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三哥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创意剧本
无破坏:无 阅读:2374发表时间:2015-01-31 20:46:15 摘要:时光荏苒,许多年后的今天,三哥已经是个很出色的生意人,但是在他身上看不到奸商的影子,他为人始终保持着:诚实、善良、勤奋、好学的传统美德。 在我的笔下很少出现一个人,那就是我的三哥。   这并不证明三哥和我的感情不深,恰恰相反,在众多兄妹之间,我和三哥的感情最深,因为,我是三哥一个人背大的。   在靠工分才能分到粮食的生产队里,父母亲不敢耽搁上工,一家人一年的口粮也是靠父母亲工分换来的,挣不来工分就意味着一家老老少少要饿肚子。在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里,虽然父母亲一天都不敢耽搁挣工分,但是一家人还是饿的面黄肌瘦的。   尤其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人人都成了“黄脸婆”,像风中摇曳的稻草人。山上的野菜从刚发芽,就被人掠夺生命,成了人们填饱肚子的重要食物,在春寒料峭中哪一些星星点点草绿,被眼尖手快之人剜回家了,他家人就会幸福一天的,贫穷、饥饿让人们的幸福指数也就下降。我们家也不例外,大哥、二哥、三哥齐上阵,山上的野菜也会被他们一扫而光的。母亲将野菜变着花样给一家人当美食,野菜团子是母亲最拿手的了。哥哥们到现在一说母亲的野菜团子都会流口水的,具体有多么好吃,我也没尝过,也就不知道那味道了到底有多么好。   我出生之后,母亲又给三哥了一个最要的任务。   我是家里的老小,因为我的父母亲是“重女轻男”典范,所以我成了家里的宝贝蛋蛋。从小我就很胖,在家里只有大我一轮的三哥,才能背得动我,所以父母亲就决定让三哥休学回家背我,兼职哄姐姐和四哥。父母给三哥这一项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并不奇怪,在那个年代的农村,家里的孩子都是大的带小的,哥哥姐姐都是保姆了,大的带小的,早已成一种习惯,所以,哥哥或是姐姐带弟弟妹妹是没有什么怨言的。   三哥对父母亲的决定只有服从,不敢有反抗之意。   在背我的日子,三哥的后背总是湿淋淋的,那多一半是被我尿湿了的,少一半是为人勤快的三哥,帮别人干活时累出的汗水弄湿的,为人忠厚老实的三哥,干活不会偷懒,所以,不管是冬冬夏夏,三哥的后背一天到晚都是湿漉漉的,从来没有干爽过。   村里有个叫“地主婆”的婶婶,她不是真正的地主婆,而是因为她为人吝啬、刻薄,是个典型的守财奴。村里人都不喜欢她,再加上她生了两个女儿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再也没有生过孩子了,在那个重男轻女、以多子多孙的为荣的时代里,人们贬骂她,给她取了这个不光荣的绰号。   三哥爱去“地主婆”家,是因为她家的好吃的比较多,那些好吃的能堵住弟弟妹妹嚎啕大哭的嘴,更能让弟弟妹妹不再受饥饿之苦。   每次,三哥背着我,一手牵着姐姐,一手牵着四哥,走在去“地主婆”家的乡间小路上,看见我们的人都要取笑一下三哥:三儿又去地主婆家干苦力呀,她家的便宜你沾不上。三哥只是一笑,不吱声地低头带着弟弟妹妹走开。   到了“地主婆”家的院子,三哥就安顿姐姐和四哥坐在“地主婆”家门口的捶布石上,三哥从来是不许他们俩进“地主婆”的家里,他害怕不懂事的弟弟妹妹在人家里弄坏东西,“地主婆”家里的东西是我们赔不起的,这一点小小年龄三哥懂得。三哥将我从背上解下来,让姐姐抱着,我们就像讨要的孩子,很乖巧地坐在那儿,眼巴巴地看着三哥“闪”进“地主婆”的家门里。   不一会儿,就听到三哥甜甜地叫:“妈妈,我给你把院子扫了。”妈妈是我们当地人对比自己母亲大的婶子的称呼。一阵扫帚划过土地的声音。接着又是水桶叮咚的声音,这是三哥要给她们家去挑水,山村人饮水很困难,要去山上的泉水潭才能挑一担水,山路崎岖,大人挑一担水回来都累的气喘吁吁,更不要说三哥才十二岁,还是一个孩子,这是多么沉重的苦差事呀,武汉靠谱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呢但三哥无怨无悔地挑起水桶出门。   在门口看一眼弟弟妹妹,弟弟妹妹期盼的眼神是他吃苦耐劳的动力。等三哥将一口大水缸挑满水,三哥的后背就湿透了,夏天还好,风吹日晒一会儿就干了,可是在天寒地冻的冬天,湿透的棉衣就是一个冰窟窿,紧紧地贴在皮肤上,寒冷会通过皮肤渗入骨髓里,三哥只能忍。“地主婆”会将一些红薯干、窝窝头、高粱面饼子、柿子皮等他们家人没人吃的东西,塞给三哥。   三哥如获珍宝似的紧紧地抱着怀里,跑出来分给姐姐和四哥一少部分,剩下的他就揣在怀里,给母亲带回去,那些在别人眼里不屑一顾的吃食,在我们家里就是最好的了。三哥用自己的勤快赢得了“地主婆”喜爱,“地主婆”想让三哥给她过继当儿子,父母一直不同意,在父母的眼里,自己的孩子没有一个是多余的,怎能轻易将自己的孩子送人呢?   贫穷不是孩子的错,所以父母更加努力的去挣工分。   等我两岁,大哥也当兵走了,父母才让三哥回到学校。三哥的学习是我们兄妹中最好的一个,父母不想因为贫困而耽误了三哥的前途,三哥也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刻苦学习。从我记事起,三哥就是书不离手,他的袖筒子里鼓鼓囊囊的,总是藏着一本书,劈柴、挑水、放牛、走路……只要有时间他拿出书来看,有一次,他走路看书,不小心从三米高的地方摔了下来,腿摔骨折了,气的父亲对他一顿暴打,他还是不长记性,仍旧书不离手,后来我们都叫他书呆子。我家的中堂上挂了一张毛主席像和一副对联,剩余的地方全是三哥的奖状,满满的一堵墙的奖状,不仅是父母亲的骄傲,也是我们一家人的骄傲。   出类拔萃的三哥上初二时当了学生会主席,每年的奖学金成了体弱多病母亲的药费,每到发奖学金的日子,三哥强行用架子车推着母亲去乡卫生院,将母亲安排好,就风风火火跑到学校,等领到奖学金再跑回卫生院,三哥已经汗流浃背了。三哥为此并没有骄傲,反而更加的勤奋、好学,为了母亲的身体,他卡马西平有哪些副作用一定要拿到能解除母亲病痛的奖学金。   三哥为人正直、善良,再加上他学习名列前茅,老师和同学们都喜欢他,虽然他的学习用品都是老师和同学们送的,但三哥还是在下课之后,在学校的每间教室里捡同学们不要的废纸。他将那些废纸抚平,装订成演草纸,然后在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复习所学的知识,他的勤俭节约是出了名的。三哥上学没有花家里的钱,反而还将姐姐、四哥和我的学习用品也承包了。   二哥在名落孙山之后,得了一场病,这无疑是给清贫的家里雪上加霜,为了给二哥看病,父母亲四处借钱,三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三哥上高中的时候,家徒四壁让三哥不忍心看,更不想让父母亲为他上大学再为难,(以三哥的学习成绩,三哥考个好大学不成问题)所以三哥放弃了上学,他跑到西安收破烂了……   这中间他吃了多少苦,只有他心里最清楚。   二哥的病在一家人齐心协力下,治愈了,可惜三哥也过了考大学的年龄,上大学真的成了三哥一生的梦想。父亲不久也去世了,兄妹六人只有大哥和二哥成家了,但大哥在部队,二哥身体不好,家里的顶梁柱只能是三哥了。   三哥一人在西安收破烂,后来又去一家医院的病号灶打杂,在这期间,掌勺的师傅看三哥为人老实、勤快、好学,就教三哥烹饪,就这样三哥慢慢地学会一些厨艺,有了一些手艺,三哥就去酒店打工,从普通的小工做起,到最后成为酒店的行政总厨,一干就是十几年,后来,又自己开饭馆当老板。在三哥三十六岁的那年,因二十几年的烟熏火燎,使三哥的食道有了问题,吞咽都很困难,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让住院,当时只有我在场,当我听到医生说三哥得了不好的病时,当时吓得我坐在那儿不能动,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感之后,我除了哭,还是哭。   做了三次胃镜检查之后,结果都不是很理想,医生准备做手术,三哥不同意,谁的劝他都不听,执意要出院,医生没有办法只能让他出院。我知道三哥舍不得花钱,因为那时,他的两个孩子还小,钱,他还想留给孩子,他在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做赌注。虽然一大家子都很生三哥的气,但是最终还是尊重三哥的重庆治疗小儿癫痫病哪家好选择,三哥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身体也渐渐地康复了。也许是他的善良,感动了苍天,也许吉人自有天相,从那以后,三哥改行做药材生意,因为不吸油烟味,他的身体越来越好,让人高兴的是,十几年过去了,再也没有犯过病。   今年六月,我得了一场大病,在医院住了十几天,不管三哥有多么忙,他每天都做我爱吃的饭菜,开一个多小时的车给我送来,吃着三哥变着花样的饭菜,心里暖洋洋的,自从我们有了各自的家庭之后,二十多年过去,三哥依旧能记起我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每天吃药打针,我也没有什么胃口,吃的很少,急的三哥一遍又一遍找医生,医生也着急,我做完了全身检查,也找不出病因,找不到病因,没有办法治疗,整天都是常规的治疗。病痛折磨着我,疼的时候,死的心都有了,心情也很糟糕,常常冲着三哥发脾气……   三哥细心的照顾着我,在我疼的时候,他就给我讲我小时候的事情,来缓解我的疼痛,儿时的好多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三哥记忆犹新,听三哥讲我小时候的糗事,原来我人生的每一步都保存在三哥的眼底,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很可爱,在三哥的眼里我最优秀了。三哥用我儿时的趣事鼓励着我,增加我战胜疾病的信心。最让我感动的是,三哥每天将我换洗衣服,洗的干干净净,叠的整整齐齐,放在我的枕边,在三哥的悉心照顾下,我终于战胜了病痛,出院了。   时光荏苒,现在,三哥已经是个很出色的生意人,但是在他身上看不到奸商的影子,三哥以诚信为本,为自己的事业,赢得了一份精彩,生意越做越好;三哥用诚实、善良、勤奋、好学的传统美德,为自己人生,赢得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这就是我的三哥,因为他的优秀,我觉得自己无从下笔,因为自己的学疏才浅,害怕写不好他,也就迟迟不敢下笔,但他却是我心目中最好哥哥,最好的人了。   共 36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