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水系】白鹭传说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散文
引子——   在深山的一处绝谷中,有一处世外桃源,四面都是悬崖绝壁,是人类所不能到达的地域。那里四季如春,景色优美,生长得各种各样珍惜的物种,繁花似锦,终年不绝,苍松翠柏,云雾缭绕,好似人间仙境一般。   谷中有一湖,叫“无往湖”,水至清,可见游鱼于水中嬉戏,湖边卧一巨石,上有篆文“无来谷”三字,此物不知何时而生,也不知从何而来,因此,这谷便以此为名。因为这里人迹憾至,远离尘世,所以成了各种飞禽走兽的乐园。而千万年来,平静与安宁的环境,物华养天宝,使得此中物种得日月精华而逐渐有了灵性,多有能幻化之精灵……   (一)   一只幽雅的白鹭停在湖边一丛树林之上,闲适地梳理着羽毛,那羽毛洁白无瑕,在湖面反射的光线照耀下闪着银色的光芒。有一条小白鱼跳出湖面,带起一片涟漪,她一边跳起一边朝白鹭大声地喊道:“白鹭,你别臭美了,再漂亮也没人欣赏。”   听到这话,白鹭停下嫩黄色的长嘴,露出愤怒的表情对小白鱼说:“再胡说小心我一口吃了你。”   小白鱼跌入水中,依然摇摆着身子,露出半个头来,挑衅地说:“你敢,你要是吃了我,就浪费了你七百年的修行了,我看你舍得?”   白鹭转怒为喜,收回吓唬小白鱼的凶相,接着梳理起羽毛来,幽幽地用嘴角呢喃着:“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你以为我会真的生气啊?和你相处了五百年了,要想吃你早都吃了,还至于等到今天?”   小白鱼听了,调皮地笑了一下便钻到水底去了。一抹黑影在空中快速的闪过,好像在心头掠过的一丝惊魂不定,白鹭一惊,马上又镇静下来。她抬起头,斜望向黑影停留的位置,懒懒地问道:“你怎么总是这么突然地出现呢?就不能温柔些,优雅些?”   白鹭斜上方的高大杉树的粗枝上,落着一只雪鸢,她正歪着头欣赏白鹭,好像注视了很久一样,其实她才刚来了一会儿:“没办法,我天生就是这样的速度,你让我怎么能慢得下来呢?”   白鹭摇摇头,无可奈何地笑了:“你呀!真是拿你没办法,我怎么会交上你这样的朋友呢?”   “朋友的缘份是前世就注定的,这些谁也改变不了。”雪鸢笑笑,露出温柔的眼神看着白鹭说,“你我都是雌鸟,注定了我们只能做姐妹,若是异性,我定要娶你做我的妻子。”   “妻子?”白鹭终于停了下来,摆摆翅膀对照着湖内的倒影确定自己已经绝对够完美了,才看着雪鸢疑惑地问,“你疯啦?从哪里学来这样不上进的话,要是姥姥知道了,非气晕了不可。我可不想白白浪费这七百年的修行,堕落进红尘是非的婆娑世界中去,为了那所谓的可怕的情愁爱恨,做无畏的牺牲。”   “你说得可真轻巧,真明理,真智慧,好像你真的看透了一样,其实说回来,你是因为单纯到从未接触过才说得这样洒脱吧!”雪鸢一脸的不屑,“你所谓的心境圆明,是在你的无知之下,而我的不染俗欲才是真的有修为,因为我从尘世走来也不曾为其所动,这才叫真正的道行。”   “你胡说什么呀?”白鹭露出惊讶的表情,“小点声吧,要是姥姥知道你偷偷跑出去还不用谷规惩罚你的,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   雪鸢斜了一眼白鹭说:“算了,不和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懂,这个给你。”雪鸢丢过一件东西来,白鹭接到的同时,雪鸢已经一掠而去了。一条银质的项链,坠子上塑着一只美丽轻盈的白鹭,边上还有一凸起的“缘”字。白鹭倒不解其中之意,只是觉得那白鹭如此惹人喜爱,便将其戴在颈上。   一只小松鼠蹦跳着跑过来,对着白鹭大惊失色般地吵嚷着:“快去榕树林,姥姥发脾气了,听说要动用谷规了。”   白鹭听了也吓了一跳,她没见姥姥用过谷规,但听说那是一种很可怕的惩罚,被罚的大妖小妖们,不仅会失去几百年上千年的功力,还会被关进一个很黑很黑的禁地里,永远也不得出来。“你别慌,告诉我是谁犯了什么错误?”   “是小青蛇‘竹叶’,听说她背着姥姥跑到人间去了,还害死了一个人,犯了天条,更犯了谷规。”松鼠害怕的样子让白鹭的心里也掠过一丝恐惧,她轻摆了两下翅膀说:“那我们快去吧。”便飞向了榕树林的方向。   说是榕树林,其实究其根源就只有一棵榕树而以,他的支干伸出枝条来再扎根于地下,形成另一棵树干,这千条万条的支干便形成了一个小树林。姥姥在最高处怒目而视,下面跪着一个一身青衣的女子,正在面无表情地流泪。边上围了不少花月之妖,或经修行已略有成就的,此时也都算是谷中值得尊敬的先辈,修为略轻的小妖们,也三三两两地议论着。雪鸢也来了,在榕树林的一条老干上微笑地看着白鹭翩翩地飞落到她身边。   姥姥是一只修行了两千多年的猫头鹰,也是谷中修为最高的上妖,没有其他妖的修行高得过她的,所以大家都尊重她,视她为谷主。   姥姥看了看正在流泪的小青蛇说:“你还知道哭?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出去看了看,这倒也就是犯了谷规,还不至于严重到什么程度。可是你倒好,幻化成人形不说,还以这样的容貌去勾引凡人,你可知道那凡间的人类多是没有经过修行的,怎么经得住我们这些妖的媚惑?人之慧根不深,不能觉悟七情六欲,所以才会去苦苦沉沦欲海,你一个修行上千年的蛇精,怎么也不懂这其中的道理?”   “姥姥,竹叶知错了,请姥姥惩罚竹叶吧!”小青蛇将头重重地扣在榕树根上哭泣道。   “惩罚你这是一定的了,你不仅犯了谷规,最重要的是你犯了天条,怎么可以去害人呢?不用说以人的肉体凡胎来接触你的身体,就算你是一条平常的青蛇,没有经过修炼,普通的人要是被你咬伤也会是至命的,何况你经过了这么久的修行,其全身之毒性正是由实变虚,再由虚而实的更替之时,是为毒性最为剧烈的时候。别说是你本身就是一种拥有剧毒的东西,就是平常的禽兽花草树木石虫,只要经过修炼成了妖,便身带一种难解的妖毒,是常人所不能近的,难道你不懂吗?”姥姥恨铁不成钢般咬着牙说。   “姥姥,竹叶一时糊涂,犯下了这样的错误,您就不要再说了,就赐竹叶一死吧!”小青蛇泣不成声,“竹叶在人间害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如今生无可恋,所有的悔恨都换不回来那些美好,只能成为这一生的回忆了。竹叶只希望来生可以变成一个普通的人,能和他了结今生这场缘份,请姥姥成全我吧!”   姥姥听了这些,又多了几份怒色:“你这条不知好歹的青蛇,事到如今还不能觉悟,就是因为你的痴欲害死了他,你还不知悔改。如果再让你这样胡说下去,势必会给我的无来谷造成恶劣的影响,要是让那些道行不深的小妖听了去,产生了错误的想法,岂不又是你的罪孽?我还是早早了结了你吧!”   说着,姥姥将翅膀一挥,一道青中泛紫的光芒从姥姥身上传出,射中那青衣女子,只听她惨叫一声便卧倒在地,恍忽中由人类的形象渐渐地变成一条通身碧绿的小青蛇,却直挺挺地横在地上。周围传来惊讶的叹息声和议论声,吓得白鹭闭上了眼睛,然后又再次睁开,用充满恐慌的眼神迅速地看了一眼雪鸢,而雪鸢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神态自若的观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姥姥也叹口气,对一条年长的老蛇妖说:“你就把她的尸首葬了吧,给她超度一下,让她早日去了结了这尘世的罪孽吧!”   “是!”老蛇妖谦卑地应道,便含着泪,将小青蛇的尸体捧起,缓缓地走出了榕树林。   “你可把我吓死了,你告诉我,你倒底去没去人间?”白鹭一边与雪鸢往回走,一边警觉地看着周围低声问道,“你看没看到竹叶青的下场?多可怕啊,你还给我带回这条项链,这要是让姥姥知道了,非连我一起治罪不可。”   “看你吓得样子。”雪鸢笑了起来,“哪有你想的那么可怕呀?竹叶青是犯了天条,在人间害了人命了,不然也不至于死啊,她那是求仁得仁,姥姥是太慈悲了。而我只不过是去人间看了看,玩一玩,既没有幻化成人形,又没有走近他们的生活,姥姥也说了不会有什么严惩的。要是有人问那条项链怎么来的,你就说捡到的,这无来谷不是偶尔也有人捡到人类的东西嘛!”   “真的吗?”白鹭疑惑地看着她,“可我总觉得不安心。”   “你呀,就是太单纯了,什么世面都没有见过,要不我带你出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什么?”白鹭差点喊出声音,“这话你也敢说?我可不去,要是被姥姥知道了,非要我的命不可。”   “怕什么呀?不会的,我去了这么多回了,姥姥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顶多罚我闭关而以,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又不做坏事,就是好奇嘛,出去看看又何妨?”雪鸢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白鹭说,“你呀,真是小家子气,就不能出息点,这么懦懦弱弱的,就算修炼成仙了,也是胆小怕事的仙,没什么大成就了。”   “……”白鹭吱唔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   “哎呀,走吧!”雪鸢看白鹭犹豫着,便拉着她一起向无来谷的上方飞去。   (二)   雪鸢拉着白鹭落到了一座大山边缘的大松树上,看着不远处的村落和城市,白鹭充满了好奇,她不停地询问雪鸢:“那是什么,那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雪鸢笑着对白鹭一一做着解答,她告诉白鹭,那高高的建筑是楼房,里面是人类的住哈尔滨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宅,还有那些低矮的建筑是别墅和村庄,,就和谷中我们的巢是一个用途。那沥青铺就的光洁平整的是马路,是人类用来行走的道路,道路上跑得飞快的是汽车,是人类用来带步的机器……新鲜的世界和新奇的事物,让白鹭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了解的渴望。她觉得这个世界简直有些让她眼花缭乱了,让她觉得有些头晕,但是却难以抑制心中激动的情绪。   山边的小径上有行人走过,和竹叶青变幻的人形有几份相似,只是分成男女而已。白鹭也好奇地问雪鸢道:“那就是人类吗?看起来怪怪的。”   “是啊,那就是人类,姥姥说她们都是没有慧根的,再怎么修行也成不了仙,因为他们都放不下人世的情感。”雪鸢慨叹的说。   “为什么呢?”白鹭不解地问,还不等雪鸢回答,就被几声吵嚷声打断了她们的对话。山路上,几个人飞快地追赶着一个人,那个人张慌失措地拼命往前跑,还不住地回头张望。这时追赶的人中跑在最前面的一个男子大声喊道:“站住,再跑我就开枪了。”可是,那人根本不顾及这喊声,还是没有停下脚步。白鹭小声地问雪鸢道:“他们在干什么……”   白鹭的问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连续的震耳欲聋的“砰砰”两声,吓得白鹭和雪鸢差点从树上掉下来。一切还来不及反武汉治羊癫疯哪家医院好应,一阵带着犀利金属声音的风声呼啸而来,白鹭只觉肩头一震,紧接着一股钻心的疼痛由肩头扩散开来,使得她失去了平衡,身子一斜便栽下树来。雪鸢反应极其迅捷,见白鹭失去平衡从树上跌下去,她也从树上飞下接住正在下坠的白鹭。落地的瞬间,雪鸢用法力将彼此同时幻化成人形,然后她扶住白鹭的身体轻声地唤了几声“白鹭,白鹭……”   跑在前边的人被枪声吓住了,马上蹲在地上乖乖地等待被捕,开枪的人见犯人束手待勤,便叫几个同事将其抓获。他觉得自己刚刚鸣枪示警的时候,好像听到了有人惨叫的声音,所以心有不安,便带着一个同事寻声而来,正巧看到一青衣女子搂着一白衣女子的肩膀喊着她的名字。他真有点慌了,会不会是刚才鸣枪的流弹射中了女子呢?他马上与局里联系,叫派救护车来,有人受伤了。   白鹭在雪鸢的陪同下,被送到了医院里。抢救室里医生们忙碌起来,抢救室外雪鸢有些不知所措了,她不怕白鹭会因此至命,因为她知道这射穿翅膀的伤口不会要了白鹭的命的。她是担心这样幻化成人形走入人类世界,犯了谷规,要是姥姥知道了,她们俩都要受到谷规的惩罚的,想到此处,竹叶青那悲惨的结局便使她毛骨悚然起来。等在抢救室门外的还有两位警察,其中一位就是刚刚开枪的人,他此刻正在与同事商量着一些工作的事情。   很快白鹭便被包扎完毕送入了病房,白鹭也清醒了过来,看到面前的两位陌生的人类,和一位青衣的女子,她有些惊讶。当她与青衣女子对视的时候,女子的眼色中带着暗示,她当然熟悉那是雪鸢的眼神,还有那种只有妖之间才能感觉到的气息。还不等她说什么,雪鸢便坐到了床边说:“白鹭,你好点了吗?还疼吗?这两位先生是警察,就是专门负责抓坏人的人,是他们不小心伤到你的。”白鹭仔细听着雪鸢的话外意,弦外音,一边点头应合着,因为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会惹来麻烦。   这时那位开枪的警察好奇地站了起来,他见过不少美女,而且电影和电视中的演员们形形色色,可以说集结了千百种美丽,可是眼前的这两位女子的美丽却显得那么惊人,让人看到就有种不愿离去的诱惑。他整理了一下思绪,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白鹭问道:“我记得我是武汉哪家医院治疗老年癫痫病好向天空鸣的枪,怎么会伤到你呢?”   “我……”白鹭实在不知怎么回答才好,便看着雪鸢求救,雪鸢眼睛眨了眨也是有些犹豫地说道:“是……我和我这妹妹在山上散步,她发现有一只小鸟从树上掉下来了,在林子边‘嚓嚓’的叫着,她便托起小鸟,要把它送回巢里去。刚刚把小鸟放回去,就被你打伤了。” 共 2264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