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拉马沟 (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语录

拉马沟其实是一条小河,绵延40多华里呢。但是在我们家乡,乡亲们不叫它河,就叫它沟。因为在乡亲们的观念中,无论是它的长度、宽度,还是它的水流量,还不足以让人称它为“河”。长大后到了不少地方,见到过各种各样的“河”,很多河比我们的拉马沟规模都小了不少呢,但是乡亲们就称它为“沟”,我也只能称它为“沟”了。

拉马沟在我们村庄的南边,离我们村大约有一华里,东西走向横穿我们村庄的大部分土地,可以说它是我们村庄村民们的命脉。我们的村庄是淮北平原上的一处僻壤,夏天三天不下雨就可以干死禾苗,但是一场暴雨下来,又可以把我们的村庄变成一片汪洋。大量的水需要外排,那片土壤上,东西走向的,唯一能排水的就是这条拉马沟。每当水灾来临,拉马沟就会使出浑身解数,满负荷工作,把大水及时排走,为它身后的百姓保住土地上的秧苗。

拉马沟之所以叫做“拉马沟”,它跟北宋著名女将刘金定有关。刘金定是我们家乡人,她的出生地东刘庄离我们村不到十华里。刘金定出生在唐宋过渡期,战乱频仍。不少歹人趁势为非作歹,祸害乡里。刘金定从小就好习武,学成之后成立了一个组织,专门打击那些为非作歹的乡里小儿,保护了家乡几十里范围内百姓的安居生活。

当她看到乡亲们年年为水患困扰后,她便要把百姓组织起来,挖出一条河来,排水消灭水患。当她把每个村的丁壮劳力都组织起来之后,她骑上战马,脱下缰绳,对乡亲们说:“你们就按照我的马缰绳拖出的印挖出一条河来,我们今后就再也不怕水淹了。”然后战马飞奔而去,一跑就跑出四十华里来,西接涡河,东接淝河,一旦有水患,就可以降水快速地排到两条大河里去。这道长长的马拉出的缰绳印迹,就成为了后来的我们家乡著名的“拉马沟”,西接涡河,东接淝河,一旦有水患,就可以将水快速地排到两条大河里,从此我们家乡的水患就得到了纾解。

在我很小的时候,拉马沟在我们家乡算作一条大沟,常年有流水,常年有鱼虾。夏天我们会带上捕鱼工具,跳进去,水齐腰深,来来回回地去捕捉那些潜藏在水底的鱼儿。那里边基本上都是些杂鱼,窜条、火头、吗梗椎、梨花面、鳊鱼、鲫鱼、季华、刀鳅、泥鳅等等,什么鱼都有。我们不论什么鱼,逮上来交给母亲,母亲把鱼朿一朿,拌上面糊,放在锅里炕一炕,对上一大锅水,熬上一大锅鱼汤,就算为我们改善生活了。在一个一年里也难得见上几次荤腥的年代里,夏天来了,隔三差五地能喝上一碗鱼汤,那便是幸福无比的事情了。这样的幸福高度刺激了我们这些半大不大的小孩子,隔不两天就邀到一块去逮鱼,把鱼带回来,逼着母亲改善我们的生活。可是母亲手中的资源是有限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开始,母亲还乐呵呵地为我们做鱼汤喝,三两回过后,母亲看到我们逮回来的鱼就愁眉不展,因为她手里做鱼汤的油没了,面粉没有了,材料也没了,她们没有能力再孩子们做鱼汤了。一次,母亲看到我逮回来的一盆鱼,愤怒地对我说:“下次再敢去逮鱼,我把你的腿打断。”然后母亲逼着我把那盆鱼朿掉,晒成了鱼干。我开始朿鱼时,母亲含着泪走开了。她知道,错的不是他的儿子。

拉马沟的两岸长满了青草和刺蓬子。青草,夏天,我们割掉可以用来喂牲口,每天割上一大筐是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到了拉马沟岸上,三下五除二就可以割上一筐了,然后就在岸边玩耍,一直玩到大人从田里回来,再背上一筐草高高兴兴回家去,得到大人一番夸奖后,把草筐一撂,继续玩耍去。

拉马沟有永远割不完的青草,这茬割完,新的一茬又长了出来。正因如此,拉马沟给我们这些孩子们提供了无限的资源,既可完成大人的任务,又可以乐此不疲地玩耍。

那些刺蓬子,雅称“灌木丛”。夏天,很多类的小鸟在里边住窝,生儿育女。在拉马沟的玩耍,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掏鸟蛋,逮小鸟。鸟蛋不是好掏的,小鸟也不是好逮的,棵棵刺蓬都有刺,弄之不好会拉伤手不说,里面还时不时地会出现蛇,蛇可不是好玩的,被它咬伤,弄之不好要出人命的;上边还有老鸟盘旋飞翔,看到你触碰它的窝巢,就会飞来啄你的头,弄之不好会被啄得鲜血淋漓。所以,只有那些胆大的才敢玩这个游戏,胆小的只敢远远地看着我们玩。掏到的鸟蛋自然是带回去改善生活,逮到的小鸟就带回去喂养,喂到它可以飞翔的时候再去放飞,其实就是替代小鸟的母亲干活,然而肯定没有它母亲干得好,劳而无功,但我们乐此不疲。

如今的拉马沟还在,但已颓圮得不成样子,沟底,不是在雨季,几乎是见不到水的,自然也就没了鱼虾,没了刺蓬子,没了小鸟。

很担心,有一天拉马沟会消失,写作此文以示纪念。在拉马沟消失后,好让那些家乡的子孙们知道,我们家乡过去曾有过一小条河叫“拉马沟”。

河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合肥癫痫医院去哪好?治癫痫的最新疗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