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边霞烽火话烟台(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言情

高山、丘陵、大海、平原。你以奇伟的相貌,如同一把短剑,挺立在渤海、黄海之间。“秦汉邈俱尽,万里沙空明”。从莱州湾到蓬莱海角,蜿蜒曲折,美如少女婀娜的曲线,三千里海岸,串起众多的港湾和广阔的滩涂,宛若海姑娘的珍珠项链。千仞昆嵛,是你顶天立地的气概,携手罗山、艾山、牙山、伟德山顶起山东半岛的脊梁。山间飞瀑是千古壮士回声豪迈,峡谷洞壑若前人哲思深邃。一万三千七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座座起伏平缓的丘陵,如同母亲的乳房,汩汩流淌的乳汁,造就了乳山河、大沽河、五龙河、母猪河、辛安河、黄水河等等大大小小的水系,冲积出掖黄平原、海莱平原,山环水绕,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瓜果飘香。游子回乡,万千感慨,我扑进你温暖的怀抱里,遐思飞扬,梦想激荡。

烟台,我生命的根,我父祖的故乡,我回来了!此刻,我正走在你七月滚烫的胸脯上。你这海天之间的热土啊,游子就是走出千里万里,也总会留恋地怅望。怅望你母亲般深厚的慈爱,怅望你父亲般的刚毅与倔强,怅望你碧海蓝天般宽广的情怀,怅望你隐在桃花杏枝里的小小村庄。那裁剪风云的玄燕,年年在枝头上歌唱:“天命玄鸟,降而生商”。那耕犁玄黄的老牛,呼吸寒暑,清晨看织女挂出霞衣,夜晚望牛郎泛出泪光。桃花雨、梨花雪、蘋花甜,稻花香。春秋红了又黄,冬夏短了又长,历史在日月中代谢,岁月在昼夜中更叠。每一座山都是你隆起的肌肉,每一条河都是你跳动的脉搏。你碧波万里的海疆,你碧绿无垠的原野,日夜不息地吟诵,吟诵你海市蜃楼的仙境,吟诵你沉郁旷达的华章。

“铜琶铁笛袅清风,入徴流商,应有蛟涛翻渤海;红袖翠钗舞皓月,鉴古证今,慢云蜃气现楼台。”一通胶东大鼓从那丘陵坡顶传来,一曲山东琴书从那望海楼上飘来,带着土得掉渣的烂泥巴味,带着腥得呛人的臭虾酱味,也带着原野上嘉禾的香甜味,蓝天碧空中的太阳味,还有那淡淡幽幽的女人味。这故乡的气息啊,千年不变,万年不改。这是母亲乳汁的味道啊,千年万年的游子,在睡梦里品咂了一代又一代。

站在昆嵛峰顶,可以望见那苍茫大海的海岸。那缓缓的凸起,像极了滨海母亲的妊娠线。古老的东夷文明在这里孕育,在这里诞生。她与中原的炎黄文明、江淮间的古越文明……多元一体,共同缔造和谱写了华夏文明的雄伟篇章。翻看竹简上的墨迹,抚摸铜鼎上的金文,你会发现原来战国七雄中的齐、赵、秦都是东夷族的子孙。

逝水流年,沧海桑田。你望见了吗?左手7.7万平方公里的渤海,右手38万平方公里的黄海,还有南方更远处77万平方公里的东海,1.2万年前,还都是一望无际的东海大平原。上推一万年,这里古树千章,草木葳蕤,剑虎、狗熊、犀牛、野猪在丛林中出没,斑鹿、大象和野马在莽野间奔跑。东夷人的先祖们在这里狩猎、稼穡,用智慧和汗水,浇灌出一朵海洋文明之花。那些石器残件、古陶碎片,正是东海文明散落的花瓣。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曾把东海文明诗意地称作“东方亚特兰蒂斯”。

亚特兰蒂斯,是柏拉图从他的前辈那里听到的大洋中的一个古国,国王叫大西。国名叫做大西国,大西国周围的海洋叫做大西洋。据说大西国土地肥沃,气候宜人,到处生长着奇花异草。城墙上覆盖着铜锡,庙宇里镀着金银。大西国富足而好战,他们跨海而来,统治区从利比亚扩展到埃及,继而登陆希腊,但是1.2万年前,大西国突然不见了。是一场史前的大洪水,将其沉没到了海底。与它一起没入海底的还有东亚的东海大平原。据说,这场世纪大洪水,淹没了当时世界上大部分的陆地,淹死了大部分的人类,在西方死里逃生的是方舟中的诺亚一家,在东方是腰系葫芦漂上山顶的伏羲、女娲兄妹。冰川消融,洪水肆虐,雾霾蔽天,臭氧洞口。今天我们的人类文明似乎又走到了一万多年前的灾难边缘。

一场灾难,千里无人烟。唯有浊浪排空,海天茫茫。曾经辉煌的文明忽然间就中断了,留给后人的,唯有扑朔迷离、真假难辨的神话与传说,百思难解的史前遗迹。

《淮南子》把这场远古的灾难,写进一则神话故事。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大战,战败的共工,愤怒地一头撞到了擎天的巨柱不周山,于是苍天坍塌,大地沉陷,熊熊大火到处蔓延,无边洪水,巨浪滔天。万物凋零,人为鱼鳖。于是女娲挺身而出,炼五色石补天,斩海龟足撑起四方,杀黑龙拯救大地,用芦灰堵住洪水,最终恢复了天地往日的平静安宁。伏羲、兄妹结为夫妻,重新造就人类,他们是东夷族人的再生祖先。据考古学家和地质学家推论,女娲补天的故事,或许就发生在胶东半岛附近。

与女娲补天同样著名的还有精卫填海的故事。说得是炎帝的小女儿女娃,一次到海边游玩,不幸被海水吞没。从此她就化作文首白嘴的精卫鸟,一次次飞到山上叼来树枝和石块去填大海。我想,这个神话传递出的信息,或许正是反映了东夷族先民对那场世纪大洪水的愤恨与无奈。

女娲补天,精卫填海。烟台人倔強、无畏、坚韧、豪迈,这些从母系社会就形成的原始基因,一代代传承,今天,依旧影响着他们的性格和做派。

在这悠悠的山海之间,有多少神话沉入海底,有多少传奇等待后人捞起。在惊涛骇浪中仓促登岸的伏羲、女娲兄妹,会把多少人文信息传承子孙,又会带走多少失忆的秘密?《山海经》中的蓬莱仙山真的就在烟台对面吗?那如梦如幻的天街去了哪里。伏羲、女娲的“结婚照”,被汉人画在山东嘉祥县武梁祠的墙壁,据说那里也是麒麟的发祥地。人首蛇身,两尾相交,女娲拿着圆规,伏羲拿着尺矩,她们给再获新生的人类,从一开始就立下了性与爱的规矩。东海文明从一开始,就让浪漫的爱情,富盈秩序和美丽。

人间仙境,梦幻烟台,我们民族的童年或许就在这里开始?盘古开天辟地,后羿射下九日,嫦娥奔月、虞舜代尧,崇拜太阳,凤鸟图腾,这些东夷族的神话里,有多少是人类幼年的痴想,有多少开启了后世严肃的历史……

我站在高山之巅,远望苍茫海天,看浪翻浪涌,望云卷云舒。大海激荡、坚韧、壮阔、沉郁;高山峻峭、雄浑、刚烈、执著。这山海之间的一方热土,凝聚着力量、信念和理想,蕴含着热情、慈爱与理性。我在这海天之间,思绪激荡,望穿千年,听涛声依旧,天籁依旧。那涛声、天籁,是我们民族最初的歌唱,还是滑出母腹时的啼哭?

蓬莱仙境或许是一个虚无的幻觉,但蓬莱阁却实实在在地挺立于山海之间。蓬莱阁坐落在丹崖山上,始建于宋朝嘉佑年间。但早在唐朝,杜佑的《通典》就说:“汉武帝于此望海中蓬莱,因筑城以为名。”想来,蓬莱古城远比蓬莱阁历史悠久得多。我站在蓬莱阁上,夏日的海风阵阵吹来。海浪不停地轻轻哼唱着摇篮曲,雪白的浪花像是母亲温暖的手,轻轻地拍打海岸。一只海燕从云层里掠飞而下,像是一把黑色的剪刀,要把天幕剪开,露出神秘的海市蜃楼,这大海的精灵,引导我的目光,在睡眼迷离中,朦朦胧胧地望到了大秦王朝的宫阙庭院。

在蓬莱阁还没有建成之前,就有不少想成仙的帝王登临过、向往过,齐威王、燕昭王、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都曾派人或亲身到此寻访神仙。这其中最虔诚的要算秦始皇。他自称是万古一帝,一生都想着长寿成仙。公元前221年,秦灭齐国,秦始皇下令拆除齐长城,用那青砖灰瓦,修筑从国都咸阳直达胶东海滨的驿道。统一六国后,他五次出巡,三次来到山东半岛,为了求仙,为了长生不老,他下了最大的本钱。然而,从古至今,都有一个令人发笑的悖论,人们播下龙种,收获的却总是跳蚤。虽然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他和他的王朝寿命却都很短,他活了不到五十岁,他的王朝仅仅存在了十几年。到他死时,他的皇陵还只是半拉子工程,他的宫殿阿房宫还是烂尾楼。

《汉书·赵充国传》中说:“秦汉以来,山东出相,山西出将。”从先秦到两汉,大西北始终是政治中心,一朝朝的皇帝,走马灯似的在这里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场场的拼命厮杀在这里肉飞血溅地上演。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代代名将就从这死人堆里爬出。从先秦到东汉,山东也出了几个名相。比如周初的姜尚,齐国时的管仲、晏婴,三国诸葛亮。乃至后世十六国时前秦王猛,大唐房玄龄。然而,他们都与胶东半岛尖尖上的烟台,没一毛钱关系。烟台这个地方,不出将,不出相,出的是方士、神仙。八仙过海,就是从这过的海、升的天。

山东自古就是个农业大省,大部分的山东人是从土坷垃里刨食找饭吃,因此,外界最看不起山东人的就是两个字:土气。整日里脸朝黄土腚朝天,黄土里来黄土里去,拍一下黑裤子蓝大褂,能掉下半口袋的土渣渣。这样整日将脸贴着黄土的生活,将山东人过得连句正经话都懒得说。有个相声段子说山东人夜半小解,两个爷们相遇的对话是这样的:谁?我!咋?尿!把山东人的土气、憨厚、简约、直率解读得惟妙惟肖,让人莞尔,惹人发笑。然而烟台人仿佛是山东人中的异类,他们聪明、智慧,浑身充满灵性。

胶东像是一把短剑插进大海,烟台就坐落在剑尖上。左手渤海,右手黄海,神秘莫测的海涛,高耸朦胧的奇峰,流动的云烟,蒸腾的水汽,经过光的折射,就有了海市蜃楼的奇观。一望无垠的海面上,不知何时就有了载沉载浮的岛山,或隐或现的亭台楼阁,如梦如幻的美女仙人,各种奇象异景,光怪陆离、变幻莫测,蔚为奇观。“重楼翠阜出霜晓,异事惊倒百岁翁。”烟台人的先祖东夷人,被这虚无缥缈,亦真亦幻的景象迷惑了,于是就有了仙境、仙人的观念,有了最原始的对神仙崇拜的的宗教感情。

到了战国时期,人们开始传说在烟台东面的大海中,有着蓬莱、瀛洲、方丈三座仙山。山上住着不老人,生长不老药。《山海经》和《封禅书》都把这些说的言之凿凿。自这时起,为了万寿无疆,长生不老,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这些中国历史舞台上的明星、狠角,一代代不辞辛劳地访仙人、找仙药、炼仙丹,最终都死于真术士、假神仙手里。历史总是喜欢制造一些荒诞、荒唐,让后人在目瞪口呆中扼腕叹息。这些中国历史上最聪明的人,临死都还在为骗死他们的江湖术士们数钱,赏赐给他们大量的金银、锦缎。而这些江湖术士,大多与烟台这个地方有关。在所有被江湖术士骗死的帝王中,死的最难堪的就是秦始皇。

据说在烟台,离仙山最近的是成山头。传说秦始皇东巡到成山,要到海边寻找神仙,欲修一座桥到海边。他的虔诚感动了龙王,龙王派了海神一夜帮他造桥八十里,秦始皇感激不尽,要当面相谢,海神说见面可以,但有个条件,我相貌丑陋,千万不可画下来。秦始皇不守信用,令画师偷画了龙王相貌,龙王知后大怒,又连夜把桥拆了,只剩下四个桥墩,这就是成山著名的景点“秦桥遗迹”。没了桥,秦始皇也就断了访仙的梦。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最后一次出巡,经琅琊来到成山头,登芝罘而返。到了德州,不知是吃了仙丹发作,还是因海鲜吃坏了肚子,他就一路拉稀,精疲力竭死在了河北沙丘。死后正值暑天,丞相李斯、宦官赵高,秘不发丧,以致尸体奇臭,只好在尸车上加装臭鲍鱼掩饰。一代枭雄,扫六合,统天下,却死得如此窝囊。

秦始皇用武力征服了这一方土地,这方土地上的人却用自己的道教文化摄取了他的灵魂。

让秦始皇至死不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在东巡中认识了一个烟台人,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徐福。徐福又名徐市,是古代烟台出产的诸多“半人半仙”的江湖术士之一。他既有探险家的禀赋又有航海家的本领,身上充满浪漫气质。他会一点医术,更大的本领是忽悠。用今天的话说,是个有胆有识的大忽悠,他忽悠的对象很明确,就是秦始皇。

公元前219年,秦始皇第一次东巡,遍拜胶东八神。走到海边时,他的随从们得了一种怪病。所有人身上都出现红肿斑点,还腹泻不止,两腿难以挪动。后来,就连秦始皇和他的御医都不能幸免。此时,徐福出现了。他向皇上献上一个奇怪的药方:说是如果从秦始皇的老家咸阳运来一筐石头,浸泡在琅琊山的泉水里,喝下去三天准止泻。万般无奈的皇帝传令下去,如法炮制,却果然见效。秦始皇以为遇到了神仙,下令赏赐徐福百两黄金。

徐福趁机向秦始皇进言,对面大海中有三座仙山,生长着长生不老之药。这正中皇帝下怀,于是给了他大批珍宝和钱财,让他去寻药。皇帝望眼欲穿,徐福却空手而归。面对手握宝剑,面露愠色的皇帝,徐福不动声色。他对秦始皇说,我带了人前往蓬莱仙山采取仙药,却被海中的大鲛鱼挡住了去路。请求皇帝配备善射的武士与我一道前往。

求仙心切的秦始皇又一次被徐福忽悠。不仅派了大批的弓箭手随行,还拨给他三千童男童女,让他继续出海求仙寻药。公元前210年,徐福带着庞大的船队,在秦始皇的殷切期望中,徐徐升帆起航。这次徐福走了,就再没回来。

据说,徐福最终到了日本,成了日本的神武天皇。在日本民间,徐福被尊称为农神、蚕桑神、医药神。徐福和他的一行人来到日本,使日本很快由石器时代进入铁器时代,也使日本人的身高平均增加了五厘米。2000年,我到日本考察,当地导游告诉我,在日本与徐福有关的墓、祠、宫、庙、神殿和碑石有20多处。让人啼笑皆非的是,有人考证,徐福为秦始皇寻找的所谓长生不老的仙药,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偷吃的王母娘娘的野生猕猴桃。

哪家医院治疗青少年癫痫病好黑龙江最好的治疗癫痫医院是哪家云南专业的癫痫医院原发性癫痫病的治疗究竟是怎样的呢
上一篇:【流年】把这枚樱桃种进月亮里(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