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槐花飘香的时节(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耽美小说

最是人间四月天!难得的周末空闲,起了个大早,独自漫步在风景柔美的涧河边。

时令已近四月末了,放眼望去,各种花儿渐次衰败,心中不免升起繁华不再、时光老去的颓败之感。正怜香惜玉之时,一缕既熟悉又亲切的暗香随风袭来,循香找寻,一树的槐花儿正迎风招展,一串一串,一嘟噜一嘟噜,在阳光下恣意地开放,烂漫地灿笑,那么素雅神韵,那么光鲜灵动,像刚出生的娃娃,令人忍俊不禁。幸福,瞬间降临!

每年的这个时候,整个城市都迷醉在槐花的馨香之中。清晨,潮湿的空气中弥散着一股甜丝丝的槐花香味。菜市场里,近郊的小道旁,总三三两两地聚集着起早赶集的附近村民,他们的面前都或大或小地摊放着一堆堆的槐花。此时的花,还是花蕾,酒杯样精致的花萼紧紧裹着胖嘟嘟的花骨朵,翡翠般的骨朵饱胀得似乎马上要爆裂了似的,上面还带着小露珠,恬静娇羞,清亮鲜明,煞是夺目!

槐花不比牡丹那么高贵典雅,也不似月季那么妩媚多姿,既不艳羡桃花的灿烂嫣然,也不侧目樱花的明艳张杨。它朴素清雅,柔和静谧,平实素白的如山涧一泓澄澈的湖水,虽远离繁华,却饱受旷野雨露风霜的浸染,平添了几分仙气,自有一股“卓尔不群”的气质与风华!

槐树的生命力极强,只要给它一方土,它便拔地而起,擎花盖,撑雨伞。我的老家——豫西灵宝的一个小村庄,田间地头,房前屋后,沟壑洼地,到处生长着槐树。一到四月末五月初,满树满树的槐花开了,田野间涌动起一片片漂浮的云海,那一簇簇一簇簇雪白雪白的花朵绽放在枝头,把枝头压得微微下垂。那么玲珑娇小的花儿挨挨挤挤地掩映于绿叶丛中,绿白相衬,相得益彰,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甜甜的槐花香气,馥郁浓密,沁人心脾。及至到了“春风不解近槐花,蒙蒙乱扑行人面”时,香味才逐渐散去。这时,天地间一片喧软、温润、清甜。我家院门口就有一棵古槐,粗壮的树干,虬龙的枝条,枝桠旁逸斜出,遮天蔽日的。这儿,自然成了孩子们的乐园。女孩子在树下跳皮筋、踢毽子,男孩子爬树、滚铁环。微风徐徐,槐花纷纷扬扬落下,幼小的我们便闭上眼睛,伸展双臂在树下旋转,一边撒下银铃般的笑声,一边雀跃欢呼:“天女散花了!天女散花了!”小小的槐花落下来,藏在发间,守在眉头,住在掌心,如此温驯,如此乖巧,以至于稍不留神,就“倏”地一下钻入口中,霎时,唇齿间被一层清甜皴染,云淡风轻。

槐花味苦性凉,有凉血止血、清肝泻火之功效。在许多药学典籍里,对槐花的作用都有记叙。槐花入药,写《本草纲目》的李时珍有先见之慧眼,后槐花上宴席,再开烹饪之先河,两者皆惠泽于民,颐享不尽。在我们老家,每年这个时候都有吃槐花的习俗。母亲把槐花洗净晾干,拌上适量白面,加入调料大火蒸十分钟左右,此时,槐香满屋飘荡、游弋,让人馋涎欲滴。及至掀笼,槐花与白面极为充分地融为一起,既不湿粘,也不散漫,白面中莹莹地透出一片鹅黄来。我顾不上烫嘴,夹起便吃,母亲伸手拍我一下,嗔怪道:“贪嘴,等不得凉。”我来不及应答,只埋头狼吞。吃到嘴里,那一股淡淡的槐花清香扑面而来,软软、绵绵的清甜转瞬即逝,令人不忍停箸。即使吃完,满嘴的香味仍让人回味无穷。

蒸完槐花,母亲会把多余的槐花阴干收藏起来,等到天寒料峭之时,用槐花蒸包子给我们改善生活。那个时候,家家生活都不宽裕,槐花包子就成了一顿盛宴。每当我们姐弟三人有谁取得好成绩时,母亲总会用槐花包子犒劳她(他)。蒸包子前,母亲先将槐花用沸水浸泡。入水前还略显干瘪清癯的槐花,不一会的光景,便渐趋饱满丰润起来,把泡好的槐花与猪油搅拌均匀,油光闪动,香气袭人。打开热气腾腾的木锅盖时,白亮的发青的包子张着一张盈盈的小口,煞是可爱。咬上一口,油润、鲜香,细嚼之下,竟然如惠风徐来,万物新绿,十足的魅惑人心,再加上那份殊荣,那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槐花飘香,无论是糯韧绵软的蒸槐花还是丰满盈泽的包子,都会令人吃出一片雨后晴空,弥漫着青草泥土混合的味道,回荡着布谷鸟悠长动听的歌声,鸡犬相闻、田野风景和母亲盈盈的浅笑。

原发性癫痫病有哪些诱因呢郑州癫痫病医院治疗的效果怎么样啊太原癫痫医院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