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六月杏儿黄(外一章)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德艺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杏树,更别说满山的枣树,核桃树了。我第一次见到了窑洞,见到了羊群,见到了水井……

我是跟着妈妈和后爸来到这个小山村的,客车通不到村里去,还有很长一段的崎岖山路需要步行,在城市里长大的我第一次体验到什么是真正的翻山越岭。在妈妈的鼓励下,气喘吁吁的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后奶奶家。

十岁的我对什么都是好奇的,嵌在土里的窑洞,烧火的大炕,窑洞上升起的炊烟,院子里的牲口篷,院外的碾盘……什么对于我都是新鲜的,我好奇的跟着妈妈和村里人一道端着衣服到小河里锤洗,看他们从井里拔起甘咧的井水……在那个淳朴原始的小山村里,我享受了一个自由轻松的假期。

村子里有很多果树,桃树,杏树,核桃树,梨树……我去的时候,杏儿已经成熟,本村的大姑姑知道我来,特意用箩头担了一担送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杏,黄黄得在箩头里簇拥着,一个个拥挤着向我展示它们的热情。我理所当然的享用着它们给我带来的甘饴,意想不到,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还有杏儿的香甜抚慰我。熟透的杏儿不好保存,大姑姑就把多余的杏儿剥开,去除杏核,摊开晾晒在日头底下,她说,这样晒两天就成了杏干,泡茶喝是一味很好的饮品。我看着摊开的杏在阳光下一点一点地失去水份,蜷缩起身子,黄澄澄的果肉羞红了脸,在烈日下分外好看。忍不住拿起一枚杏干品尝,甜甜的略带点酸,享受过阳光地暴晒后又添了一丝韧性,我不由得叫好起来,一家人看着我的狼吞虎咽,哈哈大笑:家里还有很多,树上也还有很多很多,想吃杏干是一件太简单的事。

那个假期,我和山村第一次亲密接触,在晨曦的炊烟里,在窑洞的智慧里,在羊群的悠闲中,感受山博大的胸怀,感受土地无私的慷慨馈赠,感受原生态不受污染的质朴。天是蓝的,水是清的,炊烟袅袅,蛙鸣声起伏,人们用汗珠供奉土地,土地以果实回报辛劳,那个假期,我走进了桃花源里,走进了杏儿肥腻的甜香里。

八月末,山村的晨曦中透着一丝薄凉,我和妈妈启程上路,行囊里有圆润的山核桃,有圆润的脆枣,还有珍藏了阳光精髓的杏干儿,我们走过袅袅的炊烟,走过潺潺的河湾,走过那片奉献了果实的树木,走出了蜿蜒曲折的山路,回归到城市的喧嚣里。

时隔多年,我早已忘记了那个小山村的名字,留在我记忆里的只是它的偏远,贫瘠,以及原始的淳朴……

又是六月杏儿黄的季节,无意中,我又想起曾经的那个假期,曾去过的那片桃花源……

◎多彩的风景

在这座小城里,我喜欢步行上下班。一是锻炼身体的需要,更是因为我想看路上的风景。

有时候,有同事会热情的邀我上她的车,我也是拒绝的,两个人一起,一半的心在她身上,只有一半的心,腾出来看风景。要真正地享受风景,必须一个人走路。一个人走路,才是和风景之间的单独私会。

在路上,我能看见冬日里雪的安静,纯白是它的品格;我也能听见夏日里蝉的嘶鸣,那是它蛰伏在泥土多年之后的绝唱,“知了,知了”,爱情是需要赞美和颂扬的,即使迎接它们的是绝唱后无声无息的消亡。

这个季节,我仍然行走在路上,看到景物众多的色彩,享受着它们给我带来莫名的欣喜。不信你看,光是那绿,就够我整整欣喜春夏两季了。

从春天青草吐翠开始,天公就以不同的色阶赐予人间,叠合出装点自然的大美景观。带着冬天的酝酿与发酵,萌动出美与动的圆舞。

最初的时候,春姑娘跑过来,对着杏树耳语,杏树听懂了,吐出黄白的花蕊,一场贵如油的春雨过后,杏树马上抽出嫩绿的枝芽,一种颜色的告别,永远是另一种颜色的开启。我还来不及问询那些杏花都去哪了,枝芽就变得更加的青翠,它脚下的草地一片碧绿,宣告着:初夏来了。

我的视线被路边深深浅浅的绿吸引,我原来并不知道原来绿有这么多种。大自然的调色盘子泼洒出不同的色彩与景观,让我目不暇接。

高大的白杨树是森林绿,宽大的叶子遮起一片阴凉;槐树则是深绿色的,枝条伸展着,在最美的季节里以优雅的姿态挺拔;后边的松树也换了新装,披着墨玉绿的裙摆重返年轻;花坛里的灌木丛刚被整齐划一地修剪过,梳着茶绿的刘海,如同韵律团体操的队员虎虎生威。草坪是中绿色的,在喷头喷射出的涓涓流水中滋润着,热闹着;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的绿植,或豆绿,或葱绿,或橄榄绿,或苹果绿……都在欢喜着我的眼,愉悦我疲惫的心灵。

有时候我也会停下来呆呆地看一会儿树,我能感觉我眼中的那片叶子在与我对望,它的视线与我凝望的目光隔空交汇。叶子的颜色很是明亮,那么得亮,在浅浅的薄光中,我竟分不清那究竟是它的锋芒之光,还是一层盈盈的露水之光。

透过这绿色,我抬头远看,天也仿佛被这绿色晕染而更加清亮蔚然起来;还有云的舞姿在绿的上空更显得飘逸娇媚;树中的凉亭白得纯粹安逸;连脚下的石子路都越发斑斓灵动,走在这风景里,我感到自己也变成初夏了。

何况还有花坛里金黄的月季,花香醉人惹着成群的蜜蜂蝴蝶,翩翩地飞舞着;火红火红的映山红开得火红而热烈,象征着充满激情与希望的生活;紫色的鸢尾花骄傲的盛开着,典雅而端庄……更有蓝天上腾空而起的风筝,有的飞向左,有的飞向右,把天空点缀得五彩斑澜。

还有眼角波光流动间瞥见的建筑,在落日的余晖下建筑隐退,它们的颜色和线条镂空浮现。颜色深浅参差,线条黑墨分明。微风刚好吹起柔软的枝条,建筑上一扇一扇窗的竖与横之间仿佛是一种布局,楼与楼的彼此依靠和排拒之间,又像在进行一种埋伏的对话。

大自然的风景是说不完,道不尽的,是充满活力的,如此让人欢喜雀跃。

跟风景相处的时间长了,行云流水间,万物映在眼底,突然悟到:真正能看懂这世界的,不只是自己的眼睛,还有自己的心!

正如龙应台所说:每一个被我“看见”的瞬间刹那,都被我采下,而采下的每一个当时,我都感受到一种美的逼迫。因为每一个当时,都稍纵即逝,稍纵,即逝。

所以路上皆风景,心晴通且明。

沈阳的癫痫病医院哪个更好肿瘤引起的癫痫是怎么回事癫痫病人寿命长不长?济南癫痫医院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