岁月的劳作里变得不再好看,父亲如飞的健步如今已变得渐渐沉缓,突然间感慨,在父母眼中仍是孩子的我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四十几岁的我,又应该懂得些什么?又该有怎样的人生情怀?

四十几岁的人,应该更懂得如何去孝顺父母了。父母这一代人受的磨砺已够多了,他们曾经历过自然灾害的天灾,也曾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祸。当他们不再年轻、渐渐老去,别让“子欲养而亲不待”成为一种悲哀,善待、孝顺他们就是善待我们自己的良心。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你是否给他们带来荣华,你只要耐心地听他们讲讲年轻时的故事,他们就很满足了。两代人之间,总会有些代沟,总会有些不同意见,但亲情却永远不可疏离。作为子女,对老去的他们多些理解和忍让,让他们的夕阳红起来,我们的心也就会变得更加宽暖。

四十几岁的人,应该更懂得家的味道。家是一个空间,我们把希望和爱连同自己放了进去。无论你走到哪里,那个空间和空间里的人都会是你的牵挂。家就像是一处绿洲,如果流失了情与爱,再草木茂盛,也会化成一片沙漠。正因为红尘有爱,再穷的家、再苦的生活,也会变成生命的乐园。四十几岁的人开始变得恋家,应酬能推就推,要说山珍海味没有味道,那是扯淡,可是经常不回家吃饭,苦得是妻儿相对,少了饭桌上一家三口的温馨。家里的粗茶淡饭,自然无法与酒楼的菜匹敌,但是这粗茶淡饭,真的不粗,真的不淡。因为宁静的灯光下,没有了喧哗中的浮躁,有的是轻轻松松、无拘无束;因为你吃到的是踏实的团聚、吃到的是温馨的气氛、吃到的是幸福的情感。人生充满着竞争,有时你可能打赢了几场阵仗,有时你又难免丢盔弃甲,倦了、累了、心灵受伤流血了,就请回家吧。家永远都会与你同哭同歌,家永远是你最后的阵地和安歇的港湾,可任你泪水长流,可让你安然释怀。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寒冷的冬夜,挟一路风尘的你,穿过那孤独的路灯,轻轻地按响家的门铃。

四十几岁的人,应该更懂得什么叫人生修炼。修炼的学问真可谓博大精深,父母只教了你点皮毛、大学里又没这课程、同事毕竟还隔着层肚皮,唯靠自己摔打滚爬,用鼻青脸肿作学费,学到那么点混迹于人堆的学问。二十岁、三十岁的人或许还可以用“我还年轻”、“来日方长”之类的话搪塞自己,四十几岁的人却不好意思如此说了,需要你明白的你应该明白了,你没明白的别人已经明白了。没什么好掩饰的了,也没有什么退路可言了。此时的辛苦、冷暖依旧要继续,跌倒了,也只能爬起来,拍拍衣衫、掸掸尘土,然后回到人堆里继续冲杀。这种修炼也永远不会了结,你也别想着逃避,若换个角度说,活得太轻松,你就会变得无聊,有时无聊也会是一种沉重。

四十多岁的我,观人生如瀑,在最后一泻前,注定一生都要在峭立的山岩上经磨历劫和奔波。站在瀑底仰望,那前仆后继跌落下的水,正倾其所有,以逞一搏。在经历了从襁褓时代至烂漫少年、从青春憧憬至初涉人世,生命成熟期的我,也想像那瀑布一样,奔雷惊涛、云水翻卷、震山撼谷、摄人心魄,让生命放射出灿烂的光华,哪怕最后在半空中化作那漫天飞舞的美丽银花。或许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甚至是胡思乱想,我也许根本就无法创造这辉煌,就像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鸟儿都会飞翔,也不是所有的花都在夏季开放。但我知道,大海在等待,等待每一条河流。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那片海,心中的涓涓细流终会流向它的怀抱。在这世间,人难免会惑于名与利的追逐,其实名与利只不过是个盛水的容器,里面装的却是我们的修养和品性。华贵的夜光杯里倒的未必就是那葡萄美酒,也有可能只是一杯浑浊的水。粗糙的瓷盏中盛的不一定就是白开水,却有可能是闷的一盏极品龙井。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何以自救?唯人淡如菊,别再疲于奔命,你应该活得从容,因为我们或多或少都曾年少轻狂、都曾蹉跎了岁月、都曾透支了青春。你需要明白,事业有成时,别忘了那个一直在支撑你一切的身体。事业无成时,那就请你让自己活得更健康、更淡定。

四十多岁的我,渐甘于平淡,做个小人物。也曾于梦中幻想着自己的非凡和有所作为,然而醒来时却发现这美好愿望投了我这么个凡胎。既不能于社会上成为那顶天立地的人物,那就做好一个凡胎该做的事吧。每日按时打卡、准点上下班,只为那微薄的薪水,用以滋润那个微若尘埃、于我却是一个世界的——家。你说我不求上进可以,你批评我偷懒也可以,但你若要说我消极,我就不干了。对于浮生这二字,我想过了四十的人都有份吧,若不讲空话大话,不作官腔,又岂可用“积极”、“消极”来轻率的褒贬人生。渐渐的,我不再有不切实际的奢望,但我却永远活在希望之中,有时为了这希望,甘愿受些艰苦与磨难。很喜欢卞之琳老先生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生命中正是有了互为风景的各色人等,才显得多姿多彩。我渐渐习惯在那滚滚的人潮里被裹挟着前行,看看别人,被别人看看,只要不停滞便行。

四十多岁的我,开始懂得欣赏那如季的岁月。春天是葱茏的,夏天是繁盛的,秋天是斑斓的,冬天是纯净的。一年四季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美,谁也模仿不了谁,谁也不必羡慕谁。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孩童展现稚嫩的美,青年拥有健旺的美,中年获得成熟的美,老年自有淡然自如的美。任其自然,到了哪个季节我们就去享受哪个季节的美,不模仿更不勉强。月光似水,静影沉璧,唱一曲感动自己的歌、吟一首浪漫自己的诗、写一个平静自己的字、画一幅沉醉自己的画,努力将自己活在时光之外。岁月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你只有一生。人淡如菊的境界自不可多得,惟愿此生充实而幸福。

余光中说过,希望自己有九条命。除了本命,一条命专门应付现实生活;一条命留在老宅陪伴父亲和岳母;一条命用来做丈夫和父亲;一条命用来做朋友;一条命用来读书;一条命用来写作;一条命用来旅行;最后一条命,用来从从容容地过日子,看花开花谢,人来人往。九条命我是断不敢奢望的,给我三条命足矣。一条命是给父母准备的,一条命是为了妻儿幸福的,还有一条命是我自己的,我喜欢坐在夕阳下,泡一壶暖心的茶,与岁月共老。

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癫痫患者长期服用丙戊酸钠有什么危害癫痫病的症状有些什么额叶癫痫病是要怎么治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