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行色匆匆(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多媒体写作

匆匆是什么?我想大抵是一种状态吧!时光匆匆,无迹无踪。行走的人们,慌忙的神色,行色匆匆之间仿佛暗藏了一声长叹,一叹“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正应此景。

五月上旬,初入香港,坐在环岛大巴上,远处广阔的大海像一面光滑的镜子,镜子周围无一丝杂质。我们坐的“这艘”大巴自由穿梭在茫茫海上,在这“风正一帆悬”的海天美景里,会让人怀疑起究竟是在坐船呢还是在坐车,不曾想“车在海上行”这种很荒谬的预想能成了现实,我不禁感叹起人类的这股子神奇创造力来。越过大海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香港的绿,参差不齐的植物就像一幅渐变绿组成的油画铺满了大地,而香港如婴儿一般静静睡着、梦着。

一小时后,终于来到了我们的第一站—尖沙咀。画风突变,再也不是那般安宁惬意,而是高楼林立,灯光璀璨。街上的人们也开始行色匆匆,来不及与你说一句话,来不及与你微笑,一切便淹没在人流里。

习惯了慢悠悠的生活方式,慢成了习惯就会阻碍前进的脚步,街上的人在我耳边说着:借过,请让一下!不一会的功夫,已经有一二十人越到前面去了。为了不拦着别人的道路,我们立刻找了个小餐馆坐下来,店不大却人满为患,我们还没有吃完就有人在等着座位了。我们点了一个推荐的“匆匆”鸡饭,哦!说错了,是葱油鸡饭,那一碟小葱伴油里掺了一些姜蒜,为了让你匆匆下肚,鸡是凉的,沾上那个蘸碟感觉有点寡淡,没有辛辣抵触,这些东西很快就能下肚。说也奇怪,那么多人在店里吃饭,店内却异常安静!这里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吃饭就不要讲话,讲话就不要吃饭,真真是不敢高声语,恐惊桌边人。

此时,突然怀念起我们小城里的那股子烟火气,大家围桌而坐,谈的谈,说的说,闹的闹,小城故事真不错。

此时才发现精致有精致的拘束,随意有随意的惬意。

重庆大厦是尖沙咀的标志性建筑物,尽管地处闹市,却似乎游走于城市之外,有人说,这里"因残旧而显得阴暗,因阴暗而显得神秘。”那股神秘力量吸引着我们闯进去,进入里面仿佛置身在一个小型的联合国里,低头细看那行色匆匆的大腿间却没有一个统一色号,各种语言交杂着,听不懂大家讲什么,只感觉微笑是最好的回应。除香港本地的少数族裔人士之外,这里以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亚裔和非洲裔人为主,不同民族不同肤色的人都按不同方位居住,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重庆大厦的一层和地下一层都是店铺,店铺很紧密,一个挨着一个,大多是来自东南亚的商人开的店。

最有特色的是印巴风味餐馆,一股子咖喱味飘在空气里,再蘸上那份热浪逼出的汗味,实实在在的一碗人间烟火。另外还有五花八门的店铺,售卖的一些衣裤鞋袜、首饰、音响、电话、工艺纪念品,一瞬间感觉自己是回到了七八十年代,喇叭裤花衬衣,各种复古元素在跳动,多元包容的情怀在这里得到很好的展现。看着这行色匆匆的脚步,多的是故事。

人们这样行色匆匆,是否在匆忙中已迷失了自我,没了方向,不。每个人都在行色匆匆中坚持自我,有自己的价值观,有自己的发言权,他们不迷信人是神,而是相信神是人,这点挺好。

到香港必须到大学去看看,香港大学1910年建校,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高等教育机构。我们并不知道香港大学的大门在哪里,他们貌似也没有大门,地铁可以直接坐到学校里面,没有门卫坚守着那一圈钢铁铸成的围墙。里面绿色层层,小鸟并不惧人,飞到你身上左跳右跳的。学生们依旧行色匆匆,他们不喜欢一群一伙在一起,在外人看来未免有形单影只之感。

香港中文大学,建于半山之上,从山顶到山脚,由高至低可分成三层,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处处花木扶疏,中西风格的建筑掩映于其间。俯瞰吐露港、远眺八仙岭,山与海依偎在一起,唱着古老的歌谣,诗人的灵感弹奏着月光,赋诗歌忆风流,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人文气息。创校校长李卓敏曾解释大学命名为香港中文大学的原因,他认为“凡是大学都不可能脱离本身民族的背景。因此,中国或海外华侨创办的大学都是中文大学……每一所大学都是沟通本国和外国文化的桥梁…那是理所当然的。”这份热忱的赤子情怀令人动容,无根易凋零,只有把根留住,才能在那段迷惘的历史中找到回家的方向。

香港中文大学还有自己的特殊使命,就是把中国文化的境界溶合到各学科,予以发扬光大……中文大学是全港唯一实行书院制的大学,所有中大全日制本科生都可选择一所书院,成为该院的一分子。每所书院都是独树一帜的,有各自的文化,但汇聚在一起,却塑造了中文大学的精神面貌。我们走到了大名鼎鼎的新亚书院。由于天色将晚,书院又处于半山的位置,恍惚之间,自己好像看到了书院内钱穆先生教学的场景,长衫马褂,孜孜不倦地教导着“做人的最崇高基础在求学,求学之最高旨趣在做人”。通识教育是新亚书院学士课程里的重要环节,培养学生慎思明辨的能力和文化意识,在他们的公告栏我们看到了他们对当今政治的关心,学生有权力参政议政、针砭时弊。“真理在胸笔在手,无私无畏即自由”,真正的文化是能在匆匆的岁月里去粗取精,留下精华,惠存真理的。

难得匆匆,看着这行色匆匆的脚步,他们在行走中已经思考着要走向何方,胸有成竹。而我们慢吞吞一直在路上游离的人,不知不觉竟蹉跎了岁月。

颠癫痫该如何治疗女性癫痫能生孩子吗辽宁最好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