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心音】独居生活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多媒体写作
无破坏:无 阅读:2659发表时间:2013-10-25 06:48:08 塔莎在A城独自生活好多年,她靠写作为生,生性独立,喜好自由,不写作的时候就去旅游,体验各地的风土人情。喜欢抽含有薄荷味道的女士香烟,在阳光普照的午后,盘腿坐在阳台外的红色沙发上写作,听小野丽莎的音乐,配一杯加了橄榄的威士忌,一份新鲜的蔬菜三明治。塔莎生活的这座城市欣欣向荣,永远容不下太多的过往和回忆,所有的温存会如一夜情一般稍纵即逝,无法被保存下来,人们只有依靠记忆来保存这座城市的情怀和往事,为此她喜欢用相机拍摄下属于这座城市的一切,途经的小吃店,风格各异的招牌,有情怀的旧式缝纫机,疾驰而过的地铁,表面冷漠的行人,睡在纸盒里的流浪艺术者,咖啡店里一杯精致拉花的卡布奇诺,还有人们脸上瞬间即逝的温暖笑容。   她有时候也会去广场替人画画,她的专业是绘画,不过在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部照相机之后她决定不再把时间浪费在这种类似复制的事情上,于是坚持了自己一直来癫痫专科医院最好的在哪的喜好,写作。塔莎喜欢写一些暗涩倾向于朦胧哲学艺术的文字,散文亦或者诗歌,不过这些并不受出版社欢迎,在这样一个大时代里,这些小情小调的东西虽然宛如藏在咖啡杯里的钻石,不过却很难发光发亮,所以她会写一些富有娱乐性的小说寄给出版社,比如惊悚爱情小说,他们喜欢她笔下融如何在石家庄治疗癫痫病更好?和了痴缠怨情和离奇诡异的爱情故事,可以让读者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打开小说,然后翻看文字的第一段就会被深哈尔滨治疗羊癫疯的医院在哪里深吸引,从而使整个阅读过程都保持在一种高度紧张和亢奋的状态。人们似乎越来越喜欢一些惊悚血腥的东西,以此来刺激自己日渐麻木的神经。她的下一部小说想要尝试写一个杀手女作家的故事,血腥,充满着缠绵悱恻的爱恨,还有离奇曲折的故事情节,这些东西犹如文字垃圾,并不构造成为内心深处的任何感悟,无非是坐云霄车一般的刺激。码字,创造迂回的情节,然后结束。比起这些她更喜欢关照内心的情感,写一些给自己看的散文,记录某时某刻的心情。写一首宛如四叶草一般简洁明了充满幸福味道的小诗,夹在图书馆的借阅书籍当中,赠送给有缘人。   她28岁,到了结婚的年龄,不过她认为她的内心深处始终是个孩子,宛如安房直子的温暖童话,从未长大,在经过几段容易忘记的恋情之后她决定不将自己的人生交托给别人,或许她再也不用寻找,只需内心安静的等待,能遇见是件幸事,不能遇见也没什么损失。毕竟刻骨铭心,令人生死难忘的感情人生只有一次,多过一次便也不能再算了。在她28岁的时候开始学会编织毛衣,储存积蓄,买一两件奢侈品犒劳自己,靠她的稿费暂时可以衣食无忧,过一些简单明了的生活,清洁,关照自己的内心。没有了匆匆忙忙的工作压力,背上一个单肩包就可以随时坐上火车去往远方,不用担心需要向谁交代,不用担心宠物会被饿死,她不曾侍养任何宠物,以防她在任何时候会心血来潮收拾行礼出行远游,无所挂碍才是最好。她不购买属于自己的房子,觉得人不能被四面墙壁所困住,她喜欢流浪的生活,宛如吉卜赛人,血液中充满了无法压抑的狂野和对自由的炙热向往,房租费是按年交的,不过一年当中除了创作的时间她几乎都在四处生活,旅游,去不同国家,海边城市,或者一个鲜为人知的小镇隐居生活。   和陌生人交谈,彼此交换香烟,喝易拉罐煮的现磨咖啡,吃素食、麦芽面包。微笑,对人和蔼,但始终会保持一定距离,不会太热烈的和别人分享彼此,留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出行时必定要选交通工具靠窗的位置,看沿途风景,独自发呆,在脑袋中呈现镜头般意境浓厚的画面,然后开始遐想会在下一个城市发生什么。打开红色的笔记本电脑,在网站上预定了一家向往已久的田园式旅店,拖着黄色的旅行箱,走进红色绿色花布映衬的旅店,和店主简单交谈,办理了入住手续,然后住进了向往已久的房间,208号房,名叫拉姆拉错的秘密花园,大红的墙壁,给人一种热烈的温度,壁炉中生着炉火,有一个老式的摇椅,上面铺着一块手工编织的毛毯,地上铺着白色的羊毛垫子,一只散发着树木香味的大圆桌,不经修饰,只涂抹了一层淡淡的透明油漆,上面搁着一套蓝色精致的茶具,给自己泡了一杯花草茶,然后拿着白色的浴袍去浴室洗澡。浴室是地中海式的风格,白色的狭长形百叶窗,外面掉着两盆花,紫色、白色相间的花束在阳光下格外显眼,浴室的墙壁是凉爽的蓝色,下面是鹅卵石铺制的地板。   洗完澡后敷了一片面膜,穿着一次性拖鞋走到搁着白色圆桌的阳台上码字,晒太阳,然后品尝那杯芳香四溢的花草茶,一切都刚刚好,只剩下闲散慵懒的心情任凭抒发。翻看一本陈旧封面的小说,突然看到了页面上曾经留下的一段话,于是突然想起了那个夜雨磅礴的午后,自己独自蜷缩坐在藤椅观看庭院中稀稀拉拉的雨滴,时隔已经好久,当时自己的内心多么渴望刚刚与之分手的恋人能够给自己打来一通电话,带来一点温暖,如今彼此生分,在不同的城市生活,尝试接触不同的人,然后和不同的人相爱直至结婚。然而婚姻并不是终结,往往只是另一种更为需要包容和忍爱的开始。她这辈子都不适合这种生活,或者根本不适合成为一个人类,只是一个独居动物,不喜好把温暖与人分享,蜷坐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伤心难过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拥抱自己。她看圣经、佛经,不过并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只不过宗教文明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开始,她只是好奇人类更为本真的内心需求是什么?上帝不在天上,往往隐藏在每一个人的身后,人们需要关照自己的内心从而发现一些什么,这是冥冥中存在的启示与指引,不过人们并未曾开启过多。   临走的时候她没有告诉旅店的主人自己关注她的博客已经七年,她很喜欢她小店的风格,也很喜欢她在博客上闲闲散散发表的文章。途经不留痕迹,不过却满心喜欢,她用心装点的每一个格局,每一个角落。遇见,然后告别。她该是她遇见过最风轻云淡的住客,没有和店主过多交谈,彼此保持各自生活,不曾打扰,只因为欣赏而来,然后满意而归,或许她也不会相信她只是因为爱上了她的旅店然后到此居住一段时间,仅此是因为她的旅店而已,而非周遭出名的旅游景点。   与喜欢的人事相遇是一种缘分,然后离开也是一种美好,庆幸能够遇见他们,然后成为一个更为贴近自己的人类。   塔莎终于在今年的四月收到了好友丽恩的来信,她说她成为了国际志愿者,她坚持用发黄的旧式莎草纸给她写信,羽毛笔下优美倾斜的英文,有着轻柔宛如羽毛般的的笔触,散发着来自草原淡淡的味道。丽恩远在遥远的南非,不过她热爱那里,远离了人类文明的喧嚣,隔绝了网络游戏的诱惑,她生活得很简单充实,丽恩说她简直不敢相信现在的自己竟然肯花一个下午的时间来为朋友们烹制午餐,采集菜地里新鲜的蔬菜,西红柿、四季豆、罗勒,然后制作美味的蔬菜沙拉,烘烤水果派,烤制全麦面包,自己酿制葡萄酒,桌上必定要插上采来的大束野花。她说塔莎,生活真是美妙,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美——彼时,她们都过得很幸福。   丽恩不敢相信她告别了一些事物,然后得到了更多。她和英国的男朋友在今年结婚了,养了一只牧羊犬叫小破孩,决定不要孩子,把更多的精力倾注于生活和爱。塔莎心想爱是个需要一辈子来完成的课题,关爱身边的人,陌生人,自己,动物,哪怕是一株路边盛开得孤寂的小花。她用相机替它们记录,然后标注日期搭配一首小诗,她知道诗词来自原野,唇间颤抖犹如和情人蜜吻,它们不曾孤寂,会被人倾心收藏,直至变成彼此心中的旧物。   说到旧物,她的手上戴着一只属于别人的手表,她很珍惜,毕竟那是令她生命炙热过的男子赠送,他18岁的时候母亲给他卖的第一块手表,一直佩戴,棕色的皮带开始磨损变旧,直到他们相爱的时候作为礼物赠送给了她,她一直小心收留这块男士手表,如同收留祖母遗留的一只银镯,她知道重要人给予的旧物都值得珍藏。不过如今的那个男子已经不会再佩戴这样廉价的手表了,上一次他们在一起喝茶的时候他的手腕上佩戴着一块镶钻的瑞士手表,内敛而奢华。她微微一笑,只是把手腕上的毛衣衣袖拉长了将那块旧表掩盖,他没有察觉,亦不曾知晓,她戴着它已经有整整十年时间,这十年他结婚生子,发展他的事业,所缺惟独只是一个完美情人,从别人身上寻获自己为此创造而丢失的青春,他希望她能不以结婚为目的和他在一起,其实她完全可以这样做,毕竟从未考虑过婚姻生活,而且可以和自己爱慕的男子在一起,不过就在他满嘴谈论他的事业是如何成功,认识多少社交名流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和他没有任何话题,原来曾经的爱情来自于一种彼此本质的吸引,如今他认为发亮的东西,她却觉得并非那么珍贵,于是从那次之后她避免再和他见面,只怕过去完美的回忆会因此而变质、破碎。她喜欢收集别人遗忘的记忆,暗藏于心,与此内心对照,从而询问自己现在的内心是否如初般单纯简洁?   塔莎在十七岁的时候就选择了写作,她知道她以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一直都知道。生活没有转角,也并非一定充满乐趣,只不过人们需要寻找,寻找回忆和失去,寻找甜蜜和梦幻,从未停歇,乐此不疲。   寻找生活的本真,也在衰老当中不断的寻找自己存活的意义,在文字里,在一种方程式般的生活中,亦或者堆码金钱和物质诱惑的世界中打转,繁忙嘈杂的一切会把内心中最真实的自己迷失,塔莎知道自己需要不断的放逐自己,需要逃离现在的城市,现在的生活模式去远方。她站在入夜无人的寂静狂野上,仰头观望漫天星光砸落眼前,触摸夜晚冷厉的野风,她希望和自己对话的同时找到答案,然后不断寻获她所认为值得的东西。   追求一个人的生活,简洁,独立,充满自由和温暖。 共 372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