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一物降一物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8-24 分类:传说

  我下地回家,遇到了老三。我们村的乡亲们叫人总是不叫大号,总按照在家里的排序称作老大老二老三。但是很可能很多家都有老三,于是便有了老刘家老三、老赵家老三。如果两个姓刘的家里都有老三,便成了刘某某家的老三,总之村民们从不叫人大号。

  我下地回来,碰上了我的小学同学老三。他耷拉着脑袋,一副愁眉苦脸。我扛着锄头,远远喊了他一句:“去哪儿了老三?你地里的草都一丈高了。”

  老三抬起眼皮看了看我:“老斌啊!没去哪儿,昨儿打了一宿麻将。”

  我问:“咋样啊?赢了多少?”

  老三道:“别提了,我彻底完了。”说着好像脸上露出了要哭的神色。

  我连忙道:“哎哎,咋地了这是?输几百块钱也不至于这样啊。”

  老三真的挤出几滴泪水:“哥啊,我把房子都输出去了,这一个星期我就得搬家走人。”

  我看着老三脸上的泪水:“这样,晚上到我家来一趟,我给你支支招儿。”

  晚上,吃完了晚饭,新闻联播也播完了,我打了几个电话,然后静待老三到来。

  老三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从小到大我们一起爬山,一起逃学,一起打架,一起爬到女生厕所的墙上,把女生们吓得哇哇大叫,屁股都没擦就从厕所跑了出来。这样的好朋友、好兄弟怎么说我都得帮他一把。

  快八点的时候,老三来了。“坐吧老三,你这个事儿我准备替你平了。”

  老三道:“行了老斌,这事儿我认了,谁让我技不如人呢。”

  我哼了一声:“哼哼,你认了,你的婆姨跟孩子咋办?喝西北风,住寒窑去?”

  老三低下了头:“再说吧。”

  过了几分钟,柱子来了。

  在我们这个村,只有两个人别人不以家里的排行称呼,其中一个就是柱子。见柱子掀起了门帘,我忙道:“来了柱子哥?快坐。”

  老三一看是柱子,没出声,只是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柱子五大三粗,一脸横肉,小时候摔了一下,最也有几分歪,在村里一戳没人敢惹。好在还给我几分面子。

  柱子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倚着门框道:“说吧老斌,叫我来啥事。如果是为了老三的事儿,我不给你这个面子。赌场上没兄弟。他输了就是输了。”

  我看了一眼满脸横肉的柱子:“柱子,你比我大,平时呢我也人前人后叫你一声哥。既然你开门见山了,我也就把话说到明处。”我端起碗喝了一口水,继续道:“你来也来了,那就让我把话说完。老三在这,那就是为老三的事儿。老三是我光屁股一块玩大的兄弟,所以他的事也就是我老斌的事儿。”

  柱子有点怒:“老斌,你别以为我怕你,老三的房子我要定了。”

  我冷笑了一声:“你当然不怕我,你一米八几大高个,我就一米六,你力气能顶一头牛,我连只鸡都逮不住。”

  突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七八个人走进了我的院子里。一个人在外面喊道:“柱子哥,有啥事说话,咱们兄弟都是滚过刀尖儿的。”

  柱子突然有了主心骨似的迈步进了屋里,扯过一个板凳坐了下来:“老斌,我就想不明白,我也没见你有多大道行,为啥大家都围着你转。不妨告诉你,我现在谁也不怕。老三的房子我要定了。”一边说一边攥起拳头,用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门外的是谁我听不出来,应该是一些后生。柱子打架打遍乡里无敌手,他谁都不怕,更有甚者,他打瞎他爹的一只眼睛,所以很多年轻后生都厮混在他的周围。我把碗里的水接着喝完了:“柱子,咱们打个赌怎么样,你敢不敢?”

  柱子道:“有啥不敢,你说。”

  “我赌你这个鼻子八点半之前会被打出血。”

  柱子哈哈大笑起来:“好,我柱子在打架上面从来没被过伤。你这个赌我打了!”

  我盯着他的眼睛:“就说你输了咋说?”

  “我不可能输,就你俩那小样,想打我?我让你五个!”

  “你就说输了咋办吧。”

  “好,输了我不要老三的房子,我还让你把我揍一顿,咋样?”

  “一言为定。”我和柱子击了掌。

  电视剧在八点十分准时开始,我招呼老三看电视。柱子反而坐不住了,鼻尖上渗出汗珠。

  时间还是那样不快不慢的一秒秒走着,老三突然觉得时间走得快了;柱子打心眼里也佩服我,但他更相信自己的实力,但他依然觉得这时间过得有点慢。差五分快到八点半了,门外走来一个人。院子里七八个人也没有拦他。到了我门口,那人道:“斌子,柱子在你这吗?”

  柱子听到他的声音一愣。我说:“正坐着看电视呢,快进来。”

  他掀起了门帘,走进屋子:“都开演了?”

  我说:“找个凳子坐,一块看。咱们中国的电视剧也有拍的这么棒的。”

  他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一进门就朝柱子走了过去,柱子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被他一手电筒砸破了鼻子,血流了出来。我指了指茶几:“茶几下面有纸。”他从茶几下撕了一块卫生纸塞进了柱子鼻子。

  来人正是柱子媳妇,他媳妇刚给他生了一对龙凤胎,他正高兴的找不见北。这一手电咋的他懵在了地上,过了一分钟才缓过神:“你打我做啥?”

  柱子媳妇道:“我手痒了。”

  我看了看塞着鼻孔的柱子笑着道:“我也就不当着嫂子面揍你了,回去吧。”

  老三的事儿解决了,柱子从此躲着我走。后来过了三十年,柱子死了。一天,老三来找我下棋,他问我:“老斌,那年你是咋的赢得那场赌?”

  我告诉老三:“你没记性,爬女生厕所的时候你看没看见柱子媳妇的屁股?”

  老三道:“看见了,怎么了?”

  “她雪白的屁股上长着一个大肉瘤,这事儿恐怕她不会想让人知道的。”

  老三望着我哈哈的笑了。

福建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安阳市治疗女性癫痫病的医院吴忠同心县癫痫哪里能治好

本文标题:一物降一物

本文链接:http://zw.azhky.com/cs/99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