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没有名字的人(散文)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美文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只是在星期五认识她,一个没有名字的人。

她三十来岁,脸黑黑的,黑色的脸蛋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白粉,鼻梁周围的色斑很重,像雪白的馒头落了肮脏的灰手印。眉毛很细,像剪纸剪出来似的,肿胀的眼皮底下是一双六神无主的眼睛,好像总有紧张的事,总有人追她,催债似的担惊受怕。

那天很无聊,骑了一辆崭新的摩托车停在十字路口,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停在那里,也不知道心里再想什么,我掏出烟,慢慢地吸着。她来了,骑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车厢经过改造,有两排横的座位,在我们市里这种车很多,公交车不能到达的地方都是他们的买卖。人们也乐意尽可能的少走几步路,悠哉悠哉的就到了家门口。

我一直盯着她,我的车挡了她的路,她把车靠不到马路牙子跟前来。她想叫我让开,却不好意思开口,就把车那样胡乱停着,眼睛却一直搜索着。行人络绎不绝,却没有一个走到她跟前去,她心急火燎的从车上下来,围着车转了转,又坐上去了。我因为离她很近,她的脸上的白粉像澡堂子里突然飘来了香水味。我猛吸了一口烟,在肚子里转了一圈,又顺着鼻子嘴里变成了无聊的烟雾,喷了出去,聚集在我跟她中间,慢慢的散开。我又吸了一口,又接着吐出,浓烟包围了我们两个人,特别是她,已经完全的吞没了。

我想她肯定会反感,知道我的意思,自觉得离开这里。我向来不喜欢和生人靠的这么近,有意无意的给自己留出一些空间。我觉得人还是若即若离的好,有些东西站的远了才能看清楚,感情也一样,总攥在手未必就是自己的?有时候放开却是另一种美好。恋爱的,家庭的,其实都一样,如胶似漆的时候也有,正如泡在蜜缸里,时间久了也不见得会是好事?就像我今天无聊的日子,其实是跟老婆吵架了。恋爱的时候甜如蜜,生活的时候乱如麻。我也不知道我们哪有这么多的缺点,总是磨合不到一起。说我不迁就吧,我已经很少说话了,可沉默有时候也是矛盾的爆发点,往往不说话,怨气就到达了极限。还是远一点好,再远一点,我就出来了!男人应该有一个发泄的地方,有一辆摩托车,有跟风说话的机会,看路边的景物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迅速溜走,真的有点快意恩仇的意思。一个字:爽!

“给我一支烟好吗?”她突然开口说话了,眼睛里除了迷茫、焦躁,似乎还有一点腼腆,却很快不见了,笑嘻嘻的。

我看了看她,突然讨厌没有了,这大热的天,顶着太阳,有几个人坐车?又能挣几个钱?况且现在跟我一样在太阳底下晒着,已经是满脸的臭汗了。我伸出手在口袋里拿烟,心里怪怪的。

“一个女人,不伦不类的女人,长得乌漆嘛黑,不好看,还抽烟……”我心里想,我是一直反感女人抽烟的,总觉得贤妻良母手上应该拿的是一些家务,扫帚,擀面杖,针头线脑。要不就是更高级的东西,金啊,银啊!丝绸啊!钻石啊,诸如此类,并且天外飞仙似的笑起来。然而她却开口向我讨烟,再看看她,我想这模样也是对的。黑不溜秋,阴阳怪气,是应该抽烟的,除了抽烟可能再没有什么把戏可玩了。

我把烟递给了她,她很熟练的叼在嘴上,我正要递打火机,她抿嘴一笑,“我有。”

啪,点着了,很溜的吸了一口,长长的一股烟又吐到我跟前。

“这大热的天,看你不像是受苦的人。这车很贵吧?”她开口了,没话找话的说起来了。仿佛又是自言自语,并不往我的脸上看。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心里本来正在烦,看着她说话,又觉得无聊,反正都无聊,就胡乱的说说吧。

“看你这么辛苦,一天挣不少吧?”

“挣个屁,烟都抽不起,这太阳晒得,饭钱还没有着落呢!”她没有一点生分,夸夸其谈了。

“不会吧?搽脂抹粉,也想变成可人儿,怎么会没钱?”

“老兄是饱汉,未涉江湖,怎么能懂得民间疾苦?”她半开玩笑半讽刺的说,倒让我觉得她的可爱了。

其实我也未尝不是因为钱,这一辆摩托车耗费了我们近一年的积蓄。起早贪黑,妻子换季的衣服也舍不得买,我的应酬也战战兢兢,生怕会多一次。车是买了,然而每天的油钱又成了头疼的大事。孩子要报考补习班,辅导的材料,音乐,美术,唱歌,跳舞,身体健康,又报了跆拳道……钱,到处都需要钱,真想封斋,坐化算了。

“我岂能不懂?我的苦说出来,滔滔黄河也比不过,你要听完了,肯定会擦鼻涕抹眼泪,恨不得倾囊相送了。”

“真的假的?哈哈哈……”她大笑起来,露出两排尖利的小黄牙,老鼠一样。

“姑娘何许人也?不食人间烟火?这大太阳晒得,美人也变成美人蕉了。”我开始和她半开玩笑。其实她并不美,并看着有点斜眉瞪眼。

“穷人呗!”她又咧开了嘴,黄牙里吐出一口烟来。

“再给一支吧?”眼睛里又添了一份柔和。

“这么大的瘾?”我直接把整包烟给她了。

“谢了!我就要两支,给你留点,这个给我,待会儿抽着解乏,和你一样,笑看天下……”

也不知道她从哪儿冒出这句话,武侠小说看多了。因为烟剩的不多,我没有接,挡给了她。

“都给你留着吧!”我的心存善良的感情又来了。倘若是个富人,并且也一脸的笑容,便觉得那是猥琐的,假仁假义的造化,手段而已,做同情下等阶级的资本。但对她,此刻我的心却好的多了。

有人来坐车,她看了看我,我摆摆手,她以为我也是等客的摩的,想把生意让给我,哼!可笑。大约二十多分钟,她又回来了,带着满意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情停在刚才的位置上。

“大哥还没走?”

“没,等你,这天聊的才刚刚开始。”

“你话也不多啊?”

“不是没遇到知音吗?”

“那我是了?”

我俩个都笑了,有了刚才的熟悉,完全已没有陌生感了。

“有不顺心的事?”

“每天都有。”

“女人闹的。”

“知音啊!”

“看你就是,受不了刺激。”

“绝了!”

我有点想喝酒的感觉,酒逢知己,这是我每到这个时候肚子里就翻江倒海的闹腾,求点小刺激。三两杯下肚,脸红红的,生涩的话也觉得顺口了。但眼前这位,毕竟人生地不熟的,我没敢开口,跳下车,拐进了商店。两包烟,两瓶冰红茶。

“大哥真性情。”她倒乐意,没有一点推诿。

“喝吧!以茶代酒,真难得,这大热的天,竟然遇到一个知音。”我笑着把话说完,扔给她一包烟。

“看来受伤严重,赶明碰见妹妹,这车让你白坐。”

“赶明儿再说,先把今儿过好了。”我拿出烟,一人一根,又点上了。还没抽完,又来了一拨人,她去忙了,临走对我一笑。

“等我……”

我突然有了被爱的感觉。这样的牵挂从女人嘴里说出来,结婚后再也没有过。即使一个不起眼的女人,即使丑八怪,甚至可耻的安慰,扯出心底里最初的感情,也觉得温暖了。

然而电话却响了,我的女人总是不适时宜的搅了人的雅兴,但我还是乖乖的回去了。一路上的风,迅速移动的景色,就像一个人航海回来看见别人满载而归,自己却空空如也,推开门,还有一个暴跳如雷的老婆。但今天没有吵,用完的煤气罐在门口放着,我去忙了,又是花钱,一时半会儿我把什么都忘记了。

此后一个星期,我去十字路口两次,不敢说有想遇见她的心思,纯洁我是没有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没有做完似的,但意外再没遇到她。“等我”一直在耳朵里响着,“我要一直等她,会是什么样子?”禁不住老这样想,尽管她不温柔,也并不美,况且也没有走进我的心里来。也许等下去就会了,至少她小巧玲珑……

大约十天后,我终于看见她了,正拉着买卖,眉飞色舞的样子。

“赶着投胎啊!骑这么快,老远就看见是你。前面拐弯,等我一会儿。”

“啊!”我受宠若惊。

我来不及说什么,她一闪而过。等,又是等,可能会有什么甜蜜的事?我照她的指令,乖乖的停在那里,心花怒放似的。不一会儿,她就来了,我看见她整张的脸,还是白色的粉,鲜红的唇,不过,左眼却是紫色的。

“翻车了。”她看出来我在看她,没有遮挡,倒把眼睛在我的眼前晃了晃。

“已经好多了。”

“叫我等你什么事?”

“没别的事。觉得你这人不错,看见你就想和你说话。”

她这次倒显得淑女了,扭扭捏捏,吞吞吐吐。

“有事就说,已经熟人了!”其实我也是为了消除尴尬,毕竟只见过一次,毕竟说了不到十句话。但她还是开口了。

“有点小事,需要点钱,你方便不?”她眼里全是不和谐,有怕被我拒绝的难堪。

我一向怕别人求我,凡是开口的都是在肚子里嚼烂的事,况且还得像孙子一样。这些话,我也曾说过,在心里翻江倒海,虽然出于她的口,我已经觉得其中的苦味来。其实我口袋里也并没有多少,但我还是问她了。

“需要多少?太多了,我没有。”

“不多,不多,一百五,我这有几十块,再有个一百五就够了。”她赶紧,像如愿以偿似的。

本打算问她做什么用?但我闭嘴了。摸了摸口袋,在不多的钱里给她挑出来一百五。

“两天就给你,就两天。在这或者十字路口,这是我的范围,很容易找的。”

“没事,不着急,碰见了再说。”我想,我可不会为了一百五十块钱站在街上等你。都什么年代了,也没人为了一百五十块钱出来骗人吧!我走开了,感觉她在后面一直看着我。有点英雄救美的意思。

然而碰见她已是一个多月以后了。她依然紫青着脸,不过这次是右边的。

“怎么老翻车?”我这次是真的关心她。

“没。不是的。”她声音低了很多,整个人柔美了。我喜欢的小女人的样子,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全有了。

“咱们也不是外人,实说了,打的,他打的,上次也是。这个月已经第三次了。”她把脸抬起来,撩起她的头发。耳朵后面,很重的淤青。

“这是上次的,还没好利索……”

我无语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你的钱再缓两天,今天实在没有……”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神情更是苦到了极限。

“我没向你要钱,顺路的,看见你就过来了。”其实我是看见她才过来的,心里也想着那一百五十块钱。但这会儿却装模作样起来了。

“身上有烟吗?”她做出迫不及待的样子,像一个饿了几天的人。

“有,有,有。刚买的。”我全递给了她。她也不管我,自个儿拿出一根就点着了。狠狠地吸,狠狠地吐。

我觉得她有天大的心事都要燃烧在这烟里了,仿佛一吸一吐,便也嚼碎似的烟消云散了。

“你……他……”我像是碰到了意外却无从说起。

“别劝我,没用,我知道你是好人,是我自找的,罪有应得。”她冷笑着,咬牙切齿着,又不以为然的勾起我怜香惜玉的样子。

“我怎么帮你?”

“不用,没人可以帮我。谁也帮不了我?”她已经抽完了一支,第二支又点上了。

“离开他。”劝别人的人未必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他是疯狗,见人就咬,要是咱们说话被他看见,那我就死路一条了。”

我看出她说话的认真,倒觉得自己有了尴尬的境地,眼睛开始四处的瞄着,不免担心不知道什么人突然会从什么地方冲过来,凶神恶煞的眼神。

“瞧把你吓得!他进去了!”她倒是轻松的一笑。

哦!进去了,什么样的人说进去就进去了,进监狱那么容易。我开始怀疑眼前的她来。

“放心,我不会害你,况且我还欠你的钱呢?”

“不提了,你要有事就说,只要能做得到。”我想赶紧把话说完,早点离开。钱,无缘无故的借钱,又成了说不清的事了。我有些焦急,但看她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请我吃顿饭吧?”她倒越来越大胆了。似乎已经是亲密无间的看朋友了。人的心里,一旦隐藏里的秘密刨开,便觉得这友谊天下第一了。

这是我没想到的事,我也根本没想再近一步,上次就已经有些失常了,那一百五十块钱害得我回家撒了一连串的谎,现在还没有完呢。但从她的嘴里已经说出,一个男人的自尊开始作祟了。

“……去……哪儿吃饭?”我开始有富人的假惺惺了。

她倒没有一点谦让的意思,大方的像已经成了一家人。

“我喜欢吃烫菜,就在街边吃吧,随便。请我是逗你玩的,还是我请你吧。”

“别,还是我吧。”对于女人,我向来都是绅士风度,不过是冒充的。

真的在街边吃了。等坐下来,我才感到自己的愚蠢,眼睛发着贼光,脸火辣辣的烧。

“万一,万一,万一……我老婆……她也不是省油的灯,撕碎我是轻的。”我心里担惊受怕,提心吊胆,心急如焚。她全看出来了,四方桌子坐在我对面,若无其事,细嚼慢咽。她好像有很多话,但看到我的表情,一个字也不说了。

我提早付了钱,一个人假装抽烟,站的很远。

她开她的车我开我的车,一个摩托,一个电动三轮,像有仇似的在街上别别扭扭的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没人了,终于停下来了。

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里山南市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北京哪治癫痫好