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聆听“算黄算割”的叫声(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诗句

五月下旬,离学生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住在长安少陵塬下的长安一中南边的村子。

一天清晨,耳边飘来“算黄算割——算黄算割——”的鸟叫声,聆听着这熟悉的鸟叫声,我甚感惊喜,在都市里可是极难听到这种鸟的叫声的。这叫声代表着关中道的麦子开始从东往西黄了,是该准备收割麦子的时候了。

此时我不由地想起唐著名诗人白居易的《观刈麦》的古诗来,“田园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每到麦黄的时节,“算黄算割”的叫声是少不了的。

“算黄算割”的叫声,还有一个凄美的传说。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在陕西秦岭的山沟里住着一位七十多岁的黄老汉。他靠种地过日子,一年到头披星星戴月亮,比太阳起得早,比嫦娥睡得迟。不过,麦子种的不少收的不多。为什么呢?不是他人不勤快,也不是土地贫瘠不长,更不是老天不作美。那到底是因为啥?只因为他不知麦子在成熟季节里的准确收割日子,所以他年年种麦年年歉收。

可黄老汉是个有心人,他开始细心琢磨收割的准确日子。经他细心观察,终于摸出了道道来。一夜南风起,麦子便黄了,那块地里先黄了他就先开镰割。

老汉站在阳坡的高处,望着别人家地里那一片片黄灿灿的麦浪,耳听着迎着风的麦粒儿沙沙地往下直落,好不心焦。他急红了眼睛,忍不住大喊起来:“乡亲们那,大伙儿听我说啊,麦子熟了,要算黄算割啊!算黄算割啊!”人们听了只是摇头笑笑说:“着什么急?要等阳坡的麦子黄一大半才能收割呢,这可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老规矩啊!”

他后来嗓子喊哑了,眼睛急出了血,真恨不得自己生出两只翅膀来,飞遍川原山岭,叫遍千家万户,让人们不要耽误农时,赶快算黄算割。还是没有人听他的话,终于黄老汉累死在山坡上了。

黄老汉死后其心不死,吸大地之精气,承上苍之雨露,一股灵气儿出窍,刹那间变成一只美丽的鸟儿飞翔在高空,它仍然是喋喋不休地叫喊不绝:“算黄算割——算黄算割——”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人们终于被这鸟儿感动了,每年到了麦收季节,只要这鸟儿一叫,便开镰收割了。这鸟儿也特准时,每到麦收季节就展翅高飞叫得特欢,不停地叫着:“算黄算割——算黄算割——”

儿时在麦黄的时候常常听到“算黄算割”的叫声,知道是割麦的时候了,我们小学生跟着老师一起去收割完的麦地里拾麦穗,那是我记忆中第一次参加劳动。

“算黄算割,拌汤刮锅”这是家乡人的口头禅。那年月在“算黄算割”鸟叫以前,家里早就没麦子了,母亲就到邻居家里借点麦子度过艰难的麦黄时节。一家大小翘首盼望着尽早开镰割麦,能饱饱地吃上一顿馍和燃面。

随着“算黄算割”催叫声,麦子不几天就金黄一片了,终于可以收割了。“三夏大忙,龙口夺食”,全家大小齐上阵,割回来的麦子要经过碾场、扬场等环节,然后把新麦粒晾晒干。晒干后父母总是迫不及待地磨点新麦,回家后母亲忙不停地做面食,白白的油塔馍,长长的燃面,这是我记忆中吃得最美味的食物了。

上了中学的我,在麦黄时节也常常听到“算黄算割”叫声。那时候我的感受已比儿时深刻了许多,受过穷挨过饿,自然会倍加珍惜粮食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句千古诗句深深扎根在我的心中。

那时候会看到过成群结队的从外地来的麦客。就在前几天,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还给我讲起了麦客的故事,他说麦客一般都带有一个布袋子,是用来装馍的,说麦客在主人家吃饭的时候,总是偷着往布袋子多装几个馍,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麦客很是可怜,遇到下雨天那就更可怜了,没啥吃的,就只得靠这些偷装来的馍充饥了。“算黄算割”鸟叫的时候,也是麦客从几百里坐火车赶来关中道割麦的时候,我那时候已不再参加夏收了,我常常看到拿着镰刀、穿着黑棉褂褂的麦客。现在,麦客已经不再有了,如今都实现了机械化收割,麦客早已不复存在了,只能永远留在记忆里了。

社会的快速发展,科技的突飞猛进,让传统的农业变了样。昔日半月多的夏收,在三两天间就能结束,三夏大忙的景象已看不到了。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我已经多年没参加过家乡的麦收了,现在想起小时候的情景来,仿佛如在昨天,清晰可见。

如今,没有了“三夏大忙,龙口夺食”的麦黄时节,聆听着“算黄算割”的叫声,就有着特别的感受。心想,鸟儿会不会对现代的收割麦子场景感到疑惑呢?它会不会再催人收割麦子呢?不管咋说,我还是特别想聆听那“算黄算割”的叫声,因为它代表着农人们夏天收获的希望。

奥卡西平片最多一天可以吃几片云南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患者癫痫病应该咋治疗沈阳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