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白芷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穿越小说
有个妇女带着两个孩子,男人是个壮劳力,每次有点吃的总想省点给孩子吃,自己就活活饿死了。妇女领着这两个孩子,艰难地跟着逃荒的人群,大的是个小子,四、五岁了,小的是个丫头,才满三岁。走着走着,丫头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眼看着就软瘫在地上,小小的脑袋就贴在地皮上,再也抬不起来。   “二丫,不是你娘心狠,你要是真走不动了,我们只好让你留在这里,你身上有一个半块的观音玉佩,是你姥姥留下的,那年被你哥跌成两半,我就给你们俩每人半个带在身上,千万别丢了,你要是命大,兴许有好心人给口饭吃就活下来,有玉佩在娘还会找到你。”做娘的狠狠心,抹着泪说着。   “娘,我怕,我要和哥和娘在一起……”说着说着,那微弱的声音便没有了,眼睛也慢慢地闭上了。      “白大夫,村头那郑家二愣子上枣树打枣子跌下来,跌折了腿,让我带话给你,能去看看吗?”   “白医生,我家二媳妇就要临盆了,你能赶紧去看看吗?”   白大夫总是立刻答应着。   “知道了,我这就准备好出门。白芷,你去把我的药箱拿出来,我换件衣服。”白芷就很快地将父亲那用了多年还一直用着的、掉了漆的药箱拿出来,还一面在里边多加上些药棉和纱布之类。一面叮嘱父亲:   “路上当心些,做事别为我分心,完事后早些回来。”白芷十三岁,很懂事,和父亲相依为命。      白芷是白大夫那年在河沿上捡回来的,才三岁的一个丫头,奄奄一息,荒年没啥病,都是饿的,搭了下脉,脉如游丝,浮浅飘忽,还有救,于是就抱回了家。家中一个六岁的女儿才饿死不久,老婆还在悲哀中,口粮无着落,这又抱回家一个丫头,老婆一气之下,一口气上不来,也就撒手人寰了。   白大夫就叫她“白芷”。白芷是一味药名,《神农本草经》指出:白芷,长肌肤,润泽颜色,可作面脂,无论是千金面脂方,或是慈禧太后的驻颜宫廷秘方玉容散,白芷都是制作面脂的主药。白大夫这是希望这个苦命的丫头今后会有好命。白大夫给这个丫头洗干净才发现,这孩子身上有一个半块的玉佩,知道这是信物,就一直让她带在身上,日后也许能凭它找到亲人。   白芷一点不丑,长大了越发漂亮,白皙细腻的皮肤,小巧精致的五官,在这样的家庭里,也越发地懂事和能吃苦。   那三年困难时期,白大夫也没病人要看病,有病也是饿病,不是营养不良的浮肿病就是吃“观音土”的结食病,白大夫也和大家一样硬挺着挨过了那几年。形势好转后,白大夫于是慢慢地有了病人,也有了收入,和白芷也慢慢地过上了正常的日子。   那次白大夫出诊回来遭了场大雨,自己感冒发烧了,白芷给他用条湿毛巾搭头上,又去冲了碗板蓝根,看着父亲喝下去,又忙着去熬粥。   “白芷,你长大了。”白大夫眼睛湿润地看着这小小身影忙忙碌碌的白芷说。   “爹,我不能不长大啊,我还要服侍爹呢,头还疼吗?喝了这板蓝根赶快好吧。”白芷拉了拉薄被子给白大夫盖好,白芷这时倒像对孩子一样。   “白芷,你可别为我耽误了学习啊。”   “不会,上次的考试我还是全班第二名呢。爹,下次保准拿第一名,嘻嘻。”白芷毕竟还是个孩子,想逗父亲高兴下,自己却先乐呵了。   白大夫是一心想把白芷培养出来,最好是和他一样做个医生,助人为乐,救死扶伤,所以对白芷的学习成绩是绝不会放松的。   白芷说的下次一定要考第一名,那就是说要超过现在的第一名李治,李治也是从小没了爹娘的,他父母一口气生了三个小子,而临村的舅舅家却一个也没有,于是就在他还没满周岁的时候送给了舅舅家,李治就是在舅舅家长大的。也是十分懂事和能吃苦,学习上十有八九是第一名。白芷把他当成了学习上的榜样,也是暗中的假想敌,也在她那少女的芳心中懵懂地暗恋着李治。总想经常地看到他,总想在成绩上你追我赶,也总想找机会和他说说话。      二   白芷在班上,和李治在学习上是你追我赶,在平时各项活动中是如影随行,他们的关系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同学们也在调侃中默默祝福他俩。可是,白芷却不想让她爹这么早的知道。因为她相信爹一定会说,现在不可以有分心。其实她心里清楚,这只是一种好感,谁都不知道今后会是什么样。懵懂的爱总是来得猝不及防,一方面感受着它美好的一面,一方面又不敢承认它的事实。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也如履薄冰地体验着那种异样的温情。   有一天,白大夫无意之中看见白芷用的中华铅笔上刻了两个字母,L/Z.问她是代表什么意思,白芷是个从来不会说谎的人,就告诉她爹:   “这是李治的铅笔,上面是李治两个字的拼音缩写。”白芷诚实地告诉爹。   “怎么会在你这里?”   “我上次借他的没还。”   “白芷啊,我最当心的就是你在学习的时候分心,现在还是分心了啊?”   “爹,不是那样的。”   “不是那样是什么样?”   “哎呀,我也说不清,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白芷觉得很伤了爹的心。也下决心掐掉那情感的萌芽,还给了李治那支铅笔。   可是,被点燃了感情火花的李治却不知道这些,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她好,对她呵护备至。      没想到,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在主席的第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发表后就正式地在全国上下拉开了序幕。破四旧、立四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从上到下的走资派都被揪出来批斗、游街。白大夫也被挖出了许多的罪行,最要命的是将县长的父亲通过治病,残忍地将他害死了,一个七十岁的老革命没有死在敌人的枪口下,却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了一个阶级敌人的手中,多么地令人发指,被激发出阶级觉悟的群众义愤填膺,乘胜追击,居然搞出了更多的白大夫走街窜巷收集情报的证据,原来是个潜伏的地下特务。批斗游街时,戴着顶高帽子,上面写着“我是特务”,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写着“我害死了县长父亲老革命”。还让他自己不停地大声喊着“我是阶级敌人,我有罪。”   一下子懵了的白大夫整天被拉着批斗游街,只要“造反派”一高兴,他就没有好日子过。有一次,白大夫嘴硬了下:“冤枉啊,沈老先生他是糖尿病,不是我害的啊。”“不老实,还嘴硬。”立刻被一个红卫兵用铁锨照着左腿狠狠地砸了下去,只听到清脆地“嘎嚓”一声,随着白大夫痛苦地一声大喊“啊——”,小腿胫骨就打断了,整个人软瘫了下来。   农民不种地,工人不上班,学校不上课,白芷看着爹受这样的罪,整天偷着抹眼泪,只有当爹被放回来,一到家赶紧地为爹烧水洗擦那些血渍,然后用药敷伤,可是这腿打折了怎么办?白大夫教她用一个旧板凳拆下两块木板,做夹板,死死地夹住断裂的小腿胫骨,用布条绑牢。这样被带出去批斗的时候少了些,可是这条腿也彻底完了,从此后左腿就站不直了,成了跛子。      持续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终于在一九七六年“打到四人帮,拨乱反正”后得以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   这时的白芷已经是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无疾而终的那段感情还在心里踮记着,不知道李治现在怎么样了。   紧接着七九年着中美建交,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吹遍了大江南北。人们像睡醒了一样,从一个噩梦中醒来了。各行各业都有了生气,白大夫又可以“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了。只是要一拐一拐地艰难走路,但他还是忙的不亦乐乎,得到乡亲们的尊重和爱戴。而去县城进货这样的事情,大多要白芷代替了,白大夫真的很想让白芷能接他的班,可是长大了的白芷有了自己的选择,她很想做一名教师,像她心目中一直敬重的戴老师那样,站在三尺讲台上去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学生们。白大夫拗不过她,还是尊重了她的选择,让她去考了个师范中专,出来后,就在家乡的县城里一所小学做了教师,白芷一心挂两头地经常回来看看爹。而白大夫也在为白芷的终身大事操着心。      三   那天,白大夫的一个老朋友来看望他,这是个老教师,以前白大夫给他看过病。用自己独特的偏方治好了他多年的老胃病,陈老师一直都很感激他。陈老师给白大夫带了些上等的好茶叶,说是自己那个在县上的儿子托人给捎来的,自己舍不得喝,带了一些给白大夫尝尝。白大夫做了几个小菜,上街称了半斤猪头肉和半斤卤猪肝,打了一斤白干酒,两个人就慢慢地边喝便聊着。陈老师当年也被批斗过,两人有着共同的人生体会,觉得现在的日子好过多了。   “现在想的是下一代可不要再受这样的罪就好了。”陈老师深有感触地说。   “是啊,白芷跟着我受了多少苦,真希望她以后好好的。”   “你家白芷真是个好姑娘,会有个好婆家等着的。”   “对了,你说你公子在县上,是做什么的?”   “也就是个干事,还是他那个舅舅帮的忙,高中毕业后看他无所事事,才把他招了进去的,好在他也努力,先就入了党,等着慢慢地升迁吧。”   谈着谈着不知不觉地就扯到了孩子们的婚姻大事上了,互相对对方的孩子都很有好感,几杯老白干下肚以后,也就将孩子们的婚事定了下来。   陈松林二十三岁,大白芷四岁,人也不错,白大夫心生喜悦,等到白芷回来看他的时候,立刻就和她说了,白芷红着脸慢应着,知道爹能看上的人一定不是随便的人。   “爹,我还没急,你就急啦。”   “当然是做爹的要急咯,你也不小了,晚了怕找不到好婆家。”   “爹你就知道看准了好婆家呀?”   “陈老师这人我了解,正直厚道,他的孩子也不会差。正好也在县里,你们接触互相了解也方便。”   “那我就听爹你的吧,就是你急着把我嫁出去,没人照顾爹了。”   “嫁女儿是大事,爹自己能行,还硬朗着,你放心。”   等到相亲的那天,白芷也着意地梳洗一番。没想到相亲很顺利,两个孩子也没什么褒贬,只是说听大人的安排,其实这就是中意了,一切就顺水成舟了。      短暂的激情后,婚后的日子就是柴米油盐,家长里短,时间一长也就婆婆妈妈、平平淡淡了。白芷在学校里带着一班孩子也不轻松,回家再忙忙碌碌,也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陈松林虽说是个小干事,可毕竟在县政府机关里,耳濡目染地也有了做官的作派,家里的事情也不插手,白芷想,这机关里也要竞争才能升迁,他有进取心也不是坏事,就原谅他,由着他。可是时间一长,自己也觉得吃不消,和他沟通过几次,也无甚结果,眼看着这家仿佛就是她一个人的。   “怎么说,这个家也是我们共同的,不是我一个人的啊,你就不能有点责任心?”   “笑话,男人的责任就是志在四方,仕途艰险,不进则退,你总不会拉我后腿吧?”真是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清。白芷要是再说,这陈松林就拿人家来比,什么这家男人还每天在外喝完酒才回家,那家老公只负责把钱拿回家就完成任务……白芷在这时真的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心里委屈的时候只好想这是爹看中的,自己认了的,也就从了吧。慢慢地心里的那个人会在梦里悄然而至,李治,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过的怎么样?应该有了个贤惠的妻子吧?      俗话说梦想成真,有梦,就会有实现的一天,冥冥中的感情,会有老天眷顾。   那天就真的遇上了李治,这并非奇缘,只是巧合。白芷下班后去了趟大市场,想买点周日的生活品,反正这个陈松林是不会陪她逛街的,还觉得没面子。   就在出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里走,仔细一看,就是李治。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李治”,“白芷”。惊喜若狂的两秒钟后,李治就回归了镇定。   白芷就又回头陪李治再逛了一遍,知道他也是来买些周日的生活品。一面走着,一面聊着,   “怎么你先生没陪你,让你一个人受累?”   “他呀,还觉得和我逛街会丢面子呢,不就一个小干事,至于吗?”没等李治深入问,白芷就急着将一切告诉他了。“你呢,怎么夫人没来,还让你这大老爷们亲力亲为这样婆婆妈妈的事?”   “我没这福气啊,她也很不幸,走得很惨,在生孩子时大出血,医生问我留大人还是要孩子时,我一下子懵晕了,还没反应过来,等我反应过来,大声叫到要大人的时候,已经晚了,来不及了,是我杀了她。”   ……   那一夜,才是白芷灵魂复活的一夜,那一夜,才是一个女人真正受用的一夜,尽管一切来的这么晚,可是毕竟还是来了。      四   郑州癫痫病发作的护理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重庆治疗比较好的医院癫痫科如何选择癫痫治疗医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