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外一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美文
摘要:所有的浪潮都知道啊,我把今生的爱恋,在风里,悄声诉说给,这迭迭的千浪听了。想你从天的另一端缓缓走来,想你是我心中最轻的温柔,最后的伤感,最易的疼痛。想那拥紧的温存,即使在最美的瞬间烧熔,铸造成永恒的模印,带泪,且动容。想在许许多多年后,你依然会深深地、深深地,嵌在我的心中。 天好幽邃,风好沁凉,我站在阡陌交错的天桥上,凝视着另一端璀璨的车灯如淙淙水流。我揣想这暮色深深,走过街角的你,会不会骤然停止匆匆的脚步,凝神的你,会不会把我想起?我想该有一两只夜鸟,安静地掠过头顶的夜空,会不会是它们流离的身影,瞬间悲伤了你的心情?而在那车流中,街道寂寥,有谁会在意路灯下的你,心中刹那泛起一种如此刻我置身着的,正弥漫着迷雾一样的朦胧的欣喜,和朦胧的忧伤呢?   其实,这两端的灯火,一样的辉煌。只不过,命运早已安排你在对面的那一端,那个方向。而我,在这端,以一种淡然的酸辛,在月亮出来的时候,守望着光阴的两端。   至爱,我以如此迂回蜿蜒的方式,以文字,对你歌唱。我知你必定曾是我屋上的春雪,曾飘过我屋内不眠的青灯,以至,在我日升月沉的故事里,墨水丰沛的笔端,最初的寂寞,因了你,已然悄悄隐退。   我知日已夕暮,终究无以一苇静渡。亦知时日长长,昼与夜不停交替,前路,终将浓雾漫漫。及至白发日渐滋长,有一季风细柳斜,微雨桃夭的心事,终究搁置在岁月河流的浅滩。由此,守望着的寂寥的幸福里,总有一些淡淡的悲伤,起起又落落,就象这月华下随迷雾袭来的,似有若无的花香一样。   在这冷清秋的夜里,任心中眷恋的经卷,被风飒飒翻起,绵柔的字句,一如月华洒落一地,细细,又碎碎。   我只想,以纤细的绣笔,将此端彼端的你我绣起,绣成一幅幅流淌于岁月长河的画页,绣进,你我心中,最深处最轻柔的那个角落。只是,看啊,亲爱的,这溪河太长,止不住要婀娜,溪水又太澈,止不住要绵柔。针针太密匝,总有针脚扎进心里,入了梦里,止不住要疼痛啊。   而当今夜,月华如练,我爱,我极想邀你同行。如果站在那一端的你,只回身,朝着我的这一端,稍加前行,就一定能见我,在微凉的风中,只身如一树极尽烂漫,只愿为一人绽放的,一棵开花的树,朵朵香染岁月的河。而你,是我哪一世回不去的园?今生里,与我对望光阴的两岸?   湿润的夜雾游走在我们四周。亲爱的,趁暮色苍茫,带我走进,温柔月色。走进,清风习习。而九月的秋风,已无限动容,将你我极其温柔地簇拥。就连湖水,也极其诗意地千层迭涌。还有那小径两边的蔷薇,止不住动情地一路飞瓣,为的是妆点亘古的期盼的,这渴慕的时刻,终于迎来这情与夜的幻梦。   在喃喃的低语声中,整个世界绵延在一色游动的雾海中,而簇簇紫色的、白色的花瓣,片片翻飞,一朵,一朵,妙曼地旋舞。   整个世界都深知啊,这绝不是一场极为平常的相遇相知相聚相拥。若不是你我心中,在千万年前,已约定今世的相逢,又怎能不错过,这风里月里,雾里花里,处处可循的,隐隐流动的讯息,怎能不错过,这隔世离空的相逢?   所有的浪潮都知道啊,我把今生的爱恋,在风里,悄声诉说给,这迭迭的千浪听了。想你从天的另一端缓缓走来,想你是我心中最轻的温柔,最后的伤感,最易的疼痛。想那拥紧的温存,即使在最美的瞬间烧熔,铸造成永恒的模印,带泪,且动容。想在许许多多年后,你依然会深深地、深深地,嵌在我的心中。   而这迭迭的千浪,不加回答,夜夜潮声,只把那款款深情的词句,阵阵涌进,带回到我潮湿的梦中。   整个星空都深知啊,我夜夜踟躇在一片无限的沙岸,是为了,与你一起越过,这世间遇见的所有的,悲欣交集的波谷波峰。   问亲爱的你,可否愿意,带我走进,缤纷的花荫,那条没有尽头的小路?带我扬帆远去,湮没在这迷雾,浴了这花香,随了这月色,轻轻,悄悄,远离,远离了,这尘世繁芜。   而远方,远方的天际,所有的星月,都罗列着熠熠的祝福。   《紫槿花开,紫槿花又落》   紫槿花开时,云雾从花树间漫过,丛林静默。在幽径的转角,静听,有紫色的花瓣,模糊着不舍的低语,依稀,飘过梦里,纷飞凋落。   生命,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永不知疲惫地轮回。雾起时,林间迷幻清幽,紫瓣的花径与凝露的草叶,我总以为可以永久地,在浅浅的诗句里,缓慢而绝美地定格。雾散后,雾散后,山寂空濛,这一簇紫槿花开,那一簇紫槿花又落。   总觉得似曾相识,昨夜的梦里,也似有过这样一场隔了时空的聚散离合?   那么今日,簇簇怒放,哪一树是为我盛开的朵朵?哪一树任清风穿过紫瓣的脉络,为我最轻最柔的叹息着零落?   悠长的一生,充盈着纯然,一生又充满着热烈。一面繁茂,又一面凋零。   至爱的你啊,我相信爱情,如同璀璨的夏花。明知总有凋落,明知所有的悲欢,在季风的轮换中,所有的欣喜着的聚合,即预示着离散。一如紫槿花开,紫槿花又落。   我依然愿意,把你,深深嵌进我的诗行,印证这反反复复的缠绵、悱恻。   没有人告诉我,这盛装的出场,不知何时,不知何处,不知何态,落下帷幕。繁华落幕后,编排的故事中的主角,会不会一去千里,余生里,行走在茫茫人海,浪掷着今日与昨日的种种。曾经的炽烈,慢慢流空,你我,将永成陌路?   这世间,各自行色匆匆,没有人告诉我,当天际流星划过,那夺目的璀璨,为什么要随即殒灭?   时空依然绵延,星云依旧灼灼。我含泪的双眸,为什么再也难现,难现昨夜星空的无尽温柔,再也没有你的,关于你的任何线索?为什么,爱如昙花,在夏夜我的窗前,明明在我渴慕千年的视线内,绝美地盛放,却又在片刻之后,片片凋落?   总有不能又不愿放弃的心愿,总有潮音在夜里拍澜心扉。亲爱的,趁花事未湮灭,来我身边,轻执我手,带我走进,幽深山脉。风声细微,拂颤青叶。山径空寂啊,雾都茫茫,恍然若梦。在每一个途径处,总有满心的欣喜,满心的憧憬的,与这世间,种种繁芜所作的暂别。只有你和我,唯有你和我啊,在时光的唇边,纯然成一抹极浅的微笑,清婉成一串清新的诗行。   紫槿花开,紫槿花又落。繁华一梦,愿你我心中,仍扑簌着花落的声音。吾爱,请你,细细地听啊,一朵,一朵,在空无一人的山径,紫色瓣瓣,轻轻地、轻轻地、微叹着、凋落......   癫痫发作怎么办河南治癫痫要花多少钱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怎么样北京儿童癫痫医院评价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